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燕一局战败,欲出银针挽回战局。

    玉手九针凝神出剑,一剑出针形剑气激射,南宫心怡一剑破剑气,乍然间“嗤嗤”声响不绝,这一刻李云燕银针出手。

    南宫心怡身形急转,同时剑随人动,“叮叮叮”几声响,火星乱冒,拨去数枚银针。

    两人身形落地,面面相对,只是南宫心怡左手已经按住执剑的右臂。

    萧云眉头一皱,握了握拳,却是没有上前,战前已经说明两人对决,不死不休,容不得他人插手,即使落败,只要不死也要战下去,萧云为南宫心怡深深捏了一把汗,希望她赶快结束这场战斗,好给她疗毒。

    “哼!”李云燕冷哼一声,知道对方已然中针,这是冰魄银针剧毒无比,虽然南宫心怡暂时可以压制毒性,但是两人激斗难免会激发内力,这毒性想要压制也是压制不住。

    南宫心怡双指捏针,放在眼前一看却是黑针,银针亮白,可是这冰魄银针却是黑色。

    黑色不是剧毒熏染,而是银针本体就是黑色。

    “我之所以要选择这个时间与你对决,这黑色银针就是你的索命之物。”李云燕冷言相对,这是要从信心上打击对手。

    南宫心怡看了看刚刚升起的玉兔,微微一笑,“夜,可以隐遁黑色针形。杀人于无形的黑色银针固然可怕,但是你不要太过得意,你可知我的雅号名叫‘飘渺月影’,今日让你知晓什么才是‘缥缈月影’。”

    “叮”的一声响,黑色银针落地,瞬间战事再起。

    南宫心怡身影骤然消失,满眼所见都是缥缈虚影,似虚还真,如梦似幻,借助刚刚升起的月亮光华照耀,似是一道月影晃动,竟是不可捉摸。

    李云燕身动剑舞,以静制动,应对八面来袭,针形剑气激荡四野,顿时整个落日崖都被剑光笼罩。

    持续半盏茶时间,满眼的剑光、人影缥缈无踪,几人观战,已是眼花缭乱,已然看不清那个是月影,那个是人影,那个是剑影。

    “看你能够支持多久,如此快速移动消耗并定颇具,很快你就要成为强弩之末,到时候就等待我的致命一击!”李云燕冷冷的声音传出。

    但是就在她的话gangshuow刹那安静,似是世界静止,整个落日崖似是凝固,一把剑已经搭在李云燕的脖子上。

    “我要杀你,如屠猪狗!”南宫心怡又胜一局,“还有什么本事亮出来吧,要是仅凭这点本事的话,就不要再大言不惭。”

    南宫心怡收剑后退,微笑面对李云燕,看她如何应对。

    李云燕脸上惨白依旧,看来对方确实是不肖杀自己,自己古墓生活二十几载,全身心凝练武功,本以为天下无双,没想到竟是被南宫心怡连连挫败。

    “喝!”一声喝,顿时李云燕全身劲气涌动,凝聚,随后强招随剑而出。

    “欲·女吞世!”

    似是欲·女看清世事百态,厌恶、憎恨世界,欲要吞世的含恨一击,澎湃劲气席卷向南宫心怡。

    “不知所谓!”南宫心怡本就是以内力著称,更是与萧云交·合渡气,内力更胜往昔,顿时剑挽影动,漫天雪飘,席卷天地。

    “三峨霁雪!”

    无论何时何地,“三峨霁雪”都是以强横著称,最不怕的就是以硬碰硬,这也是南宫心怡最喜欢的打斗方式。

    “三峨霁雪”发动之际,强悍威势硬生生的收回三成,因为剩余的力量已经足够。

    “轰隆”一声爆响,强招相对,南宫心怡一步未退,倒是李云燕连退八步,嘴角现红,已是受了内伤。

    “你···还要再战?”

    南宫心怡剑指李云燕,此时此刻她已经察觉到了李云燕身体之内的异常,她的体内根基早毁,早已是外强中干罢了,不过是服用了禁忌药物强行将功力提升罢了,以硬碰硬简直就是找死。

    “你没有中毒?”李云燕脸色更是惨白。

    “你的冰魄银针没有打中我,我不过是让你心生骄傲,放松警惕而已,黑针在黑夜之中对于我来说也是完全无用。”南宫心怡似是嘲讽。

    “玉蜂针雨!”李云燕不在答话,趁着南宫心怡得意之际骤然出手。

    刹那间空中似是群蜂飞舞声响不绝,隐没在黑暗之中的黑色玉蜂毒阵如雨覆盖。

    “好,终于可以见玉手九针针技,到底有何威能?”南宫心怡剑气一凝,挥剑劈出,刹那间澎湃剑气携带严寒之威降临,大地一片白茫茫,漫天飞雪席卷,空中“叮当”声响不绝,枝枝银针落地。

    李云燕针剑高举,直指苍天,剑气震动,凝聚风云,头顶似是乌云窝卷,犹如龙卷风暴,狂暴能量在其中酝酿,骤然间一副奇异图案显现。

    “太素·乾针!”

    乾为天,乾针自天空而发,奇异图案旋转,龙卷风暴天怒之威化作针雨降落。

    是针、是雨还是剑气?

    “太素·乾针”一夕现世,顿时风云变幻。

    南宫心怡剑势急转,顿时数道剑气轰入龙卷风暴之内,不料剑气尽数都被龙卷风暴吸收,更是化作更为狂暴的针雨落下。

    南宫心怡一惊之际,身形急速而动,身影犹如缥缈的月影,飘忽不定,但是漫天的针雨犹如跗骨之蛆,随后而落。

    南宫心怡一凝神,一屏气,剑光闪动,顿时漫天雪卷,化作冰芒迎着落下的乾针席卷。

    “冰雨寒天!”

    漫天雪花似是冰雨席卷,似是万般利刃一般铺天盖地,竟是迎着从天而落的乾针迎去。

    以冰雪化成的利刃对抗这从天而落的乾针,两者相撞顿时空中激荡起阵阵雾气。

    “原来如此!”

    南宫心怡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原来这从天而落的“乾针”不过是剑气而已,但是其中却也夹杂着数枚黑色细如牛毛的细针。

    南宫心怡施展出“冰雨寒天”不仅仅是以雪花为刃,更是强横劲气化作极寒灵域,正是“寒天”所代表的意义。

    以强寒冻气催动雪花席卷似是利刃加身,抵挡落下的乾针,更是将其中夹杂的细如牛毛的细针冰封在半空之内。

    “太素·乾针”一招未能奏效,同时漫天寒刃似是龙卷风暴急旋裹向李云燕。

    李云燕九针绝技出手,一招未能奏效,余下八针是否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