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崖上激战依旧,李云燕一剑指地,顿时九针之中第二针豁然出手。

    “太玄·坤针!”

    一招出,剑气地底流转,似是地底有着暗河汹涌澎湃席卷,随即坤针剑气冲破地表自下而上的攻击向了南宫心怡。

    南宫心怡身如陀螺急旋快速而退,同时抛剑离手,竟是御气运剑,剑在空中旋杀击向地面,骤然间的雷霆一震,“坤针”剑气竟被一搅而散。

    地底之中一股蕴含着毁天灭地之威的冰寒剑气逆行而上,竟是逆着“坤针”剑气袭来方向反袭而上。

    冰寒剑气冲出地表,竟是化作森寒之气,顿时李云燕的剑上凝冰,寒气延剑而上,在她的胳膊上也留下了一层冰霜,随即寒气席卷全身,李云燕被彻底冰封。

    南宫心怡远远落地,地面上一剑斜插地面颤颤巍巍,剑穗所挂玉石在夜中释放着淡淡的光华随剑而颤。

    “啵”的一声响,顿时冰块碎裂,随即狂风席卷,吹乱一方世界,怒吼的狂风之中夹杂着如针剑气射向南宫心怡。

    “太傫·巽针!”

    剑气化风,同时针如风动,在针形剑气之中射出三十六枚玉蜂针。

    玉蜂针寒,玉蜂针毒,针出刹那顿时蜂鸣阵阵,夹在在“巽针”之内,更显威力,被风吹飞的石块在玉蜂针阵之中顿时化作齑粉。

    南宫心怡旋掌凝气,斜插地面的宝剑骤然飞起,空中旋转划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圈,带起一个又一个的肉眼可见的涟漪涡旋,一股吸力自旋涡之中发出,强力吸纳“巽针”威能,同时化解玉蜂针阵。

    “叮当”声响不绝,三十六枚玉蜂针系数落地。

    “三针已过,还有六针!”南宫心怡持剑在手,剑指李云燕。

    李云燕目光更冷,整个人生气全无,就如一具死尸挺立,只是骤然间她又有了动作,第四针又发。

    “太冲·震针!”

    震针出,雷霆闪电,照耀整个落日崖。

    “太易·坎针!”

    水浪翻卷,如入汪洋!

    “太武·离针!”

    火焰冲天,一片火海!

    “太矗·艮针!”

    如山撞击,如岳而落!

    “太淼·兑针!”

    如泽如沼,如泥而陷!

    南宫心怡一一化解,面对八针威势,剑起剑落之间身形缥缈犹如月影晃动,竟是毫发无损。

    “你,还有最后一针!”飘渺月影南宫心怡剑指李云燕。

    “这最后一针,就是要你命的一针,因为你已遭我八针围困。”李云燕冷冷一语。

    南宫心怡眉头一皱,凝目一望,却是心中大惊,原来先前那八针竟是按照“八卦”方位施展,所施展的八针也是“八卦”八针,而此时南宫心怡却是正处在八卦之心。

    “起阵!”

    李云燕一声大喝,顿时大地震动,八卦位置之处窜生起阵阵劲气波动冲击,似是八人分局八位。

    萧云等人大吃一惊,骤然间竟是不见李云燕和南宫心怡身影,入眼的竟是一片八卦轮转世界,一会儿天,一会儿地、一会儿风、一会儿雷、一会儿水、一会儿火、一会儿山、一会儿泽,八卦世界轮回交替,偶尔可见交错的人影。

    八卦阵内,李云燕执剑而立,等待着南宫心怡出现破绽,而施展出最凌厉最致命的一击。

    此时李云燕安稳守住九宫阵眼所在,八个李云燕身具八方位置,八针绝技纷纷施展,破去一针还有一针,八针相连,接连不断袭杀,竟是让南宫心怡无暇应对。

    转瞬间,已是身遭数针,身上已染鲜红,竟也是寻不到破阵之法,八人分局八位,攻一方而七方来援,越战越显下风,渐渐露出疲态。

    这才是真正的玉手九针,九针未出,八针连阵已是困杀住了南宫心怡,让她左右突冲,竟是无法破解。

    就在下一刻,南宫心怡背后露出空门,而此时她正对着冷眼旁观的李云燕。

    “九九归一,九针定乾坤!”

    终于玉手九针李云燕的第九针出手。

    刹那间,天地愁惨,鬼哭神嚎,似是世界末日降临,一道针影划破世界,就如一道光闪照亮永世黑暗,又如一道劈裂天地的巨斧一斧劈开混沌的世界。

    一针出,空气都被刺穿,发出尖锐刺耳的“嗤嗤”声,同时九道身影划过,九身合一,一柄带着凛冽杀意的剑,携杀而至。

    这是致命一击,这是绝命一击,这也是穷尽毕生功力的最后一击,南宫心怡背后露出空门位置,她能否躲过李云燕释放出来的这致命一针?

    丰小依站在沉剑湖岸上,静静站立,看着湖中尚未被掩埋的沉剑久久不语。

    突然间她的杏眼圆睁,似乎感到了什么,紧紧的盯着平静的湖面,骤然间湖水之下似是一道灵光闪动,一道剑影乍然浮现。

    一道凛冽剑气激射而出,同时一个黑衣人就像是雄鹰飞扑而至,人未到,凌厉剑气已然袭杀而至。

    丰小依错步转身,同时手中剑出鞘,一剑狠狠斩向来人。

    “什么人?”丰小依冷冷的看着眼前黑衣蒙面之人。

    “杀你的人,你还记得你曾经杀了一个人吗,他的名字叫做英肃杀,他就是在梅剑山庄被你削成了一具骷髅,我就是他的师弟。”黑衣蒙面人恨恨的道。

    “我杀的人太多了,不记得了,你要是想要步入他的后尘的话,那么我不介意让你也变成一具骷髅。”丰小依提剑在手,缓缓抬起,剑尖直指眼前黑衣蒙面人。

    “杀了你太过便宜你了,我师兄垂涎你的美色,今日战败你,我代我师兄完成他的遗愿。”黑衣蒙面人YIN笑着,同时身形一动,就如一道黑色闪电一剑直刺丰小依。

    丰小依身形转圜间,挥剑已对,同时如山剑势横冲直撞而去,那人竟是身法极快,竟是骤然间拔地而起,丰小依剑势横冲而过,激起碎石爆裂。

    那人已经高高跃起,下一时刻人落下,却是头下脚上,同时手中利剑挥动,射出道道剑气,似是空中写字,剑气激射之下,石崩山裂。

    丰小依身形急转,回手一剑回刺,这一剑却也是狠辣异常,一剑出似是万鬼缠绕哀嚎,地狱鬼门开一般。

    丰小依这一剑不可谓不狠,不可谓不辣.对方身在空中,他不是鸟雀,终会是要落下,这一剑刺出却是斜向上,却是刺向那人的头部。

    依照那人的下落速度,这一剑刺出将会刺中那人的顶梁,要是那人施展千斤坠功夫也会刺中他的胸腹,这一剑可谓是必杀。

    丰小依绝杀剑势出,能否顺利杀死那黑衣蒙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