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夫人引导萧云。“南宫姑娘的死,少主可是伤心?”

    萧云顿时眼中通红,心中似是刀搅,南宫心怡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

    “其实在少主心中,和南宫姑娘同等地位的人又何止一个、两个?少主心中牢记失去南宫姑娘的痛苦,为了不让这种痛苦重演,就要守护好身边的人,这也是一种力量,是爱的力量,是守护的力量,以爱的力量引导体内的煞气,将两种力量融合,不失为一种妙招。”

    萧云一愣,随即明白了金花夫人所说的话。

    南宫心怡的死的确给他造成了极大的打击,这种悲痛实在是太过沉重,为了不让这种悲痛重演,自己也必须提高实力,爱的力量,守护的力量,再引导体内煞气的力量,融合为一,颠倒配合妙通玄,来似金刚去似绵!

    萧云被金花夫人开导,已经明白要做什么了,南宫心怡的死让他太痛太痛了,他再也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萧云开始融合剑意,同时有伊儿在一旁陪着,渐渐的萧云对她的恨意逐渐的淡去。

    南宫心怡头七之日,萧云在河边呆呆的看着流淌着的河水,泪水止不住的流淌,同时眼睛模糊,她似乎看到一艘画舫在河面飘荡,一个绝美而又纯真的女子,在画舫上饮酒,随后做歌而舞。

    “心怡···”萧云脚踏到河水之中,冰冷的河水让他骤然清醒,原来只是自己眼花而已,河面上似乎是一艘渔船。

    痛,痛彻心扉!失去心上之人的感觉竟是如此的心痛。

    心痛之后却是痛定思痛,绝不让这种痛在重演!

    祭奠完南宫心怡的头七,萧云闭关了。

    南宫心怡和李云燕的落日崖大战被武林之中传的沸沸扬扬,而且几乎全武林的人几乎都知道了南宫心怡手中有一把绝世宝刃,而南宫心怡之所以在决斗开始的时候压着李云燕打,全是仰仗了这把绝世宝刃。

    后来又有知情者透露,南宫心怡是在花船上顺水漂流,一把火烧了,而且她的那把佩剑就在花船之上。

    人被烧为灰烬,但是那把剑绝对不会损坏,而且剑重,会在花船烧散架的一刻先行落入水中。

    茶馆、饭店、大街上议论的人大有人在,而不知从何时起,河边甚至河面上到处可见武林人士的身影,只是寻剑的人虽多,却最终一无所获。

    同时剑灵山上的论剑大会也顺利召开。

    这一切都改变着武林,震动着武林,但是萧云却是一无所知,他沉浸在了武功的融合之中。

    一生可载几多情,一手能握几多情。

    一心可爱几多情,人生到头终为情,一生爱怨憎;

    挣得一生痴情名,挣得一身痴情形,我之痴情又为谁;

    名形俱坏情长存,生来死去伴爱行。

    何为情,何为爱,何为怨又是何为憎?

    情的力量,爱的力量,怨的力量,憎的力量!

    这些日子夏玉琪和孙焰红很忙,很累,三百六十把宝剑终于打造完成。三百六十把剑单独使用每一把都是绝世宝刃,但是这三百六十把剑却不会是繁多累赘,剑与剑相连,剑与剑相扣,剑与剑相接却是组成一把巨剑。

    巨剑装在剑鞘之内,显得庄重古朴,从外面来看却是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除了宽大厚重之外,但是江湖之中使用这种厚重的巨剑的人也并不是没有。

    这是专门给萧云打造的巨剑,夏玉琪和孙焰红费劲心血,更是消耗尽了几乎所有的钢铁之精,而就在巨剑打造完毕的这一日萧云突然出关。

    山寨之中柔姑娘在等待,孙剑画在等待,张馨菲也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是却没有叶可卿的消息。

    萧云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震惊了,这才短短几日,萧云面容不曾改变,只是满头的黑发如今已经变得雪白如霜。

    张馨菲看着满头白发的萧云,顿时止不住泪水涌动,所有的人都沉默,看来外界所传萧云拈花惹草,用情不专却是不实了,仅仅一个南宫心怡的死,就让他有如此变化。

    伊儿大小姐上前,看着面无表情的萧云,也是忍不住眼中含泪,“你可还好?”

    “我很好,都准备好了吗?”萧云淡淡的道。

    “准备好了,不过菲儿身体不适,不适合长途跋涉,所有我和菲儿商议了一下,决定先行一步,等你们参加完剑灵山论剑大会之后再去南疆追赶我们,同时叶掌门那边还没有消息。”孙剑画道。

    “菲儿你怎么了?”萧云脸上露出了担心之色。

    “没什么?就是身子有些发胖,体虚力弱,长途跋涉的话有些坚持不住罢了。”张馨菲微微一笑,伸手抚摸着已见微微隆起的小腹。

    “孙姑娘,你的剑术也是无双,难道对剑灵山的论剑会不感兴趣?”萧云问道。

    “不是不感兴趣,而是没有必要,我师姐一定会去的,有她在,我的这点微末剑术实在是不堪入目,而且···”孙剑画咬牙切齿,“我听说元浪也会去剑灵山,我怕我忍住向他出剑。”

    其实孙剑画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手中的销·魂丹不多了,现在她手中的销·魂丹是萧懿影给她配置的,留下的本就不多,而且她现在的服用量也是越来越大,时间一旦拖得久了,一旦销·魂丹失去供应,她会生不如死,所以她必须尽快的赶到南疆。

    孙剑画是意境高手,江湖虽乱,但是真正的意境高手乃是凤毛麟角,再加上张馨菲的手段也能独当一面,两人低调行事的话,相信也没有问题。

    萧云倒也不想去剑灵山,只是到如今没有叶可卿的消息,让萧云担心不已,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几次联系信鸽,却也是没有任何的回音。

    “剑灵山我就不去了,我去一次昆仑,叶姐姐一直没有消息,我很担心,不过,这一来一去的耽搁的时间也是不短了,我想一个月时间总是来得及,到时候就在这里集结。”萧云提议道。

    “我是用刀的,剑灵山乃是剑者的聚集之地,我一个用刀的去了也不合适,我还是陪着庄主去一趟昆仑罢了。”萧懿柔微笑道。

    柔姑娘执意要陪着萧云去昆仑,不知有何目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