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惊扰丰小依参悟剑意,“姐,我感觉到这里有打斗的声音,就过来看看?”

    “这么远,你能感觉到打斗声音?虽然打斗是比较的剧烈,但也不代表着你又顺风耳。”“也不是这样的,我是特意来寻姐姐的,不料听到了打斗声音而已。”丰小冉像是吃了

    苦瓜、黄连一般。

    “你来找我?有事吗?”丰小依冷冷的道。

    “有点事,刚接到消息,落日崖上的战斗结束了,姐,你不想知道结果?”丰小冉问道。

    “结束就结束,一场早知结局的比斗即使说的在怎么不死不休,再怎么惨烈,结局也不会改变。”

    “但是有奇迹发生呢?”丰小冉问道。

    “没有奇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枉然,更何况南宫心怡只是单纯,但是对于战斗方面却是有着绝佳的天赋,面对李玉燕她不会失败,即使对方有着暗手段。”丰小依说的很笃定。

    “可能吧,但是事实上·····南宫姑娘死了。”丰小冉悲伤的道。

    “胡说八道,她怎么会死?除非是她有意寻死。”丰小依浑身颤抖起来,说话的声音已变,她知道南宫心怡怕是真的死了。

    “她真的死了,姐,你说,南宫姑娘的死会不会和你有关?”

    丰小依默不作声,唯有眼泪空流。

    “她死了,死了,死了····”丰小依状态近乎癫狂。

    “姐,你怎么了?”丰小冉不解的问道。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我和云之间的事情结束了,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丰小依说完竟是身子一软,瘫坐余地。

    南宫心怡的死与丰小依又有什么关系?

    落日崖上悲凉如水,南宫心怡死了,被李云燕突袭一剑刺中,反手一枚冰魄银针刺中咽喉。

    “心怡!”就在李玉燕出手的那一刻萧云顿时感到心都被揪了一把,飞身上前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与此同时其余众人也都围了上了,而此时却刚好一人踏上落日崖,也刚好看到南宫心怡中针身体踉跄后退的身影。

    “师姐·····”身后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正是来晚了的萧懿影到来。

    南宫心怡一手捂住咽喉处,口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萧云眼中热泪流淌,附耳贴上,细细的听着她的模糊细语。

    南宫心怡离世前的最后一眼充满了留恋但是她却在笑,她一手捂住咽喉,另一只手却是缓缓的抬起,竟是抹去萧云脸上的泪痕。

    “不要···为···我···难过,珍··惜···眼前···人,小····依···姑···姑···娘···师妹····”

    轻抚在萧云脸上的手缓缓的失去力气,萧云大骇,心中又悲,伸手抓住她的手,内力如涓涓河流流入南宫心怡的体内,但却是难以挽留她的生命。

    “师姐····”萧懿影哭的梨花带雨,但是眼前的南宫心怡并未死去,或许还有机会,她抓紧时间救助南宫心怡。

    “刺穴!”

    顿时银茫闪烁,数枚银针在手以握,瞬间打入南宫心怡的体内,同时一震南宫心怡身体,咽喉处一根银针弹出。

    “我不要你死,不要你死,你个大笨蛋,大笨蛋师姐,笨笨笨笨笨的大笨蛋师姐,我不允许你死,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萧懿影手影变换,眼前只有一片手影如花绽放,连连点击在南宫心怡身上,奈何却是依旧无法挽回她的性命,即使是“刺穴”激活体内活力依旧是无法挽回她即将逝去的生命。

    最后一眼是眷恋与不忍,最后一句是临终嘱托,“照··顾···师···妹···,小···依···”

    话未说完,眼中的神采缓缓淡去,被萧云抓住的手也缓缓垂下,另一只手却是不知何时探入腰间,手中抓着一个酒葫芦,本来缓缓抬起的手终是没有了气力,手垂下,酒葫芦落地,碧绿色的酒水洒落尘埃。

    君不见河边草,冬时枯死春满道。君不见城上日,今暝没尽去,明朝复更出。今我何时得当然,一去永灭入黄泉。

    人生苦多欢趣少,意气敷腴在盛年。托愿归根问故乡,落日崖上尽断缘。傍路忽忽身非我,存亡何用委皇天。

    君不见离人悲,一步一饮泪。君不见游子恨,生时难尽意,死后更何为。

    白梅沃若冰雪时,从风簸荡入红尘。侠女生逢邅迍世,岂图安命一人身。命中顺逆皆造化,回首百年付歌吟。幽湖画舫拂还有,再不闻情人一语叹!

    逝者逝矣,生者悲切,落日崖上悲歌起。

    “我要杀了她!”萧懿影怒发冲冠,此时却与恶魔无异。

    孙剑画面对李云燕,却也是无话可说,她只盼望着李云燕给一个解释,推说意识不清,走火入魔,到时候自己在打圆场,或许保住师姐一命,即使让师姐失去武功也总比得上丢掉性命的好。

    “你们还讲不讲江湖道义,难道堂堂梅剑山庄就是这般不成?”李云燕脸色惨白如霜,丝毫没有人气,但是她的眼中却是透露着无比的愤怒。

    “纳命来!”萧懿影已经懒得再说什么了,杀死了南宫心怡让她失去了最好的师姐,这让她近乎失去理智。

    “你照顾好心怡,她交给我。”萧云怀抱着南宫心怡的身体缓缓站起,走到萧懿影的面前。

    人死了不需要照顾,但是在萧云的心中却是认为她还活着,即使死了也如活着,永远活在心中。

    萧云也是血灌瞳仁,南宫心怡对他的真诚,对他的爱让他深深感受的到,他早已从心底接受了这个单纯的姑娘,如今她就在自己的眼前身死,而且死的这么憋屈,萧云如何能够忍受?

    “道义?道义就是以怨报德?我看你精神正常,你没有走火入魔!”萧云睚眦欲裂。

    “你说的没错,我自然没有走火入魔。这是决斗场,决斗场上生死由天,她之所以死在我的手中也是无怨无悔。当初她假意受我毒针引我上当,致使我身受重伤,我顺势而为假意走火入魔引她入彀,她亦是死得其所,这是决斗场,决斗场上分生死,难道萧庄主要违背武林规则不成?”

    李云燕面临着悲伤愤怒的众人,是全身而退还是命陨落日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