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燕杀死南宫心怡,却是以“道义”言语冷冷对上愤怒的萧云。

    武林之中确实有这种不成文的规定,生死决斗的战场生死由天,绝不容许外人插手,即使有血海深仇之恨也不会选择在对手的决斗场上动手。

    但是很多人却是很愿意痛打落水狗的,趁你病要你命正是此理,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也不会选择在决斗场动手,而是出了决斗场暗中动手。

    “你走!”萧云缓缓收剑,冷冷一语。

    “不能放她走,什么狗屁规定我才不管,杀了我师姐,我要她陪葬!”萧懿影自然不会这么放走李云燕。

    李云燕面色一变,要是对方真的不管什么江湖道义的话她也是没有办法,毕竟现场的人都是萧云的人,要是萧云此时杀人灭口的话,萧云破坏这不成文的武林规定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知晓。

    萧云并没有再次阻拦萧懿影,因为她也希望李云燕死,但是他却是不能动手了,他绝对不是一个不讲规矩的人,但是萧懿影要动手的话,他大可装作看不见,所以萧云正准备将南宫心怡的尸体接过来。

    “决斗结束了?”

    一个声音传来,却是数人到来,为首一人正是段惊羽。

    段惊羽等人到来无疑是给现场增加了变量,至少萧懿影再在落日崖上动手的话,段惊羽等人一定会传出去,即使是萧云不动手,江湖上也会传的沸沸扬扬。

    萧懿影可不管段惊羽,但是萧云却是没有接过南宫心怡的尸体,本来正准备接手的萧云却也是停止了动作,这让一直抱着南宫心怡尸体的萧懿影想动手也没有多余的手。

    李云燕轻声一笑,却是举步下了落日崖,与段惊羽错身而过的时候看了一眼他,不料这一看浑身就是一震,在段惊羽身上似乎有着一股神秘的吸引了吸引着她的视线,就像是莫林对她的吸引一般甚至更甚。

    孙剑画看着李云燕的背影,觉得再也不认识这个师姐了,要是她走火入魔之际错杀南宫心怡倒是可以理解,但是明明没有走火入魔却是假装出走火,引得南宫心怡给她疗伤,然后突发暗算,这种心机,这种洞察人心的洞察力绝对不是他所熟悉的大师姐玉手九针李云燕。

    看着李云燕远去的背影,萧懿影银牙咬得“咯吱吱”响,恨不得生吞了她。

    段惊羽一看决斗结束了,也就没有必要再留下去,更是没有踏上落日崖一步,生怕哪一句说的不妥引起对方的反感,毕竟南宫心怡身死,萧云等人心中都是悲痛不已,而他却是心中开心,自然不会上前触这个霉头,眼下他还是很清楚,他不是眼前几人的对手。

    看着所有的人都走了,萧云接过南宫心怡渐渐寒冷的尸体,眼中忍不住的流着泪,冰冷冷的道:“李云燕受伤走不远!”

    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已经明确表达了含义。

    孙剑画玉口微张,却是缓缓的闭上,身边孙剑书一手按在妹妹的肩膀上,微微摇了摇头,两兄妹却是只能无言相对。

    云雾城中哀声起,这一刻整个云雾城内都挂上了素白,悲凉的气氛弥漫整个山城,同时整个武林之中似乎都得到了南宫心怡身死落日崖的消息。

    丰小依瘫坐在了地上,犹如雨落芭蕉,梨花带雨失颜色。

    “姐,怎么了?”丰小冉不解其意。

    “南宫心怡不会死在李云燕手上,她是死在我的手上,她早已怀了死志,她不是看不破李云燕的算计,更是不会受制李云燕,她之所以会死,那是她甘心就死,直接一句话说那是她自杀,不过是借助了李云燕的手,她想要成全我,但是如此一来却是害了我,让我和云再也没有缓和的机会。”

    “姐,你想多了吧?”丰小冉不敢相信。

    “没有,她和我谈过,在剑灵山的时候,她曾经透露过这方面的意思,我当时没太在意,却不料有今日如此一遭,她害得我好苦。”

    “不是吧,这南宫姑娘看起来单纯可人,心机却是如此之深?”丰小冉愕然。

    丰小依摇了摇头,“她不是心机深,是蠢,是傻,是笨,她太单纯了,太单纯了,单纯的以为她死了云就会喜欢我,其实她是害了我,她的死却是让云更恨我,以为是我逼死南宫心怡。”

    “那怎么办?”丰小冉郑重的道。

    丰小依摇了摇头,缓缓站起,“我···回云雾城去,你自己在梅剑山庄这边,不过要小心山庄之中有内鬼,不要相信山庄里面的任何人,即使是老管家胡古月也是不可相信。”

    萧云整个人都变得阴冷起来,更是变得没有言语。

    萧懿影没有回来,同时春秋四使女去找寻萧懿影也没有回来,直到第三日的时候萧懿影浴血而归,重伤呕血,同时受伤的还有春秋四使女。

    柔姑娘扶着萧懿影,春秋四使女互相搀扶着,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萧懿影红着眼,就像是红眼大马蜂一样,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想上去咬一口,同时让柔姑娘准备好的东西全部堆在了院中。

    萧懿影让柔姑娘给她准备的东西很简单,干柴、鲜花、火油还有酒。

    这一夜,萧懿影亲自准备好了新的衣衫,是给南宫心怡准备的,她最是爱美,人虽然死了,但是她希望师姐走的时候穿着漂亮的衣服。

    香汤浴桶一应俱全,萧懿影眼中滴着泪给南宫心怡洗去身上的尘埃,口中絮絮叨叨的不停,是在给南宫心怡最后的送别。

    “笨蛋师姐,傻师姐,怎么这么傻,这么笨,就这么走了,留下小影一个人,你知不知道小影多想你,多怀念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别让你多喝酒,多喝酒,上战场的时候还喝酒·····”萧懿影哭着,念叨着,直到给南宫心怡洗浴完毕,换好衣衫。

    屋外春秋四使女将干柴搭成船,浇上火油,点缀鲜花,一座诺大的花船搭建完成,同时七个酒坛摆成七星状,摆放着花船之上,同时花船上还有许多南宫心怡平日用的,喜欢的东西,最后她的那把剑也给她背上,腰间的酒葫芦更是灌满了酒,却是还有一壶花蜜茶。

    南宫心怡的尸体摆放在花船之中,安详的就像是熟睡在花海之中的花仙子。

    逝者已寒,花海中的仙子给人留下怎样的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