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暗中让绿萝控制住莫飞羽,不料莫氏父子却要反制萧懿航。

    “父亲放心,孩儿这就去照办。”莫飞羽也是阴险的笑道。

    “对了,在南麟城中秘密侦查张家的余孽,更是寻找出张家秘密隐藏的霹雳堂。”墨渊阴狠的道。

    “父亲,我们暗中假扮的张家人是否可以撤回了?”莫飞羽问道。

    “不必,这些假扮的张家人一来是遮掩南麟城的悠悠众口,二来更是有可能将张馨菲引过来,还有萧懿航的实力弄清楚了吗?”墨渊又问道。

    “父亲,已经查探清楚了,萧懿航得到了魔教阴阳合·欢道的武学,正在修习魔教武学,武功深不可测,更是她身边的女人各个武功高强,乃是武林之中的翘楚,武功怕是不在孩儿之下。”莫飞羽道。

    “阴阳合·欢道武学?有办法弄到这种绝学吗?”墨渊皱眉道。

    “父亲放心就是,很快我就会拿着秘籍,同时孩儿也会暗中将萧懿影抓到,相信她一定能给父亲解去毒厄。”

    南麟城中看去平静的表面之下,暗潮云涌,莫家、萧懿航以及合·欢派都已经浮出水面,隐藏在暗中的张家是否还有幸存者,曾经名震江湖的霹雳堂又会不会重现展露在世人面前?萧懿影是否会进入南麟城,同时张馨菲在孙剑画的陪同下也将到达南麟城,南麟城又将发生怎样的巨变?

    剑灵山上风云舞,第一届武林论剑大会召开,演武台上元浪和田竹盈双剑合璧施展绝世武学,但是最终却是未能得到夏柳儿和伊儿大小姐的认可。

    元浪心中不服,若是此时让伊儿大小姐离去,怕是再也难以得到他的青睐,所以他想凭借自己的武功征服伊儿大小姐。

    元浪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势攻击向了伊儿,伊儿自然毫不示弱,两人当即发生了气势上的对撞,竟是不分上下。

    一个是剑道的传承者,霸剑、绝剑气势凌天,一个是刀道的传承者,刀者霸势毁天灭地,更是元浪体内积攒着浩瀚的内功,不断的催发出来,更添刀者霸势,虽然他的手中持得是剑,但是丝毫不减刀者霸气。

    “伊儿大小姐,可否上台赐教?”元浪气势继续攀登,直接逼向伊儿大小姐。

    “败你,并不证明我的剑术高绝。”伊儿大小姐面色冰冷,眼中却是露出不削。

    “大小姐是看不起在下不成?”元浪有些恼怒,曾几何时自己居然被人小觑,江湖之中高手虽多,但是能和自己比肩的能有几人?血仙蝶!也就仅仅一个血仙蝶而已。

    在元浪的心中,能与他一战的也就只有血仙蝶一人,虽然叶可卿的武功战力不弱于血仙蝶,但是叶可卿已经是自己的禁·脔,自己的玩物,是自己修炼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的鼎炉罢了,在他心中唯一能与他比肩的也就是血仙蝶一人,眼下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伊儿大小姐小觑,这让元浪心中气恼。

    “大小姐剑术高绝,只是在下不服,更是想要依仗手中剑博得大小姐的青睐,若是大小姐不肖与在下一搏,却是不知什么样的高手配大小姐动剑?”元浪也是面带讥讽的道。

    “武林之中剑道高手不计其数,并不是所有的剑道高手会都来剑灵山上论剑,所以论剑大会会三年一届的举行,希望所有的的剑道高手会尽皆来此,但是尽管如此也并不能聚所有剑道高手至此,而我所闻江湖之中剑道高手却有几个,一者乃是极北之地冰宫不泪天上的北雪寒霜血仙蝶,一者乃是最南方的百花宫圣女,还有两人乃是梅剑山庄的庄主萧云和副庄主丰小依,除此之外峨眉飘渺月影南宫心怡剑术无双,昆仑婉媚幽兰叶可卿掌门更是武林新秀,剑术绝伦,堪称剑术无双,这些却也不包括许多用剑高手,比如明月阁的高手、古墓高手等等,却不知阁下大名,所以我没有兴趣与你比剑。”

    元浪闻言哈哈大笑,笑罢才道:“大小姐却是不知了,武林之大无奇不有,更有许多高绝剑者不被世人所知,而且即使大小姐知名知姓的也不见得剑术就有多么的高绝,比如大小姐方才所言的峨眉的高手飘渺月影南宫心怡在不久之前已经死了,更有我曾打败昆仑掌门叶可卿,同时还有那百花宫圣女,也是我手下败将,如此是否有与大小姐一战的实力?”

    “南宫心怡身死之事我知道,她是死在一个叫做玉手九针李云燕的剑者手中,但是你居然战败百花宫圣女和昆仑掌门叶可卿,那确实有着与我一战之力,就是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实话,居然与我对决,是你我单独比剑还是你们夫妻同时出手?”伊儿大小姐道。

    “我与她并非夫妻,而是师兄妹,我们师兄妹练就的是双剑合璧之法,但是我的剑术可不仅仅是双剑合璧,所以还请大小姐赐教,我与大小姐单独一战。”元浪说着眼睛紧紧的盯着伊儿大小姐。

    伊儿大小姐冷冷一笑,竟是不见如何动作,人已经飘身上了演武台,而此时剑痴田竹盈却是下了演武台,而在演武台上的数位评剑师撑起演武台的罡罩,笼罩住了整个演武台。

    “我现在告诉你,这个演武台上看得到外面,外面也看得到里面,但是却听不到外面,你说话外面也听不到,更是你无法逃出去。”伊儿冷冷的道。

    元浪却是微微一笑,看了一眼那几位评剑师,“他们呢?”

    “他们也在罡罩之外啊,所以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能不能和我说句实话,你是谁?”伊儿问道。

    “我乃是一无名剑者,大小姐若是胜了我,自然是不肖问我的姓名的,但在下若是侥幸胜了大小姐,还请大小姐下嫁,到时,大小姐自然可以知道我的姓名。”元浪得意的道。

    “你太自信了,你的剑术或许不凡但事实上实在是太小儿科,我根本就看不上眼,不如给你换一把刀吧,你手中要是有刀的话或许会让我更感兴趣一些?你的眼睛不错,或许是修炼了一门绝学的皮毛而已,所以可以看破对手的动作,看起来你们两人配合有度,极有章法,其实你根本不懂双剑合璧之术。

    伊儿大小姐直言不讳元浪的缺点,到底元浪是不是向她说的那般不堪,她如此言说却是有着什么目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