萧云却是从未想过,或者说他从未在意过他身边女孩子们的感受,当初他只在乎梦倪裳,可是梦倪裳却是最终离他而去,他的感情其实已经受伤,对于感情他心底有着一种逃避同时强烈的责任感又让他无法躲避,所以他对与她有了肌肤之亲的女子尤为看重,但是对其他女人包括一直在她身边默默奉献的丰小依就忽略了。

    “此时小依姑娘要是看着你我泛舟湖上,你说她的心情会如何?即使是我也会心中难受。”南宫心怡说着看向萧云。

    萧云虽然动容,但是却没有太大的改变,南宫心怡不由得长长叹了口气。

    “我给你跳一支舞吧,怎么样?”南宫心怡也不再纠缠这件事,转声道。

    “你会跳舞,你不是说不会吗?”萧云记得当时在算计萧懿航的时候,萧懿影和柔姑娘又是歌又是舞的,唯独南宫心怡不会,她只是陪着喝酒。

    “我的歌只唱给我的男人,我的舞姿也只有我的男人才能欣赏。”

    风萧萧,剑落尘外孤标,江湖远行路迢迢。

    浪滔滔,剑映绝代天骄,山河万里雨飘飘。

    情相交把酒听歌,孤舟夜雨渡今宵。

    情无价,把酒相欢。人间随处是尘嚣。

    当时少女怀春,年少,柔情痴心旷古照!

    今朝月影缥缈,寂寥,回首只闻女儿笑!

    女儿娇,女儿俏,女儿一心挂情郎。

    一夜知己千杯,未了,儿女情长心头放不下,起起落落,浮沉十年再续情缘。(醉寒江)

    南宫心怡歌声起,舞姿扬,绝美的身姿在婉转的歌声下显得唯美动人,就如月中仙子月中舞,竟是把个萧云看的痴痴迷迷,如呆如醉。

    一曲歌声做罢,南宫心怡缓缓收起舞姿,抬头望着皓月,竟是不知所想。

    萧云看着南宫心怡的背影,莫名心中一跳,在南宫心怡的身上感到了一种落寞,一种寂寥,更有一种不舍,这是一种说不清楚到不明白的感觉。

    萧云上前握住南宫心怡的手,拉在怀中,生怕她失去一般。

    莫名的感受,奇怪的感觉,是否预示着什么?

    莫名洞内,血仙碟开启一处机关,顿时毒烟弥漫、紫烟乱窜,竟从喷出之地向外辐射而出。

    “是灭魂烟!”萧懿影顿感惊讶,这灭魂烟乃是百花不传之秘,乃是只有圣女才懂的绝世秘毒。没想到这里埋藏的居然是灭魂烟。

    灭魂烟毒,灭魂烟绝,只要沾身一缕顿时烟消云散,肉身化骨。灭魂烟虽毒,但却是对于眼前之人却是无可奈何。

    萧懿影旋掌纳力,一股浑厚劲气横扫,搅动灭魂烟如潮翻滚,随后改横扫气劲为吸,顿时翻滚的灭魂烟就像是长鲸吸水一般向着萧懿影的手上敛去,最终满室灭魂烟消失不见,手中只有一颗弹丸大小的紫黑色球丸。

    这就是灭神烟,谁也想不到迷漫全室的灭神烟最终却是只能凝聚成如此大小的一颗药丸。

    血仙蝶收伞,看来并无半点伤害。

    原来灭神烟出之前,血仙蝶早已飞退,虽然毒烟快速迷漫,但却是赶不上血仙蝶的速度,再加上血仙蝶掌风猛烈,一掌虚拍,拍开烟雾,使得毒烟无法靠身。

    “姐姐,你没事吧?”萧懿影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血仙蝶收伞,缓缓上前。

    “这地上的机关是假的,那么这墙上的机关····”柔姑娘看着墙壁上的机关道。

    “地上的机关未必是假,所谓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亦是如此,或许这三个机关之内就有一个真的,亦或许这三个机关都是真的,这叫套锁,先解开这三个机关,最后才能打开墙上那个机关,我曾听我爹讲过。”血仙碟无奈的叹了口气。

    “肯定有安全打开的法子,否则的话,谁打开谁死,这就是不让人动了。”萧懿影道。

    血仙蝶笑了笑,却是没有回答,因为她也不清楚父亲是怎么想的,但是要说这是陪葬之物自然是不允许任何人开启的,谁动谁死,但是父亲不是这样的人,更是不相信陪葬的事情,难道这里面还有隐情?

    “再试试其它?”萧懿影眨了眨眼睛问道。

    血仙蝶再次开启第二个机关,这次却是拉动勾环,顿时墙壁上“嘎吱”声响,顷刻间竟是射出无数的银针,密密麻麻犹如飞蝗。

    血仙蝶旋身以伞横扫,同时身形一缩,整个人全部缩在伞后,以千幻宝伞遮挡身形,密密麻麻的银针落在伞面之上发出“嗤嗤”声响不绝,血仙蝶旋身退出到了银针攒射范围之外,终是安全落地。

    “果然,这里还有机关。”

    血仙蝶也是苦笑,任是谁也没想到,三选二最终竟也是没有选中那个正确的。

    第三个机关再次开启,这次却是从门中传来不同于以往的“嘎吱”声响,随着“嘎吱”声响不绝,整个洞穴之内都传来不断的“嘎吱”之声。

    “不妙!”

    整个山洞之内都传来这种奇怪声响,声音绵延不知何处,看来是整个山洞的机关都被触发了。

    血仙蝶身形猛蹿,以伞遮挡,挡住萧懿影和柔姑娘,自身却是露出半个身子在外。

    伞毕竟小,遮掩不住三人,面对着任何地方都可能发出的机关攻击,血仙蝶想到的竟是保护两个妹妹的安危。

    三姐妹凝视左右,随着“嘎吱”声响结束,竟是全部归于寂静。

    “怎么没动静了?”萧懿影看了看左右奇怪的问道。

    “没动静了是好事,难道你希望有动静?”血仙蝶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萧懿影随后看向那石门之处。

    石门虚掩,已经微微旋转,露出一角,却是从石门之后射出璀璨光芒,竟是宝石、宝珠所发光芒。

    “哎呀,哎呀,哎呀,真的有宝物啊,看起来还不少,我的嫁妆啊,嫁妆····”萧懿影说着就向那大门处跑去。

    “等一下!”

    血仙蝶大吃一惊,这宝藏绝对不是轻易就可以拿到的,这里面一定还有机关,她担心萧懿影莽撞冒失了,不能因此送命。

    看到虚掩的大门,闪烁出来的宝光,却是动人心,无论你是不是贪心之辈,抑或是好奇心趋势,都有一种将大门推开的冲动。

    血仙蝶到底有没有打开石门,这石门之中有藏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