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柔被困伏魔阵,抓准时机运气纳力,身形骤然停住,下一刻她的身形急旋,身上的裙摆随着她的摆动旋飞,她的身上荡漾起五彩光芒,像是涟漪一般的荡漾出去,顿时五彩光芒犹如燎原之火,迅速放大。

    “幽冥玄影!”

    “幽冥玄影”不是招术,而是阵法,正是以幽冥魅力为基础的玄阵。

    萧懿柔也看出来了,金刚伏魔阵内所见所闻不过全是幻象,但是却是凝聚了数十个人合力施展而出,无论是精神力还是功力都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她必须开阵,以阵对阵,拖延时间找到阵眼所在。

    只有找到阵眼才能够破阵,否则只有被困死在金刚伏魔阵中。

    “幽冥玄影”阵法一出,顿时五彩世界蔓延而出,笼罩十八罗汉。

    十八罗汉顿时怔住,很显然金刚伏魔阵的主阵之人也受到了幽冥魅力的影响,所有的人眼中都充满了五彩光芒,却是不见萧懿柔身影。

    柔姑娘游走在阵中,很快发现了不同,十八罗汉之间却有着丝丝相连,在五彩世界之中就像是一根草荡漾在水中,五彩世界荡漾,那丝丝相连竟是荡出阵阵涟漪。

    柔姑娘再此提气纳元,手中环刀高高举起,同时刀身上烈阳照耀,正是强招将出的前兆。

    “长虹---贯日!”

    一刀出,犹如长虹席卷,横贯日月,强大的烈阳气劲席卷而下,直扑两个罗汉之间连接之处的相连之处。

    悍然的轰击,璀璨的刀茫,环刀带着毁天之威,犹如长虹横贯,一刀切断两个罗汉之间的联系。

    再一招回转,手中环刀一分,两把环刀上手,一刀指天,一刀指地,身形旋转,两刀一并钩挂飞出,就像是两股龙卷毁灭天地。

    “环刀灭天!”

    再一刀出,再次割断两个罗汉之间的连接,顿时一半的罗汉烟消云散。

    “哼,小小阵势,也敢出来卖弄?”萧懿柔得意洋洋。

    一刀出再破两个罗汉之间的连接,顿时又有一半的罗汉烟消云散。

    罗汉一半一半的减少,最后两个罗汉紧挨在一起,几次罗汉出手阻拦,最后柔姑娘施展出绝世轻功“魅影千转”,最终得到机会,将两个罗汉分开。

    仅存的一个罗汉已经不成阵势,顿时数十人叠罗汉一般的显露出来,可是他们的脚下却是数具尸体。

    “难道自己在阵中已经将这几个人杀死?”柔姑娘正在纳闷,突然见到万剑流转,万剑排空而来,一人站立在剑海之上,倾泻而下,顿时这数十人殒身剑海之内。

    顷刻间杀死数十人,萧云落地,将流转的万剑收回体内,这居然不是真真实实的剑,而是剑气。

    一瞬之间释放出万道剑气,斩杀数十人,已经惊呆了萧懿柔,这是什么剑意?

    萧云斩杀数十人,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迈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而才萧懿柔就在她的身边,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萧云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喂喂喂,站住!”

    萧懿柔怒啊,这不是明摆着对自己轻视吗?这是什么意思?让自己与险境,然后在自己辛苦破阵之后一口气杀光所有人,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这是什么?当自己是鱼饵吗?此时的萧懿柔心中只有气,根本就没想自己本来是要借助这些人的手杀死萧云。

    “什么事?”萧云果然站住。

    “什么事?你刚才做了什么?”萧懿柔叉着腰,瞪着一双大眼睛,似是跟牛比谁的眼睛大一般。

    “我看柔姑娘身处险境,所以出手解救姑娘与为难,姑娘不必言谢。”萧云说着迈步又要走。

    “站住,你站住!”

    柔姑娘能不生气吗?还要感谢你?要不是你在背后动手脚,这些人会发现自己?更何况你好歹也要留下个活口,来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好啊。

    “还有事?”萧云冷冷的道。

    “你为什么陷害我?”柔姑娘问道。

    “我只知道我在救你,若是我不出手,你以为你能破去金刚伏魔阵?若不是我出手杀掉外围的几人,你以为你能够看出破阵的关键所在?要不是我出手趁他们被破阵之后尚未清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偷袭出手,你以为你的环刀能够杀死他们?”萧云冷冷的道。

    “你···你明明是利用我,拿我当鱼饵,陷我于险境,还好意思说是救我?”柔姑娘依旧瞪大着一双牛眼。

    “金刚伏魔阵我没见过,但是听说过,这种阵强在内,而弱在外,要破阵需内外呼应。”萧云解释道。

    “内外呼应?那为何不是你在内,我在外?”柔姑娘怒道。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被困阵内的话,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救我,而要是你困在阵内的话,我一定会救你。”

    “你····”这才是最关键的,原来萧云一直在防备着她。

    “你是小烦的妹妹,而你与萧懿航有着血亲关系,我不能不防备你,不是吗?”萧云冷冷的说着,“而且你随我到昆仑的目的让人怀疑,你与我没有交情,不是吗?”

    “哼!萧云,你记住今天的事情。”萧懿柔狠狠的道。

    “我记得了,要是柔姑娘真的对萧云有什么不利的话,别怪萧某出手狠辣,不会怜香惜玉,不过我也不是一个好人,柔姑娘还是离我远点,若是哪天我兽·性大发,倒是要伤害姑娘了。。”

    “哼,你敢!”柔姑娘冷哼了一声,随即想了想却又笑了。

    “哎呀,庄主,怎么这样对人家说话,人家还是姑娘家呢,你也不会温柔点啊,什么兽性大发,男·欢女·爱人之本性,你要是想要,柔儿求之不得呢,怎么还会拒绝?”

    萧云要是懂星座的话一定会认为这姑娘一定是双子座的,刚才还是怒气冲冲的瞪着一双大眼睛,现在却是温柔的似是水一般。

    萧云很是震惊柔姑娘的变化,愣愣的看着她。

    “那个···我和萧懿航没有关系的,他是他,我是我啊,就比如影姐姐,我和她一样呢,你防备我干嘛?”

    “你还有事?”

    “有啊,我很好奇,这些都是什么人,昆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难道不奇怪?”

    “当然奇怪,不过可以猜想一下,这些人是什么人,仅仅一个金刚伏魔阵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而且我们这里大开杀戒,一定是惊动了这里的人了,所以我们要赶快离开。”

    萧云和萧懿柔悄然的离开,就在两人走后大批的黑衣人到来,来的时候却是见到满园的尸体。

    “少林怎么会突然进攻昆仑?”萧懿柔似是自言自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