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怎么会突然进攻昆仑?”萧懿柔似是自言自语。

    “少林不甘寂寞啊,不久之后的少林嵩山武林大会怕是来者不善。”萧云冷冷的道。

    “那你怎么不留一个活口,询问一下发生了何事?”萧懿柔问道。

    “没必要,这些不过是杂鱼,现在昆仑山上一定还有很多的少林派门人,否则这昆山城也轮不到少林派的人在这里做主。”

    两人趁着夜色潜入到了昆仑派内,萧云并不是第一次来昆仑了,当初为了探查孙焰红和夏玉琪的下落夜探昆仑,那一次还真是凶险,不过总算是化险为夷,后来在上昆仑却是遇到了昆仑之变,也就是那次结识了婉媚幽兰叶可卿。

    萧云头前带路,身后的萧懿柔跟随,眼看着萧云藏身到一处屋顶的黑暗角落,她握了握衣服底下藏着的环刀,思量着这一刀下去的话能否将萧云斩杀。

    萧懿柔缓缓的靠近萧云,手插在衣裙之下握着环刀的刀柄,环刀缓缓出鞘,衣裙下露出一片寒芒,在月光之下寒气森森。

    就在萧懿柔要出手的时候,不远处却是来了一队的巡逻人员,人未到,火把光芒已经让暗中的人注意,萧云身子又缩了缩,回头看了一眼萧懿柔,“藏好,还呆立着干嘛?想暴露吗?”

    萧懿柔浑身一震,当下环刀又悄无声息的入鞘,也就近寻了一处阴暗之地藏了起来。

    看着巡逻的人身穿昆仑派的道服,看起来就像是昆仑派门人,只是这些人真的是昆仑派的门人吗?

    萧懿柔的精神力异常的强大,她小心翼翼的释放出精神力,笼罩住了这队巡逻之人,想要查看一下这些人的武功根基。

    萧懿柔一查看之下却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领头之人居然是真意境高手,其余十七人却是伪意境高手。

    十八人,一个真意境,十七个伪意境!

    萧懿柔吃惊之际,那领首之人却是抬起头来看向她的藏身之地,显然那人虽然没有看到萧懿柔却是已将感觉到了一股精神力的探查。

    萧懿柔精神力集中,顿时一道意念之力攻击而出,却是让那人产生幻象。

    那人眉头皱了几皱,却是什么异常也没有看出来,原本萧懿柔的藏身之地确实蹲着一个人,但是那人看去却是仅仅光秃秃的一片。

    那人晃了晃头,也不做多想,以为是感觉出了问题,既然没有发现异常,就带领着一队属下匆匆而过。

    看着这一队的人萧懿柔却是心中判断出来这巡逻之人也不是庸手,一个真意境高手还有十七个伪意境高手,若是这十八人围攻萧云的话····

    萧懿柔又打起了坏心思。

    眼看着这队巡逻的人马走远,萧云微微直起身子,看向萧懿柔,“走吧!”

    萧云施展轻功,身形缥缈如影,躲躲闪闪前行,只是片刻后却是怔住,因为他感觉身后没有动静,不由回头看了看,却是不见萧懿柔的身影。

    萧云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不由的摇了摇头。

    萧云为何微笑、摇头这种怪异的动作?是猜想萧懿柔不愿只身犯险,还是其他?

    萧云继续潜行前进,不远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

    越是靠近昆仑派大殿,对方的巡守也是严密,一队紧挨一队,而且有时候两队交叉来往,几乎不留任何空隙。

    萧云眉头紧皱,看着一队队的巡查人员从眼前通过,却是苦于无计可施。

    萧懿柔远处暗中跟着萧云,见萧云又躲在了暗处不见身影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再看看底下来来往往的巡查人员,嘴角不由得露出神秘的笑容。

    这样的机会不能错过,如果此时暴露萧云的位置,那么他定然会遭受到对方的围攻。

    萧懿柔打的就是这个主意,看着来来往往的巡查人员,这里至少有五队人马,加起来竟是达到九十人了,而且真意境高手就有五位,这样的阵势相信萧云即使能够逃出也定然身受重伤,倒是自己到可以轻松得手。

    萧懿柔打定主意,蹑足潜踪,到了萧云身后不远处,此处距离萧云的藏身之地不远也不近,即使萧云被发现也不会殃及池鱼,更是可以达到暗中动手的距离,萧懿柔看了看却是没有发现萧云的身影,也是暗自称赞萧云的隐藏手段,确实厉害。

    萧懿柔取出一个响铃,这响铃就是女孩子的一个配饰,所谓“环佩叮当”就是如此,她将响铃捏在手中,以劲气封住响铃震动,如此一来响铃再怎么摇也不会响,到时候将封印的劲气散去,响铃自然会响。

    萧懿柔玉指轻弹,响铃弹出,带着柔柔的劲气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轨迹向着萧云的藏身之地落去。

    响铃飞出,落到了斜斜的屋顶上一滚,顿时响铃上附带的劲气被震散,随即响铃再屋脊上滚动的声音清脆响起。

    “叮铃铃铃·····”

    响铃清脆,在宁静的夜中更显清脆,顿时惊动了巡查人员。

    “有情况!”

    “什么人?”

    顿时底下大乱,纷纷向着响铃滚动之处围去,更有数十人跳上屋顶,最终却是在屋脊上捡到一个响铃。

    有响铃出现说明已经有人潜入,顿时一人大喊道:“分开找!”

    躲藏在暗处的萧懿柔一愣,不科学啊,虽然看不到萧云的身影,但是明明就躲在那里,而且她也看的清楚,萧云定然没有逃到别处去,否则逃不出她的眼睛,但是人怎么就不见了呢?

    正当萧懿柔疑惑不解之时,顿感身后有异,似是无声无息般一股锐利的气息锁定,就像是别人拿剑抵在了后心之上一般,刺激的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随后屁股上一痛,竟是被人从背后狠狠的踹了一脚,踢到了屁股上,将她从屋脊角落处踢落。

    萧懿柔震惊,她也自认为自己的武功高强,而有人无声无息的来到自己的背后还对着她的屁股狠狠的踢出一脚,这人要是想要暗杀自己,怕是自己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难道会是萧云?不是吧,他居然有这种绝世轻功?刚才那股锐利的剑意会是萧云释放出来的吗?

    萧懿柔深陷危机,能否安然逃出?萧云接下来又将有什么样的动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