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禅师一出,萧云顿时感到不妙,同时传音萧懿柔,让她逃跑。(书=-屋*0小-}说-+网)

    不会这么倒霉吧,那种手段需要功力高深之人才可以运转,我不信我这么倒霉会遇到他们,再者懂得那种密法的人也不多。”

    “这枯木老和尚都出来了,与他合作的势力之中会没有高手?怕是这其中就有着和这老和尚一样的高手,少林这一手玩的漂亮,怕是隐忍了这么多年所图非小,而与他合作的那个势力无疑是火中取栗居然,但是那个势力敢于之合作,看来也是有着底蕴的。”萧云郑重的道。

    “两位少侠都是少年英才,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武功造诣,我派正需要两位少侠这样的英才,不知两位少侠能否加入我们的势力?”枯木禅师道。

    “加入你们的势力?我也能加入的势力吗?我又不是尼姑?”萧懿柔笑着道。

    萧懿柔这话表面没什么但是细想起来,却是恶毒了,一个女子加入少林是万万不能的,但是尼姑就能加入少林了吗?自然也是不能的,萧懿柔的言外之意却是透露着讽刺,暗指少林之中藏污纳垢都是假和尚,与尼姑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枯木禅师自然听得懂萧懿柔话中的意思,但却是面不改色依旧是面带着慈祥,“少林虽然不受女弟子,但却有欢·喜佛,女侠要是喜欢的话,作为少林一尊欢·喜佛可以单独存在。”

    什么是秒杀,这就是秒杀,枯木禅师果真不凡,一句话就把萧懿柔憋的无话可说了,其实萧懿柔很想着“回敬”回去,但她不是萧懿影,对于吵嘴上所下的功夫还是不够,张了张嘴也就没说什么,只是眼中杀机凛然。

    “少林乃是武林正宗,武林魁首,向我们这种不入眼的小角色真是难以进入禅师法眼,我本是昆仑弟子,只是许久不曾回来了,今日回到昆仑却是遇到如此奇事,却也是让我二人疑惑不解,何时我昆仑成为了少林的附庸?而且这些人很明显邪气很重,怕不是武林正道,少林自诩为武林正宗,却以邪魔为伍,这让人难以接受。”萧云冷冷的道。

    “阿弥陀佛,何为正,何为魔?正者亦为魔,魔者也为正,正本是魔,魔本是正,正所谓佛本是道,道与佛两者教义相对,却是相同,正与魔也是如此,善哉、善哉!”

    枯木禅师说话间倒是毫无破绽可寻,却是不提为何占据少林,但是已经可以断定一件事,那就是少林真的与魔为伍了。

    “哼,说的真好,那禅师是不是说,天下本大同,少林与昆仑本没有区别,少林亦是昆仑,昆仑亦是少林,两者不可分割,而昆仑执意不从少林的领导,所以只能将其歼灭。”萧云冷哼一声道。

    “阿弥陀佛,少侠天资聪颖,正是如此,昆仑有违天道,我少林不得不辛苦一行伏魔降妖。”枯木禅师慈祥的道。

    “呵,刚才还什么佛本是道,正亦是魔呢,现在又伏魔降妖了?”萧懿柔嘲笑道。

    同时萧懿柔也看向四周,见四周已经被层层围困,再有眼前这老和尚,看来今日难以脱身了,心中焦急,却也暗骂萧云,责怪他不该如此冒失。

    “阿弥陀佛,魔者为正即是正,正者为魔也为魔,昆仑一意行魔道是为魔,我等不得不降妖伏魔,两位少侠也已入魔,不如让老衲为两位剔除魔性!”枯木禅师说话间骤然动手,一只大手一拍,向着萧云胸口拍落。

    萧云顿时感觉全身都被这一掌的掌势罩住,竟是行动不得,眼看着威猛掌势向自己拍来。

    南麟城中看起平静,一切都是像往常一样,而此时城门处却是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身披大红的斗篷,头戴大红的斗笠,看不清样貌,但是看她穿着大红,又看她走路姿势以及不断的观看着周围女性的物品,都知道这是一个女子。

    此时大门之处一人悄悄离去,同时一人远远的吊着那女子。

    那女子走路蹦蹦跳跳的,就像是一个活泼的小女孩,此时正在一个买首饰的摊位之前观看着,时不时的还探出白皙的手来拿起一件件的首饰把玩、观看。

    不知何时女子周围的人逐渐的走开,但是她的身边此时却是站满了服装、武器统一的人,正是南麟城的兵士。

    女子似是不曾察觉一般,继续挑选着首饰,突然间一只大手探了过来,却是抓向女子的手腕。

    “小贼,可算是抓到你了。”说话间,那人的手已经扣在了女子的脉门之上,顿时一股内力一吐,封住了女子的经脉。

    “哎呀!”女子一声惊叫,同时手中抓着的玉镯落地。

    “小贼,还敢在我们南麟城内偷窃,今日算你倒霉,随我们走一趟吧。”那人说着就将那女子的斗笠掀开,一看果是一个美人。

    “哎···呦···”那女子柔柔的声音,似是仅仅一个声音就将人骨头都酥掉,“你抓的人家好痛····,人家···浑身无力啦···”

    女子说完竟是身子一软,软到在了对方的怀中,同时媚眼如波向着那人荡漾起一波一波的电流,顿时让那人如痴如醉,浑身酥软。

    那人竟是松开手,而似要将那女子揽在怀中,但是手一松开,封住女子的脉门也就没有了内力维持。

    女子身形婉转如蛇,一下子从那男子的怀中滑出,同时嬉笑着向着围困她的兵士抛着媚眼,身形婀娜,摆出极为撩人的姿势,似是与这些兵士嬉闹一般。

    “几位大哥,这是为何要为难小妹,小妹从未来过南麟城中,更是从未偷盗呢,怎么会是小贼,几位大哥是不是误会了?”

    十余人都是目露痴呆之色,呆呆的望着女子,“误会,误会,纯粹误会···”

    “那,几位大哥是为何误会小妹的?莫非南麟城中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女子妩媚的笑着,眼波流转,勾魂摄魄。

    “是,最近将有一个叫萧懿影的人要来南麟城,我们负责抓捕她···”

    女子娇笑着远去,只留下十余人痴呆呆的看着远去的倩影,半晌这才明白、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其中一人问道。

    “啊?不知道啊,这是怎么了?她怎么不见了?”另外一人迷惑的道。

    “我们中了对方的算计了,恐怕是一种勾魂术,似乎···是合·欢派的手段,难道刚才那女子是合·欢派的不成?”其中一人最先明白了过来。

    到底这女子是不是合·欢派的人,合·欢派甚少到武林中行走,更是与南麟城有着化不开的仇恨,到底这女子为何出现在南麟城?南麟城又将掀起怎样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