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那虚掩的大门之外,血仙蝶透过缝隙向内看去,看了半晌才道:“这间藏宝室有危险,走,去其他的藏宝室。”

    “啊?哪里有危险,哪里有危险?我看看,我看看···”萧懿影说着就向门缝之处看去。

    血仙蝶一把拉住,眼睛瞪着萧懿影,顿时后者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的缩了起来,躲在了柔姑娘之后。

    “瞪什么瞪,以你为就你会瞪眼睛吗?你以为你瞪眼睛漂亮吗?你要是在这么霸道,小心嫁不出去成老姑娘,我看你还瞪不瞪?”

    萧懿影小声嘀咕着,这声音小的就像是蚊子哼哼,即使身边的柔姑娘不注意也听不清楚,只是血仙碟却是转过身来,眼中闪烁着骇然的光芒。

    萧懿影吓得一缩脖,竟是不再言语,但是却看到她的嘴唇微微颤抖,似是说话,原来这货并不是不再言语,而是把声音都吞了而已。

    血仙蝶不再理她,竟是挨着看了过去,两边都有藏宝室,这一来二去的却是耽误了不少的时间,把个萧懿影都走的烦了,直到最后终于发现了一处所谓的安全藏宝阁。

    其它的藏宝阁都是散发着灿灿金光,唯有这个藏宝阁却是一片黑暗,要是不注意还没有发现这处所在。

    “找到了。”血仙蝶一声呼唤,顿时萧懿影来了精神。

    石门被推开,顿时一股尘土气息扑面而来,地面之上堆积着厚厚的尘土,还有着淡淡的水印,看起来这里在雨季的时候还有过渗水的迹象。

    这处藏宝室不算宽敞,正中却是立有一碑并无他物,整个空荡荡的藏宝室之内唯有一碑而已。

    “这是什么啊,怎么什么也没有?”萧懿影把火把探了过去,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是一块温玉所成的石碑,这温玉很是奇特,上有经络,似有活性,她虽然死的,但是却可以生长,你看这石碑不成模样,其实乃是它自己生长了而已,但是要让它现出真形来却也不难,在碑形确定之后,在碑上滴血,以此作为记号,然后想要她现形就是再次滴血,不过却是与先前所滴的血相同才可以。”血仙碟解释道。

    “这不就是血印记吗?这个我知道的,百花道就有这血印记啊?原来血印记是用这温玉做成的,难怪,这就好办了,看我滴血把它打回原形。”萧懿影说着就要在碑上滴血。

    “且慢,这血印记恐怕是父亲留下来的,他的子女当是可以打开,小柔,你试试看。”血仙蝶说着看向柔姑娘。

    柔姑娘微微一笑,她知道这是一次试验,如果自己的血能够让碑形现身那就说明自己身上流着的是萧百荣的血,要是不行,那就说明自己与萧百荣没有任何关系,血仙蝶是到此都对自己有所怀疑。

    柔姑娘心中也是忐忑,到底自己的父亲是谁?自己的身世又是如何?看来这是一块试金石了。

    柔姑娘咬破手指,血滴在了石碑之上,眼看着鲜血融入到了石碑之中,本来灰扑扑的石碑上面出现了细细的红色线条,是血渗入到了温玉的经脉之内。

    “没反应呢?”等了片刻,三人都不见显现出文字来,萧懿影有些着急,说话间竟是微微移动了半步,却是挡在了柔姑娘和血仙蝶之间。

    两个人身上有着相同的胎记,两人有着血亲这点毋庸置疑,要是柔姑娘打不开这血印记的话,她怕血仙蝶会向柔姑娘发难,毕竟两人之间先前就有着旧怨,除非是姐妹关系可以化解,否则的话两人不死不休。

    柔姑娘看出萧懿影的心思,突然间觉得心中暖暖,这一刻她有一种满足感,从未体验过的亲情感觉原来是这样的温暖,即使是现在自己死了,也不再遗憾。

    “怎么会没反应?”血仙蝶手扶温玉碑,手指轻轻敲击着碑身竟是不知作何想法。

    “没反应也不能说明小柔不是和我们同一血脉,只是说明这石碑上的血印记不对。”萧懿影将柔姑娘彻底的掩在身后。

    灰扑扑的温玉碑上的红色线条彻底的消失不见,却不见任何的变化,顿时藏宝阁之内的空气紧张了起来。

    南疆百花谷。

    白小蝶感觉到恶心,无比的恶心,生吃人肉这是逼不得已的事情,没有什么人乐意这么做,但是为了自己身上的毒厄她将萧百荣和南宫玉的孩子给生吃了。

    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好久,但是白小蝶依旧感到恶心难受,虽然那孩子是死的,但是就这样被自己吃了,但是想想就感觉恶心难受,而让她感觉最难受的身上的毒厄不断没有解掉,反而是身上又添新毒。

    自己中毒了?这毒是从何而来?难道是那个孩子的身上?

    南宫玉可谓是泡在毒中长大的,她的血中含毒,而她之所以配置生生造化丹就是为了解去孩子身上的毒性,看来这孩子并未服用生生造化丹,她的身上含有剧毒。

    毒上加毒,白小蝶感觉到了这毒的威力,她的血中本来也含毒性,再加上赤练闪灵蛇的毒和这孩子身上的毒,三毒合一,没有想象的以毒攻毒,倒是三毒合一,更加猛烈,看来是赤练闪灵蛇的毒性吞噬了以上两种毒性,增加了原来闪灵蛇的毒性。

    白小蝶越发的感到生命逐渐的流逝,照这样发展下去,自己怕是没有几日的生命了。

    “圣姑!”四大长老使跪拜于地,静等白小蝶的吩咐。

    “可是还没有找到百花香苑的所在?”

    “启禀圣姑,还没有任何的线索,不过我们得到中原的消息,在茫茫云雾山内却有一个神秘无比的剑灵山,剑灵山以剑入道,更是要在近期召开论剑大会,聚集武林剑道高手。”花怜红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白小蝶怒喝道。

    现在白小蝶剧毒缠身,她眼前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到解毒之法,其他的任何事她都不关心,人都死了,还关心武林大势?白小蝶不是萧百荣,她才不关心死后的事情,人死了(liao),死了(liao),一死百了(liao),什么都没有了,她才不会关心身后之事。

    剑灵山有什么秘密与白小蝶身上的毒有关,四长老使又将说出怎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