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萧懿柔被困万海潮汐大阵之内,萧云施展新参悟出来的剑势绝技,一招“太易·坎剑”出手,大海起波涛。

    与此同时,万海潮汐大阵一阵急速翻涌,同时一大巨大的水柱直冲天际,一个巨大的水人傲然而立,那巨大的水人站在茫茫大海之中,一抬脚,顿时震散萧云的“坎剑”!

    万海潮汐大阵之中一个巨大的水人高高站立,水人双腿、双手,还有一颗巨大的头颅,只是没有五官,这是阵法不全的原因,要是阵法完整的话,相信显现出来的水人会是五官清晰,身子会显示出皮肤纹理,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扩大版站立在眼前。

    眼前的万海潮汐大战显然是阵法不全,但是尽管如此,一抬脚之间就将萧云施展出来的“坎剑”剑势震散。

    萧云剑势回转,一圈剑波围绕住自身和萧懿柔身周,就像是一个剑波护罩将两人牢牢罩住。

    萧懿柔面带着微笑,脸上露出了放心之色,心中却是在咒骂萧云多此一举,如此一来,自己还怎么逃跑单独将他留在这里,这不是逼着自己与对方决斗吗?

    对方什么实力?五个真意境高手,不,现在已经是四个了,除此之外还有几十个伪意境高手,就凭着两人····

    萧懿影心中凄苦,脸上却是毫丝不显露,却是一直的盘算着如何算计一下萧云,担是眼下局势却是不容得她不出全力,因为萧云把她当作同伴,将其护住,这个时候两人就是同一阵线的,一定是处在对手的打击之内,即使此时不出力,一旦萧云被杀,那么自己也是必死之局。

    萧懿柔设想的最好的结果没有出现,她想着趁着萧云缠住对方,自己偷偷溜走,但是眼下已是不能了。

    “坤剑!”萧云豁然舞动手中剑,顿时身周无数宝剑绕身而行,就像是一个剑流,随即萧云一指天,顿时天空之中剑气激荡,一道烦恼的阵图显现出来,万剑流影窜动而出。

    “水幕天华!”

    一个声音从那水人之中传来,顿时巨大的水人双手撑开,一道水幕被其撑开,万剑流窜的剑影激射在水幕之上激荡起阵阵涟漪,却是震不破水幕天华。

    “环刀灭天!”

    萧懿柔也不敢私藏了,眼下能活路的唯一方法就是轰破眼前的万海潮汐大阵,只要重新找出大阵破绽,两人就能从大阵之中脱出。

    两道龙卷释放着绝杀刀气卷向水幕,水幕摇晃,但是依旧破之不开。

    萧懿柔眉头紧皱,看向萧云,只见萧云依旧催动剑势不断的轰响水幕,而此时那水巨人巨人开始一步一步的向着两人逼来。

    “怎么办?”萧懿柔看着围绕着身边的万剑流影,心中叫苦。

    “不怎么办,其实我早已看出这万海潮汐大阵的破绽,但是如果我们扩大破绽,从破绽之中逃走的话,那么一定还会遭到这些人的困杀,阵破阵中人安然无恙,即使无阵我们也是难以应付,更是如此一来败的就是我们,而我要做的就是拖死他们。”萧云冷冷的道。

    “拖死他们?你疯了不成,怎么拖死?难道我们两人之力还能把对方拖死,要被拖死的是我们?”萧懿柔瞪着大眼睛问道,同时心中也在侥幸。

    萧懿柔说的没错,每一次发出强招都要消耗巨大的内力,而阵法却是利用天地自然之力加持下增强个人之力,眼下两人都没有施展阵势,即使施展阵法两人需要维持阵法那也是需要很大的消耗的,而对方人数明显比自己这边多的多,又是功力都是不俗,如此消耗下去最终拖死的却是两人,而萧云要拖死对方所以让萧懿柔怀疑萧云是不是疯了,抑或是说他要是也要拉着自己陪葬?

    萧云冷冷一笑,“只要我们一直攻击,对方就会一直的消耗,而且对方组成阵势,却是不能随意逃走,如此一来我们就有机会将他们一举歼灭,否则对方四处乱跳,我们还哪里去追杀他们?”

    “这点我懂,可是眼下是他们耗死我们,而不是我们拖死他们,你到底明不明白?”萧懿柔提醒道。

    “没关系的,难道你没发现我虽然次次施展强招而我的内力丝毫不减,而对方的阵势之力越来越弱?”萧云说话间,又是剑势一转,剑指脚下,剑尖如水,顿时万道剑气水下流窜攻击向了巨大水人的下盘。

    “你····你能够吸收对方大阵之力?”萧懿柔不敢相信,他居然有这种力量。

    “你要是体力不济,就躲在我身后!”萧云道。

    萧云再次催动狂猛剑势,顿时万道剑影水底流窜,却是直接的越过了水幕天华攻击水巨人。

    巨大水人一时被剑气绞杀,顿时下身溃散,随即万道水龙漫卷,巨大的水人双手攒拳,一推之间一道巨大的水柱向着两人轰杀而来。

    萧云丝毫不加理会,身周剑影流窜,竟是挡住巨大的水柱,剑光绞杀内将水柱破碎,同时巨大的水人身下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沼泽困住水巨人,同时万道剑气流窜而出。

    萧云体内急速运转“万流归海大气功”狂暴的吸收着大阵的力量,同时他的体内似是一个门户洞开,从那门户之内源源不断的传来强大真气。

    “万流归海大气功”疯狂运转,体内就像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开始吸纳万海潮汐大阵的力量。

    萧云对“万流归海大气功”的运用还不是十分的熟练,更是不清楚的关窍,而血仙蝶对于这门功法的运用却是驾轻就熟,不但可以吸纳对方内力,更是可以趁机反击,将这股力量反击对手,让对手的两股力量对撞,如此一来对方就只能一次次的加强内力输出,直到内力达到人体所承受的边缘而崩溃。

    萧云也是可以这么做,但是面对对方阵势,却是寻不到突破口,只能吸纳大阵力量,却不能将力量反噬大阵,只能转化为真气,运转剑势硬破大阵。

    萧云毫不吝啬的施展剑势,万道剑影流窜,如山剑势撞击,如雷霆剑势直劈随后剑势如火而落焚烧海面。

    “吼!”一声巨大的龙吟响彻天地,一条水龙翻卷,同时掀起滔天海浪,上接天下连地犹如一道巨大的水墙向着萧云两人席卷。

    “大海无量!”

    万海潮汐大阵终于发动最强阵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