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禀圣姑,根据眼线回报,她已经渗透入剑灵山之内,并且几经观察得知,剑灵山之结构与传说中的一地甚是相似,更是经过详细打探得知了一人姓名。”

    “这人是谁?”白小蝶问道。

    “她的名字相信圣姑很熟悉,还是圣姑的老对手了,更是先圣女和花魁的对头,她的名字叫做夏柳儿,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夏柳儿。”花怜红道。

    “夏柳儿?她····不是中了我的毒死了吗?”白小蝶吃惊非常。

    “圣姑,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属下不清楚,但是却是知道圣···小贱人炼制成生生造化丹的之后萧百荣就离开了,或许他之所以焦急离去,就是为了拿到生生造化丹为夏柳儿解毒。”

    “这····这只是一种推测,更何况要想打夏柳儿的主意,凭借我们还不够她一个指头碾的,‘玉剑辣手’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白小蝶叹了口气道。

    “要是凭心机和武功,这个武林之中能与她相抗衡的除了先花魁之外确实无人,不过这夏柳儿却有一个缺点,就是爱好美男,当初是,现在恐怕也是如此,这也是弱点,杀她不易,但要是取她的血却是不难。”

    “这····夏柳儿要是能活到今日也有半百的年纪,年轻的时候风流成性,喜好美男,但是时到今日她还有这份女儿心不成?”白小蝶甚是怀疑。

    “人的本性难改,即使是在过十年,她也是风流本性,当初她硬是将剑圣丰钰枫给····,剑圣死后她独活至今,依照她火辣的性格一定是香闺寂寞,保证稍加撩拨,必定燃烧的极为旺盛。”花怜红阴恻恻的道。

    “好,尽快安排,即使无用也要一试,至少夏柳儿的血中无毒,最坏也就是无效罢了。”白小蝶又燃起一线希望。

    她中了九幽彩蜍之毒能够不死,世上除了生生造化丹之外还有什么解药?

    三颗生生造化丹,萧百荣没有服用,南宫玉没有服用,他们的孩子也没有服用,而最有可能的就是夏柳儿服用了一颗,那么其余两颗呢?

    藏宝洞内空气窒息,压抑的气氛似要燃爆,唯有轻微而有节奏的“哒哒”声响,那是指尖敲击温玉碑的声音,随着“哒哒”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是急促,三人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血仙蝶身上更是缓缓的涌动起了杀意。

    萧懿影身形缓缓移动,却是护着柔姑娘一步步的远离血仙蝶。

    就在此时“哒哒”声骤然停止,萧懿影一声轻唤:“姐姐”,却是一推柔姑娘,同时身形上前抱住血仙蝶,“姐姐的衣服真漂亮。”

    萧懿影不可谓不机警,推开柔姑娘让她快逃,同时抱住血仙蝶让她难以出手。

    “你在做什么?讨打不成?”血仙蝶顿时大瞪眼睛,同时内力积蓄在手掌之内,缓缓的透出血光。

    就在此时,灰扑扑的温玉碑上却是亮起一片血红,整个温玉碑变成透明之色,同时其上碑文浮现出来。

    “哎呀,是真的啊,柔妹妹还真是我们的一奶同胞呢?”萧懿影大为得意起来。

    “是一奶同胞,他与我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这点我早已不怀疑,只是你这样抱着我好吗?我的衣服真的这么漂亮?”血仙碟说着又是瞪起了眼睛,同时身上的杀意迅速褪去,涌动着的气劲也缓缓消散。

    萧懿影赶紧放开血仙蝶,同时三人的眼睛都被温玉碑上的文学所震撼,片刻之后温玉碑上的红芒越来越弱,文字也是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不见,整个石碑又恢复原状。

    “这可真是大手笔啊。”萧懿影和柔姑娘无比震撼,倒是血仙蝶却不以为然,似是早已知晓。

    藏宝室的门重新关闭,三人站在藏宝室的大门之外久久站立。

    “还向前去看看吗?那边可能是云的故乡呢?”萧懿影提议。

    “走吧。”

    三人并肩而行,此时三姐妹关系越加亲密,温玉碑已经证明了血缘关系,无论从哪里来说,三姐妹都是血缘同出,无论是温玉石碑上的血印记,还是相同的胎记,三人血缘已是不争的事实。

    血仙蝶斜眼看着两个成长起来的妹妹,心中却是感到无比的安慰,即使自己立死也是无憾了。

    越走越窄,看来已是到了尽头了,果不其然很快三人就走到了尽头,只是在脚下却发现一个金匣。

    “咦,还有遗落的宝物。”金匣上落满了尘土,但是萧懿影拾起金匣,金匣之下依旧是厚厚的尘土。

    “看来这金匣是在藏宝洞封闭之后很长时间重新开启是时候掉落的,也就是说是那个人身上掉落的。”血仙蝶道。

    “打开看看。”

    萧懿影晃了晃金匣确定里面并没有机关,这才放心,金匣打开,竟只是一封信函。

    信函打开,却是一封信,信的内容却是让人费解,简简单单几句话,充满了神秘河诡异。

    “狸猫换太子,血刃全家,活口不留,为我双女陪葬,已成!甥男与你,养大成人!”字里行间很是神秘,只是在信脚却有一朵花形印记。

    “这是什么标志?”柔姑娘问道。

    “这是花魁的标识,这朵花也就表明了花魁身份。”萧懿影道。

    “什么花魁?我不就是花魁?”柔姑娘不解其意。

    “你····气死我吧。”萧懿影叉着腰瞪着眼看着柔姑娘。

    “瞪什么瞪,难道就你会瞪眼,你瞪眼睛好看吗?在这么瞪下去小心嫁不出去?”柔姑娘嘀咕着,虽然与先前萧懿影所低估的话不同,但却是意思相近。

    “你是什么花魁?醉红楼的花魁吗?哼,说白了还不是就····虽然我知道我的好妹妹是卖艺不卖身的了,但是那名声始终不好不是?”萧懿影说道。

    “好了,好了,花魁呢,就是·····”血仙蝶说着却被萧懿影打断。

    “我来,我来,我来。本来就是我们百花的事情,怎么轮到她讲?我告诉你啊,柔妹妹,这百花道呢向来规矩很多的,比如说上面有一个高高在上的圣女,但是圣女上面还有上代圣女,那就被称作圣姑了,同时呢圣女都有一个大管家,也就是圣女身边最亲近的人了就是百花一道的花魁,除了花魁之外圣女身边都有四个丫头陪着,也就是春秋四使女了。”

    萧懿影得意的说着,指着这花形印记道:“看到么,这印记呢就是花魁的特有标识,也就是说写着信的人是圣女身边的花魁,但是这印记····”

    印记有什么问题,萧懿影又从中看出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