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崖上风云起,飘渺月影一对玉手九针李云燕!

    “她来了,我过去了。”南宫心怡向着萧云一笑。

    “一切小心,玉手九针李云燕,武功不俗,这三日看来她的实力恢复了很多,怕是服用了什么天材地宝,实力已到巅峰状态。”萧云一眼看出了李云燕的不同。

    “要是她根基损毁,我南宫心怡打败她也是没有任何的喜悦,面对高手,只有最强一战,才能畅汗淋漓,即使身死,也是死得其所。”

    “不要把死不死的挂在嘴边,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起去南疆,明日就出发,我等你。”萧云说着揽过南宫心怡,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临死之前就尽情的亲热吧,因为这是你们的最后一次亲昵。”李云燕缓缓拔剑,剑光在夕阳的照耀下释放着如血寒光。

    李云燕越是看到两人如胶似漆越是心中一种嗜血渴望,他们越是恩爱,死掉一个的话,那么剩下的那个就会越痛苦。

    南宫心怡举步上前,面带着微笑,似是不把阴冷如鬼的李云燕看在眼中一般,她举目看着夕阳,残阳如血,映照满崖,只是下一刻谁会再也见不到这凄美的残阳?

    李云燕见对方的眼中没有自己,当即有一种被轻视了的感觉,大怒,二话不说,剑露寒芒,挥剑之间四道针形剑气激射而出。

    南宫心怡身形转动,同时身子微侧,借助身子移动借力,背后宝剑出鞘,顿时光华如水,寒气森森,同时空气为之一凝,温度骤然降低,四周飘荡起了浓浓雾气。

    “破!”似是随手一划,利剑显威,人仗剑势,剑增功威,这把剑的确是上等宝刃,堪称神兵利器,随着一字喝出,顿时扫荡四道针形剑气。

    李玉燕揉身以上,玉女剑法施展出来,剑影重重飘忽不定,攻向南宫心怡。

    南宫心怡不慌不忙,手中宝剑挥动间相迎。剑挥出寒芒闪闪,剑身之上荡起半尺剑罡吹毛断发,剑利更是削铁如泥,依仗剑之利不躲不闪,以剑迎剑。

    李云燕手中剑纤细锋利,剑身薄而窄,更是善于发动针形剑气,同时剑走轻灵,以快著称,如今面对着南宫心怡手中宝刃,却是不敢接触,一碰之下结局定是剑断无疑。

    玉女剑法狠辣刁钻,但是南宫心怡的斩情决剑术也是剑中含悲、含恨,一剑斩情丝,更带三分坚决七分执念,两者相争李云燕渐渐不敌。

    金乌西坠,玉兔未生,两人战至几十个回合天色大暗,却是未有一人点起火把,因为此时任何的环境影响都可以能影响战局。

    缠斗半晌,南宫心怡斩情诀剑术不如玉女剑法灵活快捷,眼见一处破绽李云燕一招疾刺,狠辣异常。

    南宫心怡以剑撑地,身子后仰,竟是金刚铁板桥大下腰,窄而薄的利刃贴面而过,同时南宫心怡撑剑支撑身子起脚,一脚踢向李云燕手腕。

    李云燕抽身撤剑,南宫心怡手一用力,剑身一弯复又弹直,拉剑入怀,同时身子一旋,人如陀螺旋转,双脚连环踢出,攻击的李云燕无暇出招,只得连连后退。

    南宫心怡身子一沉,人不是鸟雀自然不会停留半空,连环起脚之下身体下落,此时她怀中剑再出,一剑撑地,却是剑入岩层,身形下落止住,同时身体再起,剑随人旋转而出,剑拨岩层,拨出碎石无数击向李云燕。

    李云燕本以为南宫心怡身子下沉之际就是搬回劣势之时,不料对方脚影刚刚消失,无数石块携带劲风席卷而至。

    “破!”李云燕也是一时娇喝,手中剑一挥,顿时数道针形剑气激荡,将碎石块击碎,但是紧接着一道寒芒透入。

    南宫心怡身形旋转不止,同时借助剑破岩面拨石之际身形已经转圜,身形下落,一脚粘地,用力一蹬,“咔嚓”一声地面登时龟裂,犹如瓷器破碎。

    南宫心怡身子复又旋转而起,只是这次却是剑在前,脚在后,手中宝刃随身旋转急杀而至。

    李云燕被南宫心怡气势锁定,同时一击破碎石,正是强招出手之末的收招之际,此时欲要施展绝世轻功亦是不能。

    李云燕以剑拨剑,但是她手中剑不敢碰触南宫心怡手中宝剑剑刃,只得侧击卸力,同时身形连连后退,借此化去南宫心怡的连环剑势。

    南宫心怡身形一沉,双脚落地,剑一回拉,似是捧剑于心口,骤然间寒芒更胜,似是鲜花璀璨而开,一剑刺出,夺人性命,正是一招“西子捧心”。

    泛舟五湖十年梦,西子无情斩情柔!

    借助南宫心怡还招出手之际,李云燕总算是缓过一口气来,施展出“凤飞燕舞”古墓绝

    世轻功,身形化作残影飘出。

    南宫心怡收剑,此时李云燕也站稳身形,只是肋下一道血痕,已然被剑划伤。

    南宫心怡久战不下,对方剑快身快,缠斗下去胜负难料,故意露出破绽,引诱李云燕一剑出手劲力到老难以转圜剑势之际趁机双脚连环踢出,攻其持剑右手让她无法出剑,再以剑破石,快剑猛攻,不给对手喘息之机,最后一招“西子捧心”鼎定乾坤。

    败了,胜了,这一战的胜负交锋第一局南宫心怡完胜,从开局压制着李云燕直到一招定鼎,一直都是南宫心怡猛攻,李云燕被彻底压制直至落败。

    李云燕面色惨白,不过她本就面色惨白如雪,也不知此时此刻的惨白是战败原因还是面无改色。

    李云燕号称“玉手九针”,她的剑出针形剑气并不是最强手段,她的针技才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

    李云燕“刺啦”一声撕下一条衣服,将伤口简单包扎,伤口不深,并不影响战斗力,但是这却是以剑刺伤,剑上带有尺余剑罡,摧金断玉,这一剑本可以将李云燕腰斩,是南宫心怡以内力压制剑罡,纯以剑术伤敌,也不知她是作何想法,是不肖还是不愿?

    李云燕摆剑再战,右手执剑的同时,左手之中已是捏了数枚银针。

    玉手九针李云燕激斗南宫心怡,一局而战大败,为了挽回败局,二局再战,这次却是欲要施展飞针绝技,玉手九针到底有何玄妙之处,南宫心怡又是否能够躲闪九针之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