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神秘的女子出现在了南麟城内,最终却是让她逃脱了。

    “我们中了对方的算计了,恐怕是一种勾魂术,似乎···是合·欢派的手段,难道刚才那女子是合·欢派的不成?”其中一人最先明白了过来。

    “合·欢派?那个弱小的门派也敢出来和我们作对,去报告城主,先将合·欢派铲除干净。”那个领头之人道。

    “巡守,我听说合·欢派内美女众多,这么多年来我们南麟城与合·欢派互不往来,今日她们来我们南麟城,不正是给了我们机会了?”一个人奸笑道。

    与此同时在南麟城的大门处又出现了一个女子,女子打扮与方才那合·欢派女子的打扮一般无二。

    一日之内,南麟城中陆陆续续的竟是不下百余女子进入南麟城中,这让这些抓捕萧懿影的人大为头痛。

    萧懿航面沉似水,听着属下汇报着南麟城的情况,身旁一女一身水绿衣衫,正是许久不曾露面的绿衫。

    绿衫缓缓上前媚眼如丝,“航,怎么这么眉头不展的,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南麟城已经是我们的天下了,绿萝姐姐也真是厉害,已经轻松的将莫飞羽握于掌中,不日将是两人的大婚之日,整个南麟城都在筹备着两人的婚事,航,你还有什么好愁眉不展的?”

    “掌握南麟城我并不担心,绿萝姐姐要是连一个莫飞羽都不能掌握的话,也不配跟随我出生入死,眼下却是遇到了头疼之事,今日之内竟有百余名神秘女子进入了南麟城中,而且这些人各个遮挡身材又是蒙面,怕是其中有着萧懿影。”

    “怕什么?难道你还会担心她不成?南麟城已经在我们掌握,而且有我们坐镇,一个小小的萧懿影又能翻起怎样的浪花来?”绿衫不肖的道。

    萧懿航将绿衫揽在怀中,微微笑道:“说的也是,我们还怕她不成?对了,最近红衣和蓝冰儿在干吗?”

    “冰儿就是一个冰疙瘩,每日除了练功就是练功,至于红衣吗,哼,已经让我打发出去了,整日的缠着我,让我看着就烦,还以为我和她一样喜欢女人,我可是很正常的女人,不喜欢那个,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大男子汉。”绿衫笑着腻在了萧懿航的怀中。

    “红衣不喜欢男人是因为她没有尝试过男人的滋味,只要让她尝试上一次,保证她再也不会纠缠你了。”萧懿航的眼中露出精茫。

    “让她喜欢男人,比登天还难,要不是在冰宫之中我没有依靠也不会假意和她亲近,也不会落得如此尴尬境地。”绿衫叹了口气道。

    “你想要摆脱她其实不难,我这里有一种圣药,你偷偷的给她服用,每日服用一次,十日之后我管保她对你再也没有兴趣。”萧懿航奸诈的笑着,同时双手在绿衫身上肆意游动。

    南麟城宫殿一处密室之内,莫飞羽端坐于地,身上一人双手抵在他的后背之上。

    “父亲,孩儿是不是已经遭了那贱女人的算计?”

    墨渊冷哼一声,“不过小儿科罢了,乃是一种迷惑心神、催发人的欲·望的药物罢了,同时你的识海之中似是遭受过音攻的攻击,不过不要紧,你体内的毒物已被为父逼出体外,同时你的识海有为父的一股真气保护,对方就是用尽手段也难以撼动你分毫。”

    莫飞羽冷哼一声,“可恶的女人,可恨的萧懿航,却是想要通过一个女人控制我,真是痴心妄想。”

    “为父自有办法对付她们,眼下南麟城可是有何动静?”墨渊问道。

    “父亲,今日有百余名来历不明且服装统一的女子进入南麟城中,各个都是身披大红斗篷,头戴红色斗笠,看不到身材和样貌,而且孩儿也派出了人去抓捕她们,不过皆被她们逃脱了,根据我派出去的人回来禀报,这些人怕是合·欢派的人。”莫飞羽道。

    “合·欢派?她们居然也出动了,这个门派从不沾染武林争端,怎会无缘无故的出动?先不要招惹她们,暗中观察她们的动静,二十余年前合·欢派掌门金玉莲被为父斩杀之后,这个门派就像是消失了一般,而现在突然出现,其中怕是大有蹊跷。”墨渊也是眉头紧皱。

    “父亲,会不会是合·欢派与张家的余孽有着牵连?眼下萧懿航欲图占据我南麟城,会不会暗中和张家人有些来往,而且我听莫林提起萧懿航有一个未婚妻叫做白菲,其实这个人···就是张家余孽。”莫飞羽咬牙切齿的道。

    “张家余孽?”墨渊看了看咬牙切齿的莫飞羽却也不知儿子的心中做何想法,“这个人你认识?”。

    “认识,那白菲其实就是你那儿媳,张馨菲!”莫飞羽恨恨的道。

    “张馨菲她回来了,我就知道她一定会回来,当初救走她的那女人武功实在太可怕,当初要不是父亲以闭气功瞒过她,现在父亲早就死了,还有那女人身边的那白衣美艳少女身上的气息也是可怕至极,那时候两人救走了张馨菲,我就知道这终将会是一个麻烦,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回来了,而且她还是萧懿航的未婚妻,这可是一个麻烦。”墨渊皱眉冷冷的道。

    “父亲,我们怎么办?”莫飞羽问道。

    “为父被那女人打伤,并中了她所下剧毒,虽然为父功力高深,但却是不能将毒彻底逼出,终生见不得阳光,更是功力不能发挥六成,眼下只能等到百花宫圣女到来替为父解毒,为父才有能力杀死来犯之敌,眼下我们先不要惊动他们。静观局势变化,设法抓捕到百花宫圣女,同时我们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墨渊道。

    “父亲,如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莫飞羽道。

    “当初为父得自金玉莲的合·欢秘法,而其中一门武学叫做‘痴情咒’,本来感觉无用,看来现在却是又有大用处了,就像是先前对付张馨菲一样将那贱女人如法炮制,不过这个绿萝怕不是易于之辈,为父给你写一个药方,你照方抓药,让为父替你配置一方合·欢派惯用的合·欢散,双管齐下。他给你下药,然后以迷魂咒攻击你的识海,我们就全数奉还给她,对她下合·欢散,以痴情咒控制她,利用她反将萧懿航一军。”墨渊阴险的笑道。

    莫氏父子面临着萧懿航的打压下又将做出怎样的反抗,南麟城山雨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