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燕将南宫心怡困在针牢之内,似是胜券在握!

    此时此刻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谁也料不到李玉燕还有这种计划,原来只是以为她身居古墓,不理尘世,单纯犹如璞玉,没想到竟也是心机深沉之辈,原来她早已知晓了南宫心怡的脾气属性,层层布局,层层设计,却是最终让南宫心怡入彀。

    万针成墙、化牢,将南宫心怡困住,看似一座牢笼,其实不过是密密麻麻的银针所堆砌,针与针之间并非固定不动,整座牢笼也并非静止,任何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牢笼之内万针流窜,密密麻麻让人不寒而栗。

    李云燕缓缓起步,万针牢笼蠕蠕而动,似是活物一般,同时闪出一座大门,李玉燕迈步进入牢笼之内。

    此时的牢笼之中南宫心怡秀美紧蹙,在她眼前竟是无数的通道,无数的墙壁,就像是走入到了蜂巢蚁穴之内。

    刹那间一道人影映入眼帘,却是隔着层层蜂巢看不真实,眼见身前蜂巢一阵坍塌,李云燕现出身形。

    “死来!”

    冷冷一语,剑光犹如地狱大门开划出的一道光闪,袭杀向南宫心怡,同时阴森森的死气荡起,整个人没有一点的活气,同时脚踏奇异步伐,剑出同时身化九影,在针壁的映照之下更显诡异,一剑出森森鬼气,似是下一秒就将人拉入无尽的丰都幽冥。

    南宫心怡挥剑以对,一剑封挡,挡住对方一剑,再起剑,正是一招“贵妃醉酒”。

    似是醉,似是摔,剑随人一同摔向玉手九针李云燕,同时动作之中不失美人艳姿,让人心神为之倾倒,同时招出凌厉带杀。

    醉酒佳人桃红面,不忘嫣语娇态羞温柔!

    在似醉非醉,似醒非醒之间,递出去的一剑就如美人醉酒险些摔倒,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想要抓住某些东西一样。

    下意识的动作是最本能的动作,也是最直接、干脆、利落的动作,也是最快,最狠的动作,一剑出,蕴含了无上剑意,妙之毫巅的一剑绝杀刺出。

    李云燕不敢抵挡,她可不向南宫心怡,她手中的剑不敢碰触到南宫心怡手中的剑,否则碰之即断,这也是她吃亏之处,她千般算计,也是没有料到南宫心怡手中居然有一把削铁如泥的罕世宝刃。

    李云燕身形一退,同时万针攒动抵挡,人影快闪,冷华快入,剑抽回之间,剑刃已带红,同时宝刃不沾血,剑刃之红顺剑滴落。

    南宫心怡一招“贵妃醉酒”快剑疾刺,让李云燕受伤而退。

    李云燕憋屈啊,本来处于自己的针阵之中,又是自己绝杀一剑,不料未曾伤敌,被你对手一剑逼退,同时对方趁机一剑让自己挂伤而归。

    “可恨!”李云燕自然不认我是自己武功不济,乃是对方仰仗了一把削金断玉削铁如泥的宝刃。

    南宫心怡眼前已失人影,唯见针影茫茫,骤然身边一道人影划过,扭头看时,却见人影流窜,竟是各个方向各不相同,有的是后背,有的是侧影,有的正持剑前冲,正是针壁反射,同时李玉燕身化九影所出影像。

    南宫心怡盯住一人身影,迈步就要上前冲去,不料眼前一针飞射,正对眉心,南宫心怡你扭头一转,躲过这枚飞针,同时背后“嗤”的一声轻响,一根银针飞射后心。

    南宫心怡身形急转,同时左侧又是“嗤”的一声响。

    万针牢笼,每一针都是可以活动,可以随时激射,这一刻南宫心怡竟是疲于应付,四周银针飞射,不知下一刻从哪里射出又刺向哪里,更是隐隐间整个牢笼震荡滚滚而动,大有万针齐动之象。

    南宫心怡又落入到了险境之中,她是否能够安然脱险?

    另一方面,冰冷的剑搭在丰小依的脖颈之上,剑身一侧,紧贴咽喉要害,只要对方手腕一翻,或者是剑身劲气一吐,丰小依立即身首异处。

    “一直神神秘秘的,让我看看你的眼睛之中到底深藏着什么秘密?”那人说话间一手探出,竟是掀起丰小依脸旁的刘海。

    刘海掀起,露出梅花图案。

    “啧啧啧啧······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美人,竟然是个残美人,脸都被抓花了,不过即使如此,也并不影响你的美人之姿。”那人口中赞美着,伸手抚摸着丰小依的脸,温柔至极。

    丰小依冷目以对,却是并不答话,眼中的愤怒已经不加掩饰。

    那人混不在乎,却是大觉心中快意,对方越是如此,他越是心中高兴,若是对方对于自己的调戏混不在乎或者干脆投身入怀,那么那人倒是觉得索然无味,那和青·楼·JI·馆之中的娼·JI有何区别?

    那人得意之下,将那缕刘海彻底掀起,却是看到了一只血红的眼睛。

    眼睛血红,似是淌血,只是血红之中似有一个世界轮转,同时生出一股魔力似是要将人拉入那血色的世界之内。

    血色世界之内吸引心神,那人顿感身处血海之内,同时万鬼嚎哭不止,血海翻波,一只只雪白的骷髅自血海之中缓缓站起,并且手持骨刀、骨剑、骨盾等等冲杀而来,瞬间就将人淹没在骨海之中。

    那人一声大喝,顿时周身劲气迸发,震碎骷髅,奈何骷髅依旧是潮水一般的涌来,无穷无尽,而且就在身下,一条白惨惨的臂骨探出,一抓抓住那人的腿。

    那人一抬脚,顿时将那臂骨震碎,随即挥剑而出,滂湃剑气扫荡大片的面积,激起一片碎骨,碎骨落入翻涌的血海之内,每一段碎骨都化作一个骷髅重生。

    杀之不尽,灭之不完!

    那人心知已经陷入到了对方的意念之力攻击之中,对方的精神力强大无比,这是纯熟的精神力攻击,是意识之剑的攻杀,要想脱出对方的意识之剑攻杀,自己的意念之力必须足够强大。

    那人凝目敛神,全身心的沉入意境之内,调动起全身的精神之力,同时沉寂在体内的剑意也被调动起来,缓缓释放,虽然那剑意极力抵抗,却也是震动连连,剑意震动连连,释放着剑意逆袭攻入轮转的血海之内。

    那股剑意沉入翻涌的血海之中,顿时掀起滔天巨浪,淹没大片的骷髅,同时血海搅动更加的猛烈,掀起万丈血涛。

    剑意如海,是剑意的对撞,是精神力的碰撞,是两人的生死交锋,这一战下来,两人谁胜谁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