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无常施展出“鬼慌斩”,硬斩血仙蝶的“烈阳神鉴”,一刀斩出,鬼哭狼嚎,似是携带地狱万鬼齐出,看来这人练就的也是煞刀,奈何他面对的是杀人女魔血仙蝶,一个从血中爬出来的人,恶鬼也怕恶人,鬼慌斩携带的煞气不能奏效。

    “轰隆”一声响,气劲碰撞,顿时两股劲气爆裂开来,利刀也无法斩入,黑无常被震退数步,同时左手铁链拉扯,萧懿影用力一搅,黑无常身形顿时不稳。

    血仙蝶揉身而上,一声轻喝,右手高举,顿时血光缭绕,右手之中似是蛰伏着远古猛兽,一股慑人气势蓬勃而出。

    “天地血牢!”

    右手翻动,密集如网的血色劲气笼罩而下,似是猛兽张开巨口吞噬而来。

    另一侧的白无常一见黑无常受制,拉扯手中铁链的同时,手中鬼剑翻动间,鬼气森森,就要从血仙蝶背后出手。

    柔姑娘单手环刀锁住铁链,另一手一推一拉之际,从环刀之上拉出另一把环刀,左手环刀旋转出手,竟是沿着铁链旋转斩向白无常。

    白无常无暇顾及黑无常,右手鬼剑一挑,环刀旋转与鬼剑相撞,没有白无常想象之中的将环刀挑落,环刀旋转而归,柔姑娘一探手已经抓在手中。

    柔姑娘身形转动间,五彩流光环绕,如真似幻,环刀已将铁链松开,同时人已揉身而入,双手环刀一刀强推砍向白无常的脖子,另一手环刀翻转之间套向鬼剑,同时挂斩白无常右手。

    白无常倒吸一口凉气,缩头藏脑,就像是大龟一样把头缩入壳内,环刀紧贴头顶划过,同时右手鬼剑封挑,向着环刀挑去。

    白无常右手鬼剑挑中环刀,环刀斜压,刀身一斜竟是将鬼剑锁住,与此同时另一把环刀回旋,向着白无常的脖子削去。

    白无常心中更惊,一身武学竟是无从施展,感觉深陷泥沼处处受制,此时右手鬼剑被环刀锁住,而背后环刀环杀而来,却是躲闪艰难。

    白无常一个大弯腰,躲闪过断头之厄,却是满天发丝飞扬,与此同时他低头出腿,却是小幅出腿,踹向柔姑娘的脚,却是要一脚逼退柔姑娘。

    柔姑娘毫不想让,抬脚相迎,双腿一碰顿时大地一震,两人各退一步,同时白无常鬼剑一抖,趁机抽出鬼剑。

    论起内功深厚,白无常要胜柔姑娘一筹。

    “哗啦啦啦····”一阵铁链响动,左手铁链起舞,顿时舞动成为一片链影,绞向柔姑娘。

    铁链之上带动旋杀之气,顿时漫空都是剑气纵横,大地之上“嗤嗤”声响不绝,同时激起道道黄沙,把大地都割裂。

    柔姑娘不敢摄其锋芒,抽身躲闪,对方紧紧相逼,却是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柔姑娘竟是被逼如下风。

    血仙蝶一招“天地血牢”笼罩八方,而黑无常又是身形不稳之际,又被萧懿影通过铁链拉扯,按理来说已经难以躲闪,不料他突然间身影飘忽,形如鬼魅,捉摸不定,同时手中铁链松开,身影飘忽间已经移出数丈远。

    萧懿影拉扯之下对方松手,身形一个后仰,脚下一错步稳住身形,同时手中千幻流刃回勾,一下子将铁链拉回。

    萧懿影担心的就是对方手中铁链,铁链开阖间笼罩大片面积,让人近身不得,对于用剑、用刀之人来说这绝对是禁忌,所以趁机拿住对方的铁链势在必得。

    血仙蝶身影飘动间,血气涌动,同时无尽血浪席卷笼罩八方,似是熔岩翻滚,又如血海生波。

    “熔岩吞山阙!”

    这一招本是血仙蝶在争夺熔岩雪莲的时候参悟的招数,以内力鼓动熔岩翻涌,内力融入翻涌的熔岩之内,二者合一威力巨大,就像是叶可卿手中的“沧海怒卷”一般,但是现在没有熔岩,这一招施展出来,劲气搅动土石乱滚,澎湃劲气混在土石之内,亦是威力巨大。

    黑无常脚下鬼步施展,身影飘忽不定,同时手中鬼刀挥动间数道刀茫划破天地直袭血仙蝶。

    血仙蝶身形如风,脚踏八卦游龙步,步出诡异,往往出人意料,竟是不慢与黑无常鬼步,同时施展出八卦游龙掌法,顿时游龙荡出,围绕身形环绕。

    步踏似是云龙穿海,神出鬼没,掌出携带龙吟阵阵,血龙环绕,龙吟滚滚,向着黑无常罩落。

    一个是鬼步缥缈、鬼刀狠厉,一个是八卦玄妙,掌出带有劈山之力,两者相争竟是不相上下。

    反观另一侧柔姑娘已被逼入下风,对方铁链疾舞,似是牢笼将柔姑娘罩住,柔姑娘环刀左右劈砍却是难以逃出。

    萧懿影扬手数枚银针,顿时针影闪烁,直扑白无常。

    白无常手中铁链舞动形成完美防御,竟是风雨不透,数枚银针都被击落,与此同时手中鬼剑起舞,鬼影重重,煞气席卷,慑人心神,同时抽空激射剑气竟是将柔姑娘逼得连连败退。

    萧懿影脚踏大地,顿时大地震撼,同时身周百花艳舞,群芳斗艳,竞相开放,随后万般花影流窜,竟是随着萧懿影的右手旋转而舞,越聚越是密集,瞬间已是百花在握。

    “渡影花殇!”

    刹那间花影流窜如电,席卷方圆,大地顿时倾覆,日月立刻颠倒,星沉月落,如演混沌。

    “好浑厚的内力!”白无常一声赞叹,铁链回旋,同时他的右手高高举起,激荡起无尽的洪荒鬼力,股股黑色劲气如墨渲染,同时黑色劲气之中似是万鬼游荡,吞噬万般生灵。

    翻涌的黑色劲气一凝,快速向内收拢,随即随着一剑划出,骤然释放。

    “万鬼屠神斩!”

    一斩出,万鬼嚎叫,一斩落,神也死劫!

    “轰隆隆”大地起苍茫,日月换新天。

    一击过后,萧懿影连退五步,后腿一蹬,腰一挺,胸脯晃了几晃,已是稳住身形。

    “哗啦啦····”破烂不堪的铁链落地,已是不知断了几节。

    白无常已是退出十余步,脸色更白,胸前更是一片殷红,右手也是颤颤巍巍,手掌间不断的溢出鲜血,滴滴答答落地。

    原来这一击却是让白无常身受内伤吐血,同时虎口震裂,有些握剑不住,这一击已是完败。

    形势逆转,是否三姐妹能否顺利击败黑白无常,还是还有其他变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