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突然发现印记有问题,眉头紧皱。

    “印记怎么了?”柔姑娘和血仙蝶都把头靠过来看那印记。

    “这印记怎么像是改过的呢?似是而非,你们看啊,他这边本来是不是有一个花蕊的,后来改了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有什么区别?”柔姑娘又问道。

    “有区别,圣女的标识呢是六瓣九蕊,花魁呢,是六瓣八蕊,花使呢是六瓣四蕊到七蕊,各自标识身份,这印记明显是六瓣九蕊的,后来抹去一蕊,这是为什么呢?”萧懿影疑惑不解起来。

    “天知道为什么?”柔姑娘也是不懂。

    “把这机关打开,看看机关的那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机关没有被破坏,很快就已经寻到了机关,机关打开,随着石门开启,顿时碎石、瓦砾滚落,竟是洞口被碎石、瓦砾所淹没。

    好半晌烟消雾散,一缕阳光从洞口照射进来,此时已是白昼,原来三姐妹在洞中已是一夜。

    血仙蝶率先从洞内走出,入眼的竟是满目的狼藉。

    这里居然也是一处废墟,不过确实比之萧家寨要好上许多,至少这里没有被经过焚烧,虽然残垣断壁犹在,但是还有很多的建筑物没有被彻底损毁。

    三人现在所处之地竟是在山寨大殿之内,此处墙倒桌椅粉碎,看来是被人以强横内功震荡而为。

    “一掌可以毁灭整座大殿,这人的武功可见一斑了。”血仙蝶心头巨震,这样的武功,这样的内力,江湖中当是少之又少,不难猜出是谁所为。

    大殿之外更是狼藉,数处可见白骨累累,只是很奇怪,这些白骨怎么都没有头在?

    头被人砍去,看来屠寨之人不仅仅是将对方杀死这么简单。

    远处可见破损一般的大寨寨门之上悬挂一物,似是风中残布,呼啦啦的飘扬,在地面上却是一堆碎骨。

    三人向大寨寨门而去,半途却是不由得低头看着脚下,原来脚下地面被划开道道剑痕。

    “是百花剑气所留。”萧懿影惊讶一声,看向血仙蝶喝柔姑娘。

    血仙蝶没有什么言语,又看了看四周被毁坏的大地,知道这里是激战的中心了。

    寨门上一片破布飘扬,经历了岁月的洗刷,更是破烂不堪,但是却清晰可见其上金属光泽,乃是一件护身衣甲,只是其上的金属片碎裂,看痕迹,是被一刀斜斩砍断,看来这一刀已让这人身受重伤。

    一堆白骨堆地,却是没有头骨,三姐妹都是叹了口气,知道这人是被杀死之后砍去头颅,然后挂在这里的,经过日月风雨最终化为白骨,白骨散落与地,仅剩衣甲经过十余年的风霜不腐。

    “这人怕是云口中的义父萧遥了,没想到竟是死的如此可怜。”萧懿影不由黯然。

    “历经十余年风霜雪雨,这里竟未来过生人,今日我等到此,把你安葬,也算是让逝者入土。”柔姑娘说着就要将衣甲摘下。

    就在此时突来一道剑气,似是划开天地直扑上前欲摘衣甲的柔姑娘。

    柔姑娘急切间举掌凝气以对,一掌出五彩光彩闪耀,顿时将剑气轰碎,与此同时两道人影由远及近而来。

    两人现身顿时阴风阵阵,伴随鬼哭狼嚎之音,两人瘦高细长,一个穿白,一个穿黑,头戴高高渐渐的帽子,手中拿着铁链、哭丧棒,最为吓人的就是两人都吐着长长的血红舌头,足有一尺来长,竟是黑白无常索命而来。

    “盘古开天造地府,阴都开门**生,无常临世天地动,一念翻覆断生死!”

    异口同声的诗号落下,顿时两道锁链飞出,竟是向着柔姑娘和萧懿影套去。

    “好妖孽,胆敢装神弄鬼,吓死姑奶奶了,要是晚上还不被你们吓死?”

    萧懿影说话间手中寒芒闪烁,千幻流刃已经出手,一搅之间已将铁链搅住,同时另一边柔姑娘一手环刀在手,也将锁链拉住。

    两姐妹身形快速后退,与此同时黑白无常手中哭丧棒举起,急奔而至,竟是要趁机将姐妹斩杀。

    黑白无常两人快进,萧懿影姐妹两人急退,这一退一进之间铁链被拉的笔直,同时柔姑娘和萧懿影却是两边斜走,在两人中间一个身影赫然而立,全身雪白的外袍舞动,身上涌动起了血色光芒,同时万鬼嚎哭之音随着血色光芒涌动喷薄而出,真正的阴都鬼门开。

    三姐妹竟是配合行事,看似没有交流,但是却是熟悉彼此的每一个眼神、动作,萧懿影和柔姑娘都已经看出,这黑白无常武功不俗,与两人也是不相伯仲,要想分出胜负不是一招半式可以解决的,两人都不是争强好胜之辈,有血仙蝶再此,她们姐妹自然不会让她袖手旁观。

    两姐妹身形闪动之间,血仙蝶纳气旋掌,掌中日月光芒闪耀,分击左右竟是拍向两人面门。

    两人一转身形,同时手中哭丧棒绞杀而至,向着血仙蝶双手绞杀而去。

    血仙蝶掌中日月光芒照耀间双手一翻,向着两支哭丧棒拍去。

    日月光芒耀眼爆裂,顿时将两支哭丧棒震开,同时将哭丧棒震裂,随即露出里面所藏的刀剑。

    “万山鬼窟刀剑双鬼,你们两个居然还活着,我以为你们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血仙蝶一语道破两人身份,与此同时血仙蝶双掌一翻,再次闪烁着日月光芒,竟是空手进白刃。

    掌击刀剑,落日啸月掌,掌中擎日月,这一刻似是日月随身旋转拍开刀剑,与此同时柔姑娘和萧懿影却是拉扯着锁链左右两分,顿时黑白无常也被拉扯的左右分开。

    血仙蝶左右双手一合,顿时更为炽烈的耀阳光芒腾起,正是一招“烈阳神鉴”,右掌拍击而出,强烈的耀阳排开浓浓血雾,将她本身的血色气劲遮掩,直拍黑无常面门。

    黑无常大吃一惊,掌中鬼刀力旋,顿时吸纳八方异力,一道狠厉刀茫狠狠的向着耀阳斩去,却是要以硬碰硬。

    “鬼慌斩!”

    一刀斩出,鬼哭狼嚎,似是携带地狱万鬼齐出,一者是血肉之躯,一者是狠利鬼刀,两强相碰之下如造出怎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