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一出手顿时形势逆转,“渡影花殇”一施展动天震地,骇人至极。

    柔姑娘被逼的险象环生,心中早已怒急,一见对方受伤,正要取其性命。

    “废了他,留他命!”萧懿影冷冷的道。

    柔姑娘刀势一缓,随即施展出“魅影千转”绝世身法,顿时五彩流影窜动围绕白无常,同时红影崩现,白无常已成血无常,身中百余刀,虽不致命却是伤痕累累,已失战力,同时手腕、脚腕的肌筋都被斩断。

    柔姑娘收刀定势,本以为白无常再无威胁,不料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这种感觉很奇妙,说不清楚道不明白,是武功高手的第六感觉。

    柔姑娘身形回旋,“魅影千转”再次施展出来,顿时五彩光芒闪烁,人已经闪出,空中“嗤嗤”声响不绝。

    柔姑娘定期回神,再看时却是看到白无常的舌头伸得笔直,原本低垂的舌头如今却是伸直,竟是刚刚从中发出银针十八枚。

    柔姑娘捂着左臂,一皱眉之间,一枚银针已经拔出,针是中空,内含毒药,针拔出,缓缓从中渗出一点血珠。

    “嘎嘎嘎·····”似是穷途恶鬼临死前的鬼笑,尖锐而又刺耳,“中了我的丧魂针,三日之内全身腐烂而死,你死定了。”

    萧懿影上前,一把捏住白无常的下颌,手一扭动之间“嘎吱”一声,下颌脱落,同时一把把那舌头拽下,冷冷一笑。

    柔姑娘带着惯有的笑容,却也不理会什么丧魂针,竟是抬手捏针,一弹之际向着黑无常激射而去。

    黑无常与血仙蝶战事胶着,两人势均力敌,冷不防柔姑娘一针透入。

    柔姑娘的针技很普通,她这一针平时也不见什么威力,对于高手来说也不具威胁性,但是此时这一针却是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嗤”的一声轻响,一道银茫扑至,黑无常吃惊躲闪,不料游龙激荡而至,血仙蝶八卦游龙掌一掌拍向黑无常的前胸。

    黑无常以刀拨针,同时身形扭动间躲闪血仙蝶的八卦游龙掌,不料血仙碟变掌为抓,一把抓住那血红的舌头,一拽之下,将那舌头拽掉。

    黑无常吃惊之际,血仙蝶将那舌头扔到地上,却是不再进攻,因为柔姑娘从左,萧懿影从右已经围攻上来。

    萧懿影冷哼一声,揉身上前,手中千幻流刃一晃竟是数股剑身,剑刺而来,携杀而至,数股剑身合一,直刺黑无常的咽喉。

    黑无常刀行霸路,一刀硬砍,却是要刀断对方之剑,鬼刀携带雷霆之势直劈而下,萧懿影剑身一侧,分出一股,斜击刀身,竟是把一刀震偏,同时剑光闪动间依旧是刺向黑无常的咽喉。

    黑无常大惊失色,身形后撤,不料身后环刀斜斩而来,竟是逼得黑无常向侧跳开。

    鬼步奇诡,飘忽不定,环刀落空,但是刚一定身,眼前却是一朵璀璨银花绽放,瞬间花灭,银针针锋在眼中越放越大。

    “花影针锋”在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惊心动魄,一针出,花开花灭,夺人性命。

    “嗤”的一声轻响,银针射入左眼,惯脑而出。

    黑无常浑身颤抖,不敢相信,但却是又不能不信,再也无法多想,意识一黑,已然逝去。

    “黑白无常,装神弄鬼,本姑娘的毒功还没有显示,人就死翘翘。”萧懿影撇了撇嘴。

    三姐妹把白无常围了过来,柔姑娘把白无常的下颌接上,同时一股精神之力就像是一把利剑狠狠的刺入到了白无常的脑海之中,顿时白无常的眼睛之中出现一个五彩世界轮转,整个人呆滞起来。

    “你们是什么来历?”萧懿影问道。

    其实血仙碟已经看出他们的来历,是万山鬼窟的刀剑双鬼,但是这刀剑双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一个疑问了。

    “我们是万山鬼窟的刀剑双鬼,我名无常剑鬼白天玄,我们是奉尊上之命守候再此,捕杀暗影寨的余孽。”白天玄目光呆滞的道。

    “尊上是谁?暗影寨又是什么?”三姐妹都是不知,柔姑娘问道。

    “尊上是谁我们也不知晓,只知道他的刀法神奇,二十几年前单刀打上万山鬼窟,将其余六鬼斩杀,只留我兄弟两人性命,我们尊其为尊上。暗影寨是二十几年前的一个隐藏势力,乃是当年锦圣萧百荣的影子,其中一人不知姓名,却是样貌与萧百荣相似,此人就是萧百荣的影子,这个暗影寨也就是萧百荣的隐藏势力。”

    三姐妹顿时一惊,就是血仙蝶也是惊的长大了嘴巴,她和父亲一起生活了八年,居然不知道父亲还有这个隐藏势力,更是不知道还有一个影子。

    “你们在这里守候什么?”萧懿影问道。

    “当年毒攻暗影寨,击杀了萧百荣的影子,但是尊上却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东西,他怀疑这里面还有人逃生,所以让我们在这里守候暗影寨的余孽,以其有所收获,没想到一等就是十余年。”

    该问的都问了,该说不该说的也都说了,白无常无常剑鬼白天玄就像是一块烂牛屎一般的扔在此处,同时萧懿影还怕他死灰复燃,以黑无常舌头中暗藏的毒针钉在了他的身上。

    “碟姐姐,你怎么知道万山鬼窟刀剑双鬼的?”柔姑娘问道。

    “柔妹妹,不要叫我蝶姐姐,我本名萧懿岚,你叫我岚姐姐吧。”血仙蝶笑道,“万山鬼窟的刀剑双鬼我知道,因为在传说当中万山鬼窟是败亡在父亲的手上,万山鬼窟八鬼那时候全都死了,可是这人手中居然有一块羊形血红玉佩,已经不难猜出什么了。”

    “哎呀,我明白了,当初爹爹没有把他们杀死,而是把他们收服了,并给了他们血红玉佩,不料却是走露了消息,才使得那上尊杀上门了,杀死了六鬼。”萧懿影道。

    “差不多,不过不是走露,而是出卖,是黑白双煞鬼出卖了他们,所以引来煞星上门,而要是猜测不错的话,那被称为上尊的人就是刀圣元松竹。”

    血仙蝶把羊形玉佩收入腰间,这才道:“好了,我们继续回去扫骨。”

    血仙蝶无所谓的样子看起来云淡风轻,但是一旁的萧懿影却是眉头紧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