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早已认定南宫心怡是被丰小依逼死的,张馨菲难以劝说他。

    “好,你居然说南宫姑娘是小依姑娘逼死的就好了,但是在你面前等着你的人并不是小依姑娘而是伊儿大小姐,不是吗?”

    “她们本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当是两个人?”萧云有些恼怒张馨菲的言语。

    “在你脑海中将两个人分开,欺骗一下自己就好了。其实作为一个骗子,骗人容易,骗自己却是很难,一个高手无论哪方面都要出色,尤其是骗人,骗起人来连自己都信了,你看你,把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所以你不是一个高手,凭你这样你一辈子也不能为南宫姑娘报仇,毕竟连小烦姑娘都险些身死的对手,你想想看,不动脑筋的话,你能斗得过这样的对手?”

    “骗人骗己?”萧云皱眉,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最难以骗自己的,但是也只有骗自己,才代表着心境的提高。

    “怎么?对自己没信心?其实这就是忍耐,能忍耐常人之不能忍,你的心境才会到达大成之境,不是吗?难道你这么不相信自己能够克制住对小依姑娘发难的念头?你可以的,要是不能的话,你没有资格和掌门宫主过招,她的心境坚定程度是你永远想不到的。”

    “我试试看!”萧云皱眉。

    “去吧,剑道,也是人道,也是自然之道,更是天道,一切道相连,同一而天下大同,人会骗人,剑也会骗人,有的人手中是剑,却出刀招,这就是剑道的骗人,更是欲出还撤的剑术,这都是骗,你懂的,心境达到一定程度,一切都是虚幻,一切都是浮光泡影,唯有坚定不移的一颗心。”

    “我懂了,谢谢你,菲儿,我相信未来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你放弃伪意境的修习是正确的,因为伪意境根本就不配你的心境。”

    张馨菲看着萧云远去的背影,萧索之中带着坚毅,不由得长长吐出一口气,她看得出来,萧云正在一步步的从南宫心怡的死亡阴影之中走出。

    萧云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双手紧握,骤然间剑出鞘,灵蛇剑如毒蛇捕食,猛然间刺向对面的伊儿大小姐。

    伊儿大小姐身形一动,同时借助身体摆动之际,剑出鞘,抵挡住一记刺杀,同时剑光如水封住了萧云可能的剑势变化。

    “你干什么?”伊儿大小姐瞪大了眼睛问道。

    “试试你的剑!”萧云说话间,抽剑回身,同时侧方刺向伊儿大小姐。

    “哼!”伊儿大小姐冷哼一声,一运剑,顿时鬼气森森环绕,同时万鬼嚎哭之音充斥方圆。

    “正要试试你的煞剑!”

    萧云身影犹如鬼魅,剑光之上隐隐竟也有着鬼哭之音,剑光狠辣至极,竟已经有了几分煞剑威能。

    萧云强势运剑,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南宫心怡的音容笑貌,两人间的点点滴滴浮现在眼前,心中不由恼怒,剑势越发凌厉起来。

    “你想杀我?”伊儿大小姐脸色一变,同时眼中浮现出一层水汽。

    “寻剑声、觅剑理,一遭红尘一剑还,剑剑流转剑中缘。千剑交、万剑交,一段江湖醉平生,剑影追识剑中玄。”

    不远处金花夫人念念有声,一步一踏来到两人战圈之外,“此战可止!”

    萧云收剑,看着眼前带着面纱的丰小依,竟是心中万般酸楚。

    萧云清楚的很,丰小依对自己的情意绝对不比南宫心怡的浅,而且南宫心怡死的时候也是千叮咛万嘱咐“要珍惜眼前人”,要好好的待丰小依,照顾好萧懿影,所以他虽然也是暗恨丰小依逼死南宫心怡,但是却又不能对丰小依如何。

    “夫人,我只是想要和伊儿大小姐磨炼剑意,因为我对煞剑很感兴趣。”萧云冷冷的道。

    “仇恨蒙蔽了你的剑意,更是蒙蔽了你的心,你的体内有一股强烈的煞气在翻涌,现在你不能出去发泄你心中的恨意,心中的愤怒,你要的是静下心来平复南宫姑娘身死给你带来的负面情绪,同时也要总结一下落日崖上一战心得。”

    萧云不能不听金花夫人的忠告,前辈的每一言一语都有着深刻的道理,绝不是胡言乱语的。

    “伊儿姑娘,你多陪陪少主,这个时候少主最是心中空虚,你要陪在他身边,同时少主对煞剑有意,你二人可做交流、切磋。”

    伊儿点了点头,“夫人的话,伊儿谨记。”

    萧云强忍着心中的一股杀意,随着金花夫人回转山寨。

    “气走须弥顶上流,通天接引归神谷。气至脐兮白鹤飞,倒像芦芽穿膝时。河车逆运上昆仑,白云朝顶生甘露。背后三关立刻开,金光射透生死户。阴阳六合八卦易,颠倒配合妙通玄,来似金刚去似绵····”

    一路上金花夫人似是随口念着,但是萧云和伊儿大小姐都是浑身一震。

    “煞剑虽然凌厉,但却是身负煞气影响,脏腑、骨骼、肌肉都受损严重,练就煞剑之人必须以相应的阳刚心法与之相配合,以中和体内煞气。伊儿姑娘煞剑大成,同时练就纯阳内功,只是无碍,倒是少主,虽是男儿之身,但功法却是极阴属性,若是再练煞剑,定会煞阴聚体,最终爆体而亡,而少主身体之内聚集煞气,却是身无纯阳内力辅佐,一直是我担心之事,要是少主再练煞剑,怕是····”金花夫人眼中露出担忧之色。

    “你是说,即使我不练煞剑,依旧存在着阴煞聚体,爆体而亡的危险?”萧云皱眉道。

    “正是如此,所以我才要少主静心行气,只有少主将体内的煞气压制不发作,才能活下去,才能做更多的事情。如今南宫姑娘的事情让少主体内的煞气蠢蠢欲动起来,而少主却要行杀伐之事宣泄体内煞气,实在不妥,如此下去不但是无法宣泄,而是越来越是凝聚。”

    “那该如何?”萧云问道。

    “其实,少主体内聚集煞气也并不是坏事,少主虽然修炼不得纯阳内功,但是却是可以化解。”金花夫人道。

    金花夫人又将如何引导萧云,萧云又将发生怎样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