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给柔姑娘留书,在最后却是交代萧懿柔一定看完信后烧毁,不能让她知道自己是心甘就死,同时也让她不要纠结于仇恨,更不能恨丰小依,因为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

    萧懿影一声长啸,跳着脚指着天大骂“笨师姐,笨蛋师姐,大笨蛋师姐,大大大大大的大笨笨笨笨笨笨笨蛋师姐,一切都自作主张,真是笨笨笨笨笨笨笨笨,死的好,你这样的人不死,猪都要笑死。”骂完蹲坐于地,嚎啕大哭,“大笨蛋师姐,你怎么这么傻?”

    “好了,别伤心了,南宫心怡的死换来的是你的未来,你应该为有这样的师姐而自豪。”血仙蝶淡淡的道。

    萧懿影能不伤心吗?不能啊,她不能不为南宫心怡的死难过。

    “逝者逝矣,难过也是没用,接下来就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血仙蝶又道。

    “什么事情?”萧懿影抹着眼泪问道。

    “杀死萧云。”

    “不!”萧懿影登时瞪大了眼睛,双目血红的看着血仙蝶。

    “由不得你,柔妹妹,我们走。”血仙蝶和萧懿柔转身就要走。

    “喂喂喂喂喂喂,你们干什么去,不去南疆吗?”萧懿影问道。

    “你们先去,我还有要事要做,你知道的,而且柔妹要和萧云一起走。”

    “不要,小柔,你跟我一起走。”

    “不行,你拉着她无非是想要羁绊得住她对萧云出手,不过也无妨,姐姐我大不了直接出手就是,萧云遇到我毫无生路。”血仙碟微笑道。

    “你杀了她,以后就没有我这个妹妹了。”萧懿影豁然转身,同时春秋四使女防护在了萧懿影的背后。

    “无所谓,要不要你这个妹妹真的是无所谓。”血仙蝶冷冷的道,“不要忘记了石碑上的刻记,为了大业,哪怕是一个妹妹,就是牺牲我本身也是在所不惜,更何况是一个不听话的妹妹。”

    “姐,就没有别的法子?”萧懿影又转身装出一副可怜样。

    “你之所以提出单独去南疆不就是为了避免和萧云相处,对他下不去手吗?没关系,小柔可以代劳。”血仙蝶冷冷的道。

    看着血仙蝶和柔姑娘联袂而去的身影,萧懿影扁着嘴,欲哭已无泪。

    百花谷内,白小蝶焦急万分,似是热锅上的蚂蚁。

    赤练闪灵蛇蛇的毒性越来越是难以压制,她的周身皮肤都显示出了黑紫之色,原来黑紫色的水痘都已经破裂,流淌着黑紫的毒血,腥臭无比。

    白小蝶已经无脸再见人,带上一面面具,同时身上挂满着熏香草,遮掩着身上的难闻气味,此时她正在呵斥花弄鱼。

    “你作为圣女,就一点线索也查不到吗?”

    花弄鱼心中腹诽着:“你还是圣姑呢,你还是萧百荣的妻子和南宫玉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点线索都没有,我能有什么线索?”但是她的嘴上却是不能说。

    “该查的地方我都查过了,确实没有线索?”花弄鱼低着头道,心中却在腹诽,“我才懒得去找呢,和我一点好处都没有,你死了我倒是更自由了,我可不喜欢头上有个太上皇。”

    花弄鱼根本就没有去查找,南宫倩最是工于机关陷阱,她想要隐藏一个小小的百花香苑那是简单至极,即使找得到也绝对是难以打开,里面说不定有什么强大的机关陷阱,而打头阵的就是自己,凭自己的能耐,论武功不惧任何人,就是论及毒药也是少有能敌之人,但是自己最大的弱项就是机关陷阱,以己之短攻己之长,而且对方还是上一代的圣女,这样下去到时候自己死的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我就不信诺大一个百花香苑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白小蝶道。

    花弄鱼翻了翻眼,心道:“废话,傻子都清楚!”嘴上却是不敢反驳。

    “动用一切力量寻找,不要总是和那两个男人颠龙倒凤的,成何体统?”

    花弄鱼撇了撇嘴,心道:“你懂什么,我那时修炼武功,你以为我离不开男人?我不过是拿他们当做练功鼎炉,要不是看你身中奇毒,你早已是我花弄鱼的掌中物了。”

    “弟子知错了,弟子会注意的,同时弟子会动用一切力量寻找百花香苑的所在。”花弄鱼说着就要告退,就在此时却是花怜红到来。

    “启禀圣姑、圣女,中原传来消息了。”花怜红躬身道。

    “什么消息?”花弄鱼挺立了身子,拿出了圣女的气派问道。

    “最新传来的消息,落日崖上古墓李云燕杀死峨眉派的飘渺月影南宫心怡,而这南宫心怡却是萧懿影的师姐,如今萧懿影已向南疆而来。”花怜红道。

    “什么?萧懿影向南疆来了?”白小蝶有些兴奋。

    “是的,消息是这么说的。”花怜红道。

    “就她一人?”花弄鱼问道。

    “她身边还有四个丫头,当是四使女了。”花怜红道。

    “还没有花魁的消息吗?”白小蝶道。

    “还没有。”花怜红摇了摇头。

    “花魁?是什么?”花弄鱼居然不懂。

    “百花道中圣女座下有一个花魁四个圣使,作为圣女贴身之用,而花魁不仅仅是使唤丫头,更是百花道的大管家,圣女之下第一人,有着对百花道绝对的调动权。”花怜红向花弄鱼解释道。

    “圣女之下还有花魁?我怎么没有?”花弄鱼不解的问道。

    花怜红低下头不语,白小蝶却是叹了口气道:“历代新任圣女和新任花魁都是上代圣女指定的,而四圣使却是当代圣女定下的,当然也有圣使是上代圣女留下的。”白小蝶说完看了看花弄鱼虽然又看了看花怜红。

    “圣姑说的没错,属下也是圣使身份,就是上上代圣女使女了,在几十年前又伺候了上代圣女,而现在却是成为了长老。”花怜红道。

    花弄鱼一时无语,随后又道:“那么这代花魁是谁到现在还没有查清楚?”

    白小蝶和花怜红都没有说话,毕竟这个花魁是谁已是成迷。

    “会不会是南宫玉那小贱人没有来得及定下这一代花魁就死了?”花弄鱼自己猜测道。

    花弄鱼的猜测到底有没有道理,南宫倩又是否留下花魁?百花道圣女花魁和四使女的传承又是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