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又回到了大殿,从机关洞穴爬出,半晌又回到萧家寨废墟,将一切掩埋起来。

    “姐,萧云是从这暗影寨跑出去的,你说他是什么身份?”萧懿影问道。

    “无论他是什么身份,他都要死,小影,我给你一个任务,杀了萧云,不要等我亲自动手。”

    “啊?姐,为什么啊?难道你不好奇他的身份吗?”萧懿影瞪着大眼睛问道。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血仙蝶知道自己失言了。

    “时间不多了?姐,你怎么回事?刚刚我就发现有异常,那黑无常虽然武功不低,也是老牌的意境高手了,但是她毕竟年老体衰,气血衰败,凭借姐姐的功力,按理来说对付起来并不难,可是姐姐却是与他斗的旗鼓相当,这里面有问题,你的伤根本就没有痊愈,是不是?”萧懿影的眼睛顿时立起。

    “我没事!”血仙蝶转身要走。

    “你别走,你把手伸出来,我看看。”萧懿影挡住血仙蝶的去路,瞪着一双大眼睛,面色郑重,“我看你满脸浮现死气,就知道不对劲,你把手伸出来,我给你诊脉,什么伤势都瞒不过我的眼睛。”

    “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我给你的任务你要尽快完成,否则···我不介意亲自动手,你知道我动手和你动手的区别。”血仙蝶一错身从萧懿影身边走过。

    萧懿影拿血仙蝶没有办法,但是她却是对柔姑娘有办法,“说,怎么回事?”

    “我,我,我·····”柔姑娘不敢说啊,其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幽冥八针虽然表面上看是救命,其实却是要人命的法子。

    “不要逼问她了,一切都是我的主意,和柔妹妹无关。”血仙蝶知道瞒不过去了。

    “那怎么回事?”萧懿影问道。

    “我·····受伤将死,无药可医,无奈之下请柔妹妹施展了幽冥针法续命。”血仙蝶笑着说道,丝毫没有异样表情。

    “哦,幽冥针法啊,是什么?幽冥八针吗?小道而已。”萧懿影此时却是一脸的轻松之色。

    “是吗?”柔姑娘和血仙蝶将信将疑。

    “我看看你的伤势,这没什么的,传说中的没有那么真实,曾经呢···我就给一个人施展过幽冥八针啊,可是啊····那人什么事也没有,一直到现在还活的美滋滋的。”萧懿影轻松的道。

    “是吗?”血仙蝶心中一松,本以为她会担心自己的身体,会很伤心呢,结果人家云淡风轻的。

    血仙蝶探出手来,将衣服挽起,露出雪白玉臂。

    “哎呀,你看看,姐姐保养得还真是····玉臂如藕指如葱,这些都没什么,尤其是这个红点真的是漂亮,不过····姐姐,这东西能弄掉就早点弄掉吧,留着没什么用,你看我那傻师姐,早早的就弄没了。”萧懿影说着还有些醋意,看起来丝毫不把幽冥八针放在眼中。

    “呵呵····,你啊,你也抓紧吧,姐姐我呢,心里已经有人,其他人再也住不进去了,可是那人已经不在了,姐姐注定终身不嫁的。”

    萧懿影的手已经搭在了血仙蝶的脉门之上,“不要,我不要我姐姐为那人守活寡的,姐姐,你要是遇到可心的,完全可以再嫁,到时候妹妹给你盖牌坊。姐姐,你心中苦不苦?”

    “有了你们这群弟弟、妹妹,姐姐开心还开心不过呢,哪里来的苦?”血仙蝶笑的很灿烂,她说的也是真心话。

    “那不一样的,可是姐姐终身不嫁,难道不想念你心中的那个人,你不觉得苦?”萧懿影又问。

    “姐姐的责任很重,这责任把姐姐的腰都压弯了,为了我的弟弟、妹妹们,姐姐已经不知道什么是苦了,只要你们好,姐姐就很开心。”

    “是啊,是啊,姐姐,我好感动呢,可是姐姐如此重负,妹妹的责任都被姐姐承担了,你说妹妹要是像姐姐一样守着活寡,你说苦不苦?”萧懿影说着偷眼看了一下血仙蝶。

    “苦,但是·····萧云必死,不要给我讲条件了,拐弯抹角的说了这么多,你的目的还不是给萧云求情,你说他配得上我的妹妹吗,一个花心的人,永远没有真情在。”

    “哼,自相矛盾,你说为了弟妹们,可是你却让你的妹妹守活寡,胡说八道长舌头,喏,就像刚才那两人,大长舌头。”萧懿影说着吐了吐舌头。

    “他必死的原因是因为她身上有着不该有的东西,这点谁也救不了他,更何况,姐会给你找一个好男人,不会让你守寡的,放心就是,姐姐不会让你们受一点的委屈。”

    “瞎说,自相矛盾了,我只喜欢那一个男人,不管他有几个红颜,反正除了他我谁也不嫁,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萧懿影嘟着嘴,斜瞟了一眼血仙蝶。

    血仙蝶没有任何的变化,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随你,你若是不忍心动手,姐姐会亲自动手的,不过,我不会轻易杀死他,因为他气到我了,挑拨了我们姐妹的关系,所以在他临死之前我一定会让他尝遍人世间所有的痛苦,包括····失去红颜的痛苦。”

    “你····哼!”

    “为什么啊?”一旁的柔姑娘真的是有些不懂了。

    “你杀了他就是了。你要是不动手,就由我来,反正我手上死的人已经不差他一个了。”血仙蝶态度坚定,“要是我亲自出手,他会死的很惨。”

    半晌,萧懿影的手离开,血仙蝶将衣袖落下。

    “没什么大事,不过现在我没时间治疗,我先给你开些药,稳住幽冥八针,预防银针移位,等我从百花谷回来,就给姐姐拔出这八针,不过在此期间,姐姐最好不要过度运用真气,一旦引起八针位移,恐伤及性命。”

    “影姐姐,为什么,不现在就给姐姐疗伤?”柔姑娘问道。

    “你懂什么?幽冥八针拔出确实需要一定的难度,而且拔针之后会有身体虚弱,我不在姐姐身边,我不放心。”萧懿影道。

    “没关系的。”血仙蝶轻抚着柔姑娘的秀发,示意她放心。

    萧懿影是否真的可以拔出血仙蝶身上的幽冥八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