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萧懿柔大闹昆仑,仅仅凭借两人之力就让近百位高手伤亡惨重,而且疯狂的屠杀已经让在场之人心惊胆寒。

    屠杀再继续,哀嚎不断传出,更是萧云有意制造恐怖,一剑出,刺中要穴,却是打入一道劲气,劲气以寒气封住,却是随着寒气的释放劲气缓缓释放,最终折磨人至死。

    萧云并非是有这种折磨人的爱好,而是有意制造恐怖,因为在场的几位意境高手和众多的伪意境高手并非易杀之辈,而有意制造恐怖却是大大的增加了对手的心理压力,让对方胆怯,这一胆怯即使是真意境高手,在萧云的眼中也变得不再可怕。

    屠杀再继续,萧云屠杀的过程之中却是一直没有对他身后的人出手,他的身后就是昆仑大殿,只是偶尔转身之际,他看到一人急匆匆跌跌撞撞的跑入了大殿之内。

    “要来了,注意!”萧云暗中传音提醒萧懿柔。

    “什么?”萧懿柔尚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在此时却是听到喊杀之声传出,竟是从大殿之内传来,片刻后人影憧憧,无数道人影电射而出,向着两人围杀过来。

    “走!”

    萧云一拉萧懿柔,同时剑气开路,迎面就是一招“嗜血斩”,血红色剑气似是长虹横贯,划开一条生路,两人迅速引入血色剑气之内。

    这个时候还不走,那就是找死,既然已经起到了“打草惊蛇”的目的,那就没有必要再此缠斗了,昆仑大殿之中有着秘密,萧云很清楚自己明明去过,里面没有人,而现在却又突然间杀出这么多的高手出来,是设有机关还是布置有幻阵?

    “哪里走?”一声高喝,顿时一股磅礴的气势压迫而出,远远的就已经锁定萧云和萧懿柔,身后滂湃气劲扑击而来,就像是一只大手向着两人拍压而下。

    萧云和萧懿柔都感到了气劲的压迫,同时回身,两人练手各自打出一记强招,空中轰然一爆,气劲碰撞之下那拍压而下的大手轰然爆碎,而萧云和萧懿柔却是嘴角溢血,一招就被震的受了内伤。

    “好厉害的对手!”萧懿柔脸色大变。

    “能将昆仑玩弄于鼓掌之内的人物,你想是好相与的主吗,我们走不掉了,危机时刻我拼命打开一条生路,你先逃走。”萧云郑重的道。

    “啊?你···为什么?”萧懿柔不解的问道。

    “不为什么,因为我有我的剑道,这就是我的剑道,我决不允许我身边的人先我一步死去,失去心怡已经让我的心彻底的碎了,我不想再碎第二次。”萧云说着已经上前一步。

    就在此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迈步而来,站在两人面前,给两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尊巨佛俯视众生一般。

    这居然是一个高僧,身披袈裟,双手合十,手上挂着念珠,整个人看起来似是百年枯木,但是面容却是慈祥,刚才那一掌难道就是这人所发不成?

    “阿尼陀佛,我佛慈悲,老僧枯木有礼了。”老和尚说着竟是向着两人一拜。

    先前大殿之外巡逻的那些高手均是蒙面,目的就是不让人清楚他们的身份,而眼前这人不但没有蒙面,穿着打扮更是已经出卖了他的身份。

    萧云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但是一边的萧懿柔脸色却是大变。

    “怎么?”萧云不解的问道。

    “这个人我知道,先前以为只是一个传说,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这个人很可怕,我们怕是要死在这里了。”萧懿柔道。

    “什么传说?有这么严重?”萧云眉头紧皱。

    “传说他当时就是武林第一高手,更是上一代的武林盟主,传说当初独身闯入百邙山阴风谷内与六道道主交手,重创六道道主,杀死六道高手无数,而他也受伤而归,致使六道易主,这才有了上代的六道道主,同时新一代的武林翘楚萧盟主横空出世,趁着阴风谷外毒雾暮霭消散之际一举灭掉阴风谷,而那时候新老盟主之间有一次交手,传说···萧盟主铩羽而归,而少林却是平安无事,却也是沉寂武林,直到现在才现世。”萧懿柔简单的向萧云介绍道。

    “独身力抗六道道主?”萧云吃惊无比,那是什么境界的武功,居然可以独挑六道,而且安然退出?

    上上代的六道道主武功如何萧云并不了解,但是他却是深深的知道现在这代道主的厉害,丰小依就是本代剑道道主,虽然她的手中已经没有剑道了,但是她却是剑道传人不假,除此之外还有萧懿影、元浪,眼前的萧懿柔,哪个都是武功高绝一方的人。

    萧云自认为可以单挑一道传人,他清楚的很,要是他对上丰小依的话胜负还在五五之说,武功大成之后他没有对过元浪,要是对上眼前的柔姑娘还是萧懿影的话,获胜把握会有七成,但是遇到握手玄解的叶可卿的话那是必败无疑,而眼前这人可以独挑六道道主而全身而退,这人绝对小瞧不得,而且方才一掌之力就将两人困住,而且自己两方都受了伤而对方毫发无损,如此战局已是必败无疑。

    萧云和萧懿柔此时面对枯木禅师,而此时无数的人影已经围困了上来,这里面居然不全是和尚,也就是说这里面不全是少林派的人,而且人数所站比率居然占了八成,这八成人中却是各个用剑,也不知什么来头。

    “这些用剑的人身上有一股邪气,怕不是正道之人。”萧懿柔轻声道。

    “我知道,但却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你猜猜看他们会是什么人?”萧云反问萧懿柔。

    “你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定论?”萧懿柔又问道。

    “嗯,可能对你不利,所以你要趁他们不防备的时候能逃走就逃走,要是不能逃走我会尽力救你脱险。”萧云郑重道。

    “不会这么倒霉吧,那种手段需要功力高深之人才可以运转,我不信我这么倒霉会遇到他们,再者懂得那种密法的人也不多。”萧懿柔脸上带着惯有的笑容,但是眼中却是深深的担忧。

    萧云和萧懿柔担忧的是什么,而面对这神秘的枯木禅师,两人又将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