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说完眼光却是看向丰小冉,想要看看他的看法。

    丰小冉将纸扇一合,想了想道:“剑灵山论剑大会还是可以去参与的,重在参与吗,少林的武林大会我们还可以加入到自由联盟的势力,以联盟为单位参与,至于断魂山魔教之事····我想那是武林大事,少林举办的武林大会所要针对的就是这断魂山魔教,而萧百荣的宝藏我们倒是要积极参加,万一可以分一杯羹呢?”

    “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要外出办一件事,可能一段时间之内不会回来了,梅剑山庄就交给你们两人了。”丰小依道。

    “不知庄主要办什么事?”于浩光问道。

    “冰宫不泪天最近举动嚣张至极,不仅在武林之内兴风作浪,更是相助替天行道攻伐我梅剑山庄,这个仇我不会忘记,我要暗中调查清楚冰宫不泪天的势力,然后一举将其攻破。”丰小依郑重的道。

    “庄主,需不需要我陪着你,毕竟这件事太过危险,您面对的是整个冰宫不泪天,尤其是血仙蝶,要是庄主遇到她,再有身边的几位血魔女相助的话,怕是庄主凶多吉少。”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经营好梅剑山庄,等我回来,一举攻伐冰宫不泪天。”

    “庄主放心,属下定竭尽全力去办,期待庄主回来,我们共同作战,横扫天下。”于浩光豪气冲天。

    “好了,好了,什么横扫武林,现在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先经营好我们小小的山庄吧,没事的话你先下去吧。”

    丰小依打发走了于浩光,随后姐弟两人静静而坐,各自想着心事,片刻之后丰小依道:“去看看沉剑湖。”

    沉剑湖早已坍塌的一塌糊涂,更是没有任何的剑意存留,姐弟二人看着满目的疮痍都是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父亲留下来的沉剑湖。

    “毁了,全毁了,父亲所说的剑意到底去了哪里?”丰小冉看着被破坏的沉剑湖不由叹气。

    “不管去了哪里,这个人最终会站到我们的对面,将会是我们最强大的敌人。”丰小依面色郑,。

    丰小冉也是眉头紧皱。

    半晌,丰小冉向前一件事情来,不由的道:“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应该去落日崖?”

    “落日崖有什么好看的?玉手九针李云燕虽说是深得古墓所传,武功造诣非同寻常,但是她却是遭了劫难,竟然成为了修炼阴阳武学的鼎炉,根基早已毁去,更是面对着武功大进的南宫心怡,除了一败别无所求,还大言不惭的不死不休,她死定了。”丰小依冷冷的道。

    “哎呀,这阴阳武学这么恶毒,为何还要让他流传于世?”丰小冉不解的问道。

    “阴阳武学讲究双休,要是夫妻双休,大有益处,就像是南宫心怡和云,她们实际上都是得益于阴阳武学,奈何这李玉燕却是不知其中关窍,被人当做了练功鼎炉还犹自不知,可怜、可悲又可叹。”

    丰小冉也是一声叹息,心里念叨着:“好多的一棵白菜啊,咋就让猪拱了呢?”

    血仙蝶端坐在大木桶之内,水中冒着氤氲热气,同时散发着阵阵药香。此时她闭目凝神,运转着内力鼓荡气血,将木桶之内的药力吸收到身上,最大的发挥着药性。

    此时她全身都显现着一层红晕,整个人就像是一只烧红的大虾。

    “小柔,小影呢?”血仙蝶淡淡的问道。

    “刚刚去落日崖了,她说落日崖上南宫心怡和李云燕决战,她关心南宫心怡给姐姐配置好药之后,就匆匆的去了,只是三日之期已到,怕是赶不及了。”萧懿柔道。

    “你和她一起去南疆,你们姐妹要互相帮助,互相扶持,万不可有私心,要知道你们是姐妹,血脉相连的亲人,不分彼此的,姐妹间不要生出嫌隙,同时也要督促小影杀了萧云,要是她实在是下不去手,就有你代劳。”

    “知道了,大姐,不过···杀死萧云真的这么必要吗?”萧懿柔奇怪的问道。

    “必要,非常必要,对了,最近少林可有什么动作?”

    “整个嵩山防守的更加严密了,而且许多武林人士都向着嵩山涌去,同时人们都在议论着关于父亲的宝藏。”

    “这很好啊,不过先不急,对付天道盟的事情你怎么看?”血仙蝶说着看了一眼萧懿柔。

    “我想弄清楚我的身世,不管我是被利用的也好,是有什么内情也罢,总之我要向元松竹问一问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但是天道盟不灭。你没有这个机会。”

    “父亲不是已经布下局了吗?只要我稍加运做就可以,不过现在大批的武林人士赶往少林,同时还有去剑灵山的,如今我所能鼓动的人也不是很多。”萧懿柔皱眉。

    “剑灵山论剑会在前,嵩山武林大会在后,待剑灵山大会完成之后,一定所有的人都向嵩山聚集,到时候在发动好了,嵩山武林大会之后,我倒要看看少林将怎样掌握乾坤?”

    “姐姐都计划好了,妹妹只管按照姐姐的吩咐行事就好了。”柔姑娘笑道。

    血仙蝶也是欣慰一笑,随即又想到了萧懿航,“航那边有消息了吗?”

    “大姐,你真的相信萧懿航真的姓萧?据我所知他和元浪都是元松竹的儿子,而且····”

    “我相信就是相信,我当然有着我的确信,你不也是被元松竹认为私生女吗?其实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不过眼下这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现在如何了?”血仙蝶露出急切的神色。

    “看到姐姐对他的关心,我也就相信了。已经查到他的动向了,他们此时已经到了南临城了,而且还带去了姐姐疏于冰宫的人,血魔女之内唯有白菲在云雾城中,其余都在他的身边。”

    “去南临城了?这不是又要和萧云遇到?尽快动手吧,你也要保护航的安全。”

    萧懿柔答应了一声,只是心中却是再想着几人复杂的关系,此时她很想问问血仙蝶为什么她不亲自动手,难道她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萧懿柔最懂人心,血仙蝶不说,她也不问,只是仍然疑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