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分开寻骨,血仙蝶靠近柔姑娘,小声道:“小影可能不会对萧云出手,这个任务就由你来完成,他必须死,你把他的尸体带回来给我或者你把他的尸体埋葬一处,待我前去处理。”

    “姐·····”

    “别说了,我知道她死了小影会很痛苦,但是要是他不死,这个武林不知道要死多少人,父亲未完成的责任,就由我这个做女儿的把它完结。”血仙蝶眼中已显厉色,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小柔,你过来。”一边的萧懿影笑着向着柔姑娘打招呼。

    眼看着两姐妹的背影远去,血仙蝶的嘴角之上露出一丝微笑,甜蜜、温馨而满足,看着两个妹妹长大,没有比这个更开心的事情了。

    “影姐姐!”已经走了很远了,萧懿影站住,柔姑娘轻声唤了一声,这一刻她感到了一种窒息的感觉,似是大山之势压迫而来。

    “你刚中毒针无碍吧。”萧懿影似是没有了感情。

    “无碍。”

    “那就好,我问你,姐姐受这么重的伤为什么不告诉我?又是谁给你的胆子施展幽冥八针?你知道这后果吗?”萧懿影豁然转身,完全没有了先前那种玩世不恭的姿态,此时圣女气质展现,盛气凌人般的气势直接压下。

    “影姐姐,我·····”

    “啪!”一声脆响,随后柔姑娘头一歪,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滴滴答答,脸上顿时浮现出清晰的五个手掌印。

    “你害死她了,你知道吗?为什么不叫我,为什么?就凭你那微末医术还想救人,这么重的伤势为什么不喊我?”萧懿影眼中含泪怒喝道。

    柔姑娘一时之间竟是不知如何解释。

    “幽冥八针是向幽冥借命,是逆天而为,中针者必死无疑,你难道不知道?她待你如何你不知道吗?难道你还把她当做仇人,你们之间的仇恨有误会你难道还不知道,你这是变相的报仇不成?你怎么这么狠毒?我看错你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影姐姐,你听我解释,不是的·····”柔姑娘语带哭声。

    “我不想听你解释了,你给我滚,滚的远远的,滚回丰荫城去,回去准备一些药材,拿着,这是药方,我给你一天时间,必须准备妥当,准备不好,以后我没你这个妹妹,你也不要再来见我了。”萧懿影说着一张刚刚写好的药方扔向柔姑娘。

    柔姑娘接过药方,虽然脸上火辣辣的疼,但却是一点也不在乎,她一切都明白了,血仙蝶的伤势比她想象的还要重,方才云淡风轻的模样根本就是让血仙蝶宽心。

    “疼吗?”萧懿影眼中含着泪,轻轻的抚着柔姑娘肿胀的猪头一样的脸,也不知道她的眼泪是为了血仙蝶还是为了柔姑娘,“我出手重了,事情已经出了,即使打死你也是无济于事,应该积极找寻解决之法,我···气恼的头脑不清了,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不会,是小柔做的不对。”柔姑娘也是眼中含泪。

    “去吧,别让姐姐看到,她会担心的,我会说你有急事先走了,这里的事情完了,我去醉红楼找你。”

    柔姑娘含着泪,看了看远处血仙蝶的方向,那边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随即咬了咬唇,转身离去。

    “我回来了,姐姐,小柔有急事先走了呢,这个小妮子,怕是想情郎了,明天让我们去醉红楼找她,不见不散呢。”萧懿影笑着道。

    “怎么?哭了?”血仙蝶笑着道。

    “没有啊,我怎么会哭?嘻嘻····”萧懿影说着伸手抹了抹。

    “眼睛通红,眼角泪痕未干,还骗我,说为什么哭?”

    “姐····”萧懿影又哭了,“能不能不杀云啊,那是妹妹最爱的男人啊。”

    “不行,别怪姐姐心狠,你要是不动手,我就自己动手了,先杀了白菲,对了,还有一个南宫心怡,同时我还会让整个云雾城内他的势力陪葬。”

    “啊?连我师姐也要杀,她是除了你们之外我最亲的人,你怎么能这样?”萧懿影不在乎她杀别人,但是要杀南宫心怡是她所不能允许的。

    “别说废话了,寻骨吧,早早回去,别让小柔等的久了,温玉石碑上的文字你看到了吧,不过你知道的那些不过是一个皮毛而已。”

    三日之期眨眼就到,南宫心怡与李云燕的强者对决将在落日崖上开展。

    落日崖,是一个悲伤之地,自古以来落日崖就成为巅峰武者的决战之地,落日崖,落日崖,上了落日崖,就预示着冉冉照耀天宇的大日即将坠落。

    萧云陪着南宫心怡而来,同时还有孙剑书和孙剑画姐妹。张馨菲没有到,她的身子不适,再者如此高手比斗,她尚未踏入意境即使到了也是看不出什么,观看高手比拼所得甚多,但是仅限于境界、武功层次相差不多的情况下,但是不知为何伊儿大小姐却也是没有来。

    南宫心怡看了看左右,苦笑一声,却是没有见到萧懿影。

    “三日前师妹外出,至今未归,不会出现意外吧?”南宫心怡的眼中露出了深深的担忧之色。

    “不会,昨日在丰荫城还见到她了,她不方便脱身,因为在她身边的是血仙蝶。”萧云安慰着南宫心怡。

    “哎,躲来躲去,最终依旧是躲不过那一日,也罢,她安好我便安心。”南宫心怡笑道。

    萧云却是一皱眉,这言语之内怎么隐含着淡淡的不舍,让人闻之有些悲伤。

    落日崖上李玉燕还没有到,此时夕阳斜照,映照的整个山崖一片金黄。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南宫心怡张开双臂,闭上眼睛,随即双手缓缓垂下,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

    夕阳斜照,罩着一片如血余晖玉光映霞蓉,眼波媚,低娥眉,纤手娥眉,南宫心怡将酒葫芦摘下轻抿一口,复又挂在要间。

    就在此时一阵阴风吹来,天地似是一暗,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席卷而至。

    “云燕飘忽来去,节风不与天长,石烂海干,憔悴岸边唱。雨打淋漓,不与时晴。盼长聚,风雨交侵,白了红颜双鬓。”

    凄凄凉凉,悲悲切切的声音落下,李云燕似是云中飞燕,一袭白衣趁着残红斜阳而落,似是从天而降。

    人一落地,大地一颤,落日崖上轰然一爆,乱石崩飞,无匹气势席卷八方。

    飘渺月影南宫心怡一对玉手九针李云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