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燕发动最强悍的攻击,结果被南宫心怡拦下,紧接着南宫心怡缓了口气,刹那间竟也是连招反击而至。

    整个境牢骤然间震撼不止,同时传出“咔嚓、咔嚓”声响,同时强悍劲气狂冲,一冲、二冲、三冲,顿时整个境牢爆碎,被冰冻的银针随着大块大块的冰块凌落四周。

    “你败了!”

    南宫心怡剑已归鞘,因为无需再战,眼前李云燕深受重创,在对方施展四记连招之时被冰盾反弹攻击已经脏腑受到震撼,又被南宫心怡一招击退,身受重创。

    “你只是以为我手中剑利,凭借神兵利器胜你,你败的不甘心?其实不然,我早已看破你的手段。你的针牢也罢,境牢也好,其中都是以针布置,以针导气,将我的攻击之力以万针分化,向外传导,尤其是银针渡上耐寒高传导之物,使得针体漆黑,本以为你的黑夜将针染黑是为了遮掩视线,其实不然,而是专门为了传到我所发寒气。”

    南宫心怡说着同时紧盯着李云燕,见李云燕五官渐渐狰狞,知道自己所猜不假。

    “其实你在针牢、境牢之中看似是随意穿越各个镜面,其实我以窥破你的手段,只是那样我一剑刺伤你的话,你会以为我凭借的是手中利剑,所以只能强势破去境牢,让你败的心服口服。”

    “先前我数次中针也是故意为之,我体外覆盖上了一层冰盾,正是这冰盾挡住了你的银针,我故意示弱,让你以为我已经身中剧毒,已是强弩之末,引你出手,你现在知道为何我中你毒针却是无事了吧,无论从武功还是心智,你都是败了。”

    李云燕也是豁然想起刚才南宫心怡中针激射出一道鲜血,这很不对劲,若是真中了剧毒的话,射出来的应该是黑血才是,疏忽大意了,疏忽大意了!

    “我败了?我没有败,我玉手九针李云燕不会败,我是天之骄女,我一身古墓绝学通天彻地,天下之大没人是我的对手,我不会败,不会败,不会败···不会····”李云燕状如疯狂,同时体内精元乱窜,似是走火入魔。

    南宫心怡心中不忍,毕竟李玉燕本性并不坏,她是受到了莫林的鼓动和合·欢印的作用,让一个本就不谙世事的人,哪里懂得人心险恶,更是不懂男女之情,被药物以及迷魂之术所控,初尝禁果后的她已经认为莫林是上天的恩赐,所以她心甘情愿的为莫林卖命。

    李云燕本就不该属于这个江湖,不属于这个武林,她的世界只有那一座孤零零的古墓,传承着古墓衣钵,但是她是人,她也有着七情六欲,想要看看这大好的花花山河,她踏出她所熟悉的一切,来到了一个彻底陌生的武林之中。

    误入歧途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人将其导入正途。

    南宫心怡掌中蕴含真气缓缓渡入李云燕的体内,稳住她体内暴乱的真气,渐渐的状如疯魔的李云燕缓缓清醒,看着眼前缓缓收功的南宫心怡。

    没有一句感激,没有一丝忏悔,却是眼中多了一份凶戾,李云燕抬手起剑,一剑狠辣刺向近在咫尺又毫无防备正在缓缓收功的南宫心怡。

    危危危,险险险,南宫心怡能否躲过这次危机?

    沉剑湖旁激斗憨,丰小依强势对战黑衣蒙面人。

    此时两人面面相对,看似谁都没有动手,但是却是在进行最为惊险的精神之力大战。

    精神之力不比其他,功体被创,经脉受损都好医治,但是精神要是受伤却是难以医治,动辄就会成为白痴,身子脑死亡,最轻也会失去记忆。

    精神之力交锋对决,一者滔天煞气化作无尽汪洋血海,其中更是隐藏万千枯骨化兵猛攻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心知不敌对手精神之力攻击,将先前所强行摄纳的剑意释放出来,顿时这股剑意一出立即搅动血海翻波,无数的骨兵被荡为齑粉。

    翻涌的血海似是烧开了的水沸腾不止,“咕嘟嘟”的冒着气泡,血腥之气弥漫四周,血气蒸腾而出,顿时空间整个染红。

    一柄巨剑自血海之中缓缓升起,无数鬼哭神嚎之音缠绕巨剑而生,随后巨剑震荡,血海翻腾更巨,澎湃剑意散发而出,万剑铺道,直撒向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释放出来的那道剑意也感觉到了血海之中的煞剑剑意,本来一直反抗黑衣蒙面人的剑意却是空前活跃起来,整个剑意化作一柄利剑冲体而出,直扑万剑。

    顿时激起血浪万丈,两股剑意对冲,释放出强大的剑波犹如涟漪震荡整个血海,同时硬生生的将两个人的精神力推回本体。

    一刹那之间,两道身影踉跄后退,两人之间一道巴掌大小的小剑虚浮,小剑之上散发着惊天的剑意,随即似是利剑一般攻向两人。

    那黑衣蒙面人大吃一惊,连忙躲闪,随即不敢停留疯狂而去,而另一方面剑意似是棉似是柔,似是亲情诉说一下子扑入到了丰小依的脑海之内。

    “剑意?”

    丰小依闭目沉浸这道剑意之中,这是这道剑意沉入体内之后就蛰伏不动,竟是不能动用半丝半毫,似是死物一般,沉寂无声。

    努力想要唤醒体内沉寂的剑意,却是无功,是方才的征战有损,还是其它原因?丰小依正在调动全身功力震动那沉寂剑意,没想到却是遭到了剑意的强烈反噬,一股蓬勃剑意直冲丰小依脑际。

    丰小依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这剑意会反噬自己,同时也是心中一喜,对方剑意反噬的话势必会显露出其中所含剑意,如此可以窥得天机。

    反噬过来的剑意凶猛无比,丰小依沉浸剑意之中正欲对抗,不料澎湃席卷而来的剑影却如潮水般的褪去,这让正高兴的丰小依大失所望,而就在此时她却是听到了脚步声响。

    丰小依睁开眼,看时却是丰小冉,顿时脸上的寒意更寒,她知道是丰小冉的到来让反噬而来的剑影褪去。

    “不是没事不让你来了吗?我在这在里参悟剑意。”丰小依怒向丰小冉。

    “姐,我感觉到这里有打斗的声音,就过来看看?”丰小冉脸色不太好看,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得。

    “这么远,你能感觉到打斗声音?虽然打斗是比较的剧烈,但也不代表着你又顺风耳。”丰小依一语戳破丰小冉的谎言。

    丰小冉自然不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他的印象之中这个姐姐是堪比洪水猛兽,还是不见为妙,他难看的脸色,此时又来打扰丰小依参悟剑意,却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