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蝶在百花殿内与众人商议有没有查找到南宫玉留下来的花魁的下落。

    “会不会是南宫玉那小贱人没有来得及定下下一代花魁就死了?”

    “完全有这种可能,而南宫玉定下圣女之位的时候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谁能想得到她会指定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圣女?所以那时候她还没有定下花魁是完全有可能的,而我们一直找不到这个花魁,很可能就是这个原因。”花怜红道。

    “好了,花魁的事情就不要纠结了,眼下最主要的事情一者就是找到百花香苑,第二就是抓捕萧懿影。弄鱼,寻找百花香苑的事情就由你来做好了,四长老使,这抓捕萧懿影就辛苦你们四位了,当初萧懿影就是从你们眼皮子底下逃跑的,你们就将功补过吧。”白小蝶吩咐道。

    白小蝶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不由的长叹一声,同时浑身针扎火烧般的疼痛传来,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一声,随后胸口到胸口一股清凉,却是从一块玉佩之中传来。

    她将这玉配拿了出来,玉牌乃是龙凤戏珠,一龙一凤绕珠互生,雕刻的栩栩如生,玉是上好的玉,雕刻更是精细,这快玉佩乃是当初萧百荣的定情之物,这物件本是应该属于南宫玉的,但是后来白小蝶施展手段成为了萧百荣的妻子,这件定情之物最终就到了她的手上。

    玉佩不算大,雕琢却是精致,尤其是玉质清澈,乃是上等品质,如此好玉,如此精工雕琢,这快玉佩价值不菲,白小蝶也是爱玉之人,一直将这块玉收藏。

    由于是萧百荣所赠之物,她又改嫁元松竹,所以这块玉她也不便明着佩戴,只是贴身收藏着,而且她是练毒之人,玉对毒极其敏感,而且玉杯称之为仙物,白小蝶佩戴玉件,却是以此来压制体内邪气,带上之时就感到玉上散发出阵阵清凉,甚是舒服,原本这玉就是清凉,白小蝶没放在心上,但是随着身上毒厄越来越是厉害,这块玉带来的清凉感觉就让白小蝶受益匪浅。

    “清凉玉啊,清凉玉,没想到最贴我心的竟还是你,百花香苑也好,萧懿影也罢,我白小蝶一定要得到!”白小蝶将玉收好,服下几粒药丸,随后运功抵挡体内毒性发作。

    山雨未来,风已满楼,萧懿影百花谷一行,又将遇到什么麻烦?

    萧懿影先行一步,萧云却也没有从悲伤之中渡过,反而越来越是悲伤,更是将悲伤化作强烈的煞意,本来已经许久没有动静的煞气,又开始在体内蠢蠢欲动起来。

    萧云出门,张馨菲亲手给她披上紫黑色的战袍,“还有四天就是南宫姑娘的头七,你···还是要赶回来的。”

    萧云点了点头,“菲儿,你不陪我,我····”

    “我的身体有恙,不能陪你,但是南麟城我却是非去不可的,菲儿在这里等你,等你回来,对了,伊儿大小姐在前面等你。”张馨菲苦笑着道。

    “她怎么会在前面等我?她知道我要出去?”萧云皱眉道。

    “当然是我告诉她的,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张馨菲道。

    “你知道她是谁吗?心怡的死就是她造成的。”萧云怒道。

    “南宫姑娘的死我也很伤心,但是你怎么就说是伊儿大小姐造成的呢?”张馨菲皱眉道。

    “什么伊儿大小姐?她就是丰小依,装神弄鬼的,一切我都明白了,剑灵山就是丰小依的后盾,怪不得整日的神神秘秘的,原来却是有着如此一个大靠山。”萧云怒道。

    “你怎么知道的?”张馨菲顿时瞪大了眼睛。

    “一听你这话我就知道,你早就知道她的身份是不是?”

    “你也知道的,我的武功虽然不高,但是在武林之中被称之为血魔女,我对煞气的感知能力不是你所想象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她身上的浓烈杀气,而且我已经对这股杀气熟悉,所以无论她怎么变化模样,凭借着她身上的那股煞气我总能认识她。”

    “心怡的死都是她逼的,李云燕的武功虽然不俗,但是想要心怡的性命却是不能,我看的出来,心怡是故意寻死,她为什么这样,我想她一定是在剑灵山和小依姐说了什么,或许就是小依姐把她逼死的,我还记得当我们回到梅剑山庄的时候,她的杀意。”萧云说着握了握手。

    “不是这样的,心怡姑娘生性纯真善良,又豁达开朗,怎么会自杀?而且小依姑娘不是那么霸道的人,她虽然当时心中不开心,但是对南宫姑娘绝对不会有杀心,就像是我,她要是杀我的话一剑就会解决,她对我都不如何,又怎么会针对南宫姑娘?”

    “是这样吗?我相信我的眼睛,心怡绝对不是死在李云燕的手中,她是死在了局外人的手中。”萧云笃定的道。

    “这点我承认,但是那个人绝对不是小依姑娘,而是一个神秘莫测的人,你知道为什么小依姑娘不以她以前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吗?她就是要把她的另一面呈现给你,她要给你一个全新的认知,难道你不懂她的心思?”

    “懂,也是不懂,心怡的死我始终认为是她逼死的,逼死心怡,她才好上位,这样的阴险之辈,我不愿与之交往。”萧云简直咬碎银牙。

    “绝对不是这样,你想想看,李云燕何许人也,身居古墓之中,见不得市面,他又是如何想要在我们相约见面之地想要杀我,又是如何杀上山寨的,他又是如何如此的了解南宫姑娘的脾气属性的,难道你没想过她的背后有着高人的指点?”张馨菲拉着萧云劝说道。

    “这点我有感觉,这正是我没有当场杀死李云燕的原因,我想让小烦姑娘去碰碰她的底线,没想到她却是差点身死,所以我知道李云燕背后有着高人指点,但是这不是导致心怡身死的原因,心怡根本就是送死,想起决战前夜心怡画舫歌舞,我就听出一丝悲凉,但也没多想,现在回想起来,那是在那时候心怡就已怀死心。”

    “无论南宫姑娘是如何想的,但是绝对与小依姑娘无关,你···能不能听我一句劝?”张馨菲眼中含泪。

    “劝?劝什么?”萧云心中怒气冲冲,南宫心怡的死让她悲伤不已,化悲痛为愤怒,此时的他早已认定南宫心怡的死是丰小依逼死的,根本就无法劝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