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的尸体摆放在花船之中,安详的就像是熟睡在花海之中的花仙子。(书屋 shu05.com)

    萧云看着花船,看着花船中“熟睡”的女子,清纯的犹如玉璞一般的女子,就此香消玉殒。

    伊儿大小姐面罩素白,全身也是素白,无声无息的站在萧云背后默默不语。

    萧懿影身穿素白,这衣服和她在萧家寨时所穿相差无几,她扶着花船哭泣不止,只是几声咳嗽,却是嘴角溢出鲜血,随后用手偷偷抹去,显然她受伤很重。

    白衣飘飘的柔姑娘没有上前,但是却是紧张的看着萧懿影,她知道萧懿影受伤很重,那天要不是她及时赶到的话,萧懿影和春秋四使女会尽皆丧命,眼前看着这个姐姐又是伤心呕血,不由心痛和担心。

    悲曲、悲歌,悲场景,缓缓抬起的花船承载着太多的哀思,承载着太多的回忆,即将远去。

    花船放在水中,顺手缓缓飘走,萧云和萧懿影涉水扶着花船痛苦不止,直到水深过腰,萧云才拉住萧懿影,眼看着花船顺水而走。

    萧懿影哭的已经不成人样,整个人瘫卧在水中,手还是伸向花船的方向。

    张馨菲涉水递过火把,并扶住卧水的萧懿影。

    萧懿航接过火把,递给萧云,随后双手捂住颜面,只是“呜呜呜”的哭个不止。

    萧云热泪流淌,回忆着与南宫心怡的点点滴滴,从开始的利用,到被她真心感动,为了救她与她双休交·合渡气,从此两人如胶似漆,更是想起画舫之中,两人畅游幽湖,不由心中更悲。

    眼见着花船越走越远,萧云淌着热泪将火把丢出,火把打着旋的落在了花船之上,顿时整个花船被大火吞没。

    香消玉碎佳人绝,粉骨残躯血染衣,愿将断肠了残身,随君直到天尽头…未若锦囊收玉骨,一捧净土掩风流!

    悲歌,悲曲,伤心人!

    萧云面色凝重,全神贯注的伏在案前,桌案之前是一副画,萧云搁笔,将最后一笔画完,画面上南宫心怡衣袂飘飘,脸上荡漾着纯真甜美的笑容,背后背剑,腰间一个酒葫芦,好一派侠女风范。

    只是这幅画已经定格,天人永别!

    “画舫上我说给你画一幅画,可是你竟是没有等到看到的那一刻,你真傻·····”萧云抚摸着画卷,泪水滴落在宣纸之上,顿时湿润一片,却是恍然不知,直到最后才发现,而此时完好的画卷已是破去一角。

    “总是这般!”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萧云抚摸着画卷上南宫心怡的脸庞久久无语,直到门外响起脚步声音。

    萧云展去眼角的泪水,不想在人前看出他的悲伤。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萧懿影脸上的泪痕未干,敲了敲门,随后走入萧云的书房之内。

    看着南宫心怡的画像,也是一时失神,片刻后也是展去泪痕,这才道:“我想先走一步。”

    “你····去哪里?”

    “百花谷一行也是势在必行,南宫师姐死在这里,若是再此每每想起,心中伤悲,不如早早离去。”

    “我们一起。”

    “不必了,我想静一静,毕竟南宫师姐对我的感情很深,这种感情你是不懂的我在南临城等你们,你们也要早早的到,不要让我久等了,而且南麟城龙潭虎穴,不要让我孤军奋战。”

    萧云点了点头,随即又取出一个画轴,画轴展开,却是一个脸上一片模糊的人像,看身材却是小孩无疑。

    萧云轻轻的抚摸着那人像的脸庞,那处模糊处也是泪痕所污,不过由于画纸的不同,这幅画卷并没有破损,不像是宣纸画纸。

    “小影,你离我而去,我很悲痛,现在心怡也走了,我心更是悲痛,你们怎么这么狠心,都抛弃我去了。”萧云自言自语道。

    “等报了血仇之后,我会再给你画一张,烧给你!”萧云自言自语着,又是泪滴落下。

    两幅画卷重叠在一起,以油纸小心的包好,装进画袋之内,转身想要挂起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萧懿影正看着他泪水汪汪。

    萧懿影走了,带走了春秋四使女,同时两个身影在路上等待五人。

    血仙蝶面带着惯有的微笑,同时身边还有身穿五彩霞衣带着笑容的萧懿柔。

    “笑,还笑的出来,我师姐死的那么惨!”萧懿影眼睛通红的看着两人。

    “人若执意求死,即使仙神下凡也是救不得的。”血仙碟微笑道。

    “你胡说什么?”萧懿影怒了,急了,南宫心怡在她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低于眼前这姐妹两人,如今师姐死了,姐姐还在这里讥讽嘲笑,怎不让萧懿影震怒?

    “影姐姐,这件事是真的,你也不要难过了,在大战之前有人见到南宫姑娘独自哭泣,而后将一物存在了我的当铺之内,并交代若是她死后将这物送到醉红楼我的手上。”萧懿柔说着却是拿出一个金匣。

    萧懿影浑身一震,这个金匣她认得,这里面装的是“嫁妆”,当初萧懿影大大的敲了一笔聚宝山庄的竹杠,后来才知道这是自家妹妹的,南宫心怡担心萧懿影乱花钱,将所有敲竹杠得来的钱财还有这些时间之内萧云给的钱财都存在了聚宝山庄所属的钱庄内,并办理了金卡,而这个金匣之中里面装的就是这些东西。

    金匣打开,是一对耳环,一对玉镯,一只发钗还有三张金卡。

    耳环是萧懿影的,而玉镯和发钗却是南宫心怡最心爱之物,在装扮花船的时候萧懿影找遍所有的南宫心怡遗物却是不见这两物,原来是一早就存放在当铺之内了,萧懿影见遗物,更是心中悲痛不已。

    除此之外却是还有一封信,信是写给萧懿柔的,萧懿柔看过这封信,但又放回到了金匣之内,一并拿给萧懿影。

    萧懿影展开,书信之中言语恳切乃是请求萧懿柔一定照顾好萧懿影,并且把萧懿影的一些爱好,喜欢的吃喝,一些环习惯什么都交代清楚,更是让萧懿柔安慰好萧懿影,莫要以她为念,同时她会在临死之前告诉萧云多加照顾萧懿影,也就是等于是把萧懿影推给了萧云,而南宫心怡临死的时候的确是做到了这点,她不仅仅是让萧云照顾萧懿影,更是提醒他不要辜负丰小依,珍惜眼前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