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施展绝杀剑招,一招出刺向了空中下落的黑衣蒙面人。(书屋 shu05.com)

    “叮”的一声响,竟是两剑剑尖相抵,以剑尖抵剑尖,剑尖近乎无厚,没想到对方的剑尖竟是与丰小依的剑尖相抵,就这份准头就让人咂舌,同时也是那人胆大,若是有着半分差池,人必死无疑。

    剑尖相抵,对方的剑身一弯,复又弹直,人也随即再行拔高,同时浩荡剑气澎湃而至,竟是一招“一剑天下”。

    天大地大,唯有一剑!一剑可破天,一剑可斩地,一剑毁灭世间,一剑天下!

    这是“紫霄剑法”之中的一招,没想到施展出来竟是如此的圆滑如意,丝毫不差于他这个得到了真传之人。

    对方一剑似是灭世,本以为丰小依必躲,他好借机落地,却不料一股如山剑势以下向上撩杀,却是丰小依以硬碰硬,她施展的竟也是“一剑天下”。

    同样的招数施展出来,一个是以上势下占据了攻杀优势,一个却是剑势强悍如山,悍然不破一往如前的气势。

    “轰”的一声爆响,两招相撞,顿时丰小依后退两步,同时那人就像是秋风之中的树叶又如怒海狂涛之中的小舟翻飞了出去。

    “你就是强行掠夺了这里剑意的人?”丰小依冷冷问道。

    “你的武功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不要得意,你我之战胜负还在五五之分。”原来方才一记对撞,那人不过是借助了两招相撞的时机抽身跳开。

    那人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刹那之间人影动,剑影闪,快剑逼杀向丰小依。

    丰小依施展出如山剑势,剑出稳重如山,剑出如岳,稳守方寸之地。

    战至数个回合,那人身影一错之间,竟是缓了一口气。

    人在高速度保持身形的时候是体内憋着一口气,但是这口气总不能憋着,人也不能总是保持着高速运动,就是趁着这一刻缓气的时机丰小依悍然出手。

    “迟缓之刃!”

    剑势重如山岳,似是缓缓而出,但是如岳剑势已经笼罩大片面积,将对方锁定,同时剑身之上隐隐有着鬼哭神嚎之音,震慑地方心神。

    那黑影蒙面人身形一凝,顿时受挫,随即一股风暴在身上席卷,风暴之中似是万刃加诸,正是霸天三连绝杀剑的第三招“剑刃风暴”。

    “剑荡天下!”

    那黑衣蒙面人已知身处对方剑势之内,难以躲闪,只能硬抗,一招出手,顿时将“剑刃风暴”撕开一道口子,人如电闪刹那间已从“剑刃风暴”的锁定之内脱出。

    丰小依剑势再起,顿时万鬼席卷而至,从中穿插万道剑影袭杀。

    “千重影杀!”

    剑影过,鬼影流窜,万鬼嚎哭之音不绝于耳,震慑心神,山石爆碎,大地震颤,顿时荡起无尽的烟尘。

    丰小依凝目以对,却不见烟尘之中有任何的动静,心中却是疑惑不解,“难道死了不成?”

    就在此时背后一凛,身形急转,同时看也不看,手中剑豁然后斩,只是身后无人,下一刻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却从侧面袭来,她尚不及闪身,一把冰冷的剑已经搭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输了!”搭在脖子上的剑一侧,却是紧贴着咽喉,虽然没有割破皮肤,但是森森剑气刺激的皮肤周围都升起一层鸡皮疙瘩,同时一只手探出,却是撩开了丰小依的那缕刘海,他想要看看这缕刘海之下到底掩藏着什么秘密。

    丰小依陷入死局,而落日崖上也是生死局开。

    玉手九针李云燕手中第九针悍然出手,袭杀向了飘渺月影南宫心怡。

    “叮”的一声响,划破空间而至的一针竟是骤然悬停,与此同时在那针悬停的位置竟是出现了道道裂纹。

    银针自然是不会悬浮空间,空间也不会出席道道裂纹,原来在南宫心怡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冰盾。

    冰盾挡住银针,同时李云燕九体合一的一剑也刺到了冰盾之上。

    冰盾之上道道裂纹犹如瓷器上的裂痕一般逐渐的扩大,骤然一声爆碎,同时南宫心怡手中的剑力旋而下,一剑荡开李云燕的剑。

    下一刻似是月影缥缈无痕,南宫心怡一剑直指李云燕刺去,李云燕猝不及防之下却是难以躲闪,只是南宫心怡的剑并未刺入她的身体。

    九针已出,李云燕败!

    八卦针阵破,萧云等人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南宫心怡,不由得会心一笑,此时南宫心怡已经缓缓收剑。

    “我败了吗?我没有败,我们还没有打完!”骤然间李云燕身边竟是万针流影,万针绕身旋转,犹如蛟龙盘旋。

    “我已经练成万针至尊境界,统领万针运转,我有万针护身,你能奈我何?”李云燕全身劲气鼓荡根根秀发飞扬犹如疯魔一般,同时缓缓挥剑,万针窜动,滚滚如龙,竟是绞杀向了南宫心怡。

    “万针至尊境界,统领万针运转?”

    萧云顿时一惊,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自己不杀万剑至尊境界,统领万剑吗?自己一直以来对“万剑至尊领域”的运用并没有多大的进展,还以为那不过是一句虚话,但是依照李玉燕运用万针旋转的情况来看,却是大有用处。

    这一战之中,萧云更是受益良多,对两人之间的剑意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

    南宫心怡面对着万针旋杀而至,当即挥剑,顿时漫天飞雪席卷而上,同时皎洁犹如月华闪耀的剑气荡漾迎上了滚滚而来的针龙头部。

    “残月映雪!”

    寒气肃杀,遇之之物结冻为冰,顿时滚滚而来的针龙从头部开始冻结,同时月华剑气冲击,欲将冰冻的万针击溃。

    针被冻结似是死物,但是被月华剑气一冲刹那,却犹如沉睡的雄狮被惊醒一般,被冻结的针龙翻转旋杀,同时万针震荡,“嗡嗡”作响,仅仅一瞬之间,内外冲击之下,冰龙破碎。

    破碎的冰龙之中万针流影飞旋,与此同时万点破碎的冰晶竟也如针旋转,瞬间天地一体,一座冰屋瞬间而成。

    李云燕催动“万针至尊领域”之力,将空中飘舞的雪花、冰晶凝聚,迅速的在南宫心怡身遭组成一座巨大的冰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南宫心怡吞噬。

    “南宫心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本事?这招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以你身上的寒气凝冰为针,调动万针之力为牢,如今你已经被困针牢之内,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李云燕重重算计,终于引南宫心怡入局,不知她能否顺利克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