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武台上大激斗,元浪施展狂暴内力欲要强行压迫伊儿,不料却是遭到了自身的劲气反噬。(书^屋*小}说+网)

    “你···好狠,你居然直到我的身份,当知道杀了我的后果!”元浪眼中露出凶光。

    “其实即使硬碰硬我也不惧你,只不过我不想罢了,而且你中气不足,即使你我硬碰三招之后,你也必败!”

    伊儿说话间手中剑一挥,顿时一股剑气扫荡,将肆虐的劲气归结于无。

    “你可是服了?”伊儿大小姐脸色阴冷的看着面前的元浪。

    元浪抹了抹嘴角溢出的鲜血,恨恨的道:“这次有着结界存在使我的长处无从发挥,此次作罢有机会再向大小姐讨教!”

    伊儿大小姐剑归鞘,同时一挥手,几位评剑师同时撤去罡罩,她飘身而出,随后飘然远去。

    伊儿走的远了,四周无人,这才发出一声痛苦的声音,同时以手捂住左眼,“滴滴答答”有鲜血自左眼溢出。

    “伊儿大小姐,在下有意和大小姐结为连理,不知大小姐意下如何?”就在此时一人无声无息来到伊儿面前,身上气势强势爆发,同时那人探出手来迅速封住伊儿大小姐的身上数道经脉。

    是什么人偷袭了伊儿大小姐,又是谁敢在剑灵山对她出手,不知道能否安然脱险?

    昆仑山上,萧云和萧懿柔遇到了武林名宿枯木禅师,言语不合枯木禅师悍然出手,一掌拍出向着萧云拍来。

    掌出顿时一股如山般的掌力笼罩住了萧云,让萧云浑身都似是被巨力碾压一般,同时身形都被锁定,欲要躲闪都是艰难,别说躲闪了,就是提起手来都是艰难无比。

    萧云躲闪不能,只能硬抗,当下运转玄功,同时催动玄解之力,阴阳玄解化作一层坚硬的外壳护在胸前,同时他的手也是微微颤动,手中的剑上覆盖上了一处阴阳光芒。

    枯木禅师面带慈祥之色,一掌击在萧云的胸口之上,萧云当即被击飞出去。

    “阿弥陀佛,除魔卫道乃是老僧本职,休怪老僧得罪了。”

    萧懿柔大吃一惊,虽然这一掌并不是打向她的,但是她从中也感到了这一掌的威能,因为在枯木禅师打出那一掌的刹那她的身子竟也是不能行动,眼睁睁的看着一掌将萧云拍飞了出去。

    如此一掌之力,足以开山裂石,这一掌打到人身上,即使是钢铁之躯也要崩碎,萧云被一掌拍飞出去,已是毫无了声息。

    “阿弥陀佛!”

    枯木禅师举步上前,径直的从萧懿柔身边走过,却是理都不加理会她,而是站在了萧云的面前,脸上浮现出一丝激动,一丝紧张和兴奋。

    他探出手向着萧云的胸膛抓去,却是想要一抓抓开他的胸膛,却是探出手去的那一刻他暗道“不妙!”

    原来枯木禅师这一掌的力量他最是清楚,武林之中能抵挡的住自己这一掌的人几乎不存在,而中掌者定是骨肉皆烂,而现在的萧云却是身体完好,这也就罢了更是枯木禅师激动、兴奋之下却是大意了,没有注意到萧云的姿势,当他已经发现的时候却也是晚了。

    萧云单腿微曲,一腿蜷曲,却是取了一个快速跃起和起脚踢出的姿势,可谓是攻守皆被的一种姿势,同时他一手撑头,另一手却是持剑,剑尖闪烁着寒芒正指着枯木禅师。

    枯木禅师暗叫一声“不妙”,脚一踏地,大地一震,人也快速后退,而此时萧云身子腾起,手中剑顺势刺出刺向枯木禅师的胸口,同时那曲着的一条腿迅速伸直,踢向枯木禅师的头部。

    绝地反击,枯木禅师万万没想到对方中自己一掌竟是不死,也是大意之下竟是躲闪不及,他一歪头,躲闪过头部重击,却被萧云一脚踢中肩头。

    这一脚被踢中到没什么,老和尚功力深厚护体钢劲护体骨头、肌肉都是无损,而且被踢中之处也并非是要害,但是萧云刺出的那一剑却是狠辣异常。

    萧云最厉害的并非是这一脚,这一脚取的只是保险之用,他最厉害的就是剑,阴阳玄解之力覆盖在了剑身之上刺向枯木禅师的心口要穴,枯木禅师尽力躲闪,同时双手一合欲要将萧云手中的剑夹住。

    萧云的剑摆动如蛇,剑势在空中一个弯折竟是凭空改变方向,枯木禅师双手合十并未夹住萧云的剑,但是他也是江湖经验丰富,只是心中一惊,并未慌张,手一挥,手上缠着的佛珠挥动间,将萧云的剑挂住。

    萧云的剑势一个转圜,剑刃一弯最终在枯木禅师的肋下划下一道血痕。

    “阿弥陀佛!”枯木禅师虽然被萧云踢了一脚,刺了一剑,但是面上依旧带着慈祥的面容,一搅手中的佛珠,将萧云手中的剑牢牢缚住,让他无法抽回,同时探出另一只手向着萧云的胸膛抓落。

    萧云胸前突然出现一个漩涡似是一个通往异度空间的大门打开,枯木禅师的手已经落在了那漩涡之上。

    “万流归海·摄!”萧云冷冷一喝,顿时那漩涡越转越快,一股强大的吸力自那漩涡之中传出,不断的摄取着枯木禅师的内功,同时一股剑意反噬而出,攻击枯木禅师。

    “阿弥陀佛,施主这是何苦。”他说着竟是缓缓的抬起另一只手,连带着萧云的剑缓缓向着萧云抓去。

    萧云感到胸口一滞,竟是吸纳不到枯木禅师的内功,也难怪这“万流归海大气功”并不具备强大的自主吸纳之力,但是萧云已将自己的剑气反噬了过去,如果枯木禅师卸去自身内力势必受到剑气的影响,难道他竟是不怕剑气的袭杀?

    萧云暗中运转焚化气劲同时冰寒属性劲气也同时施展,两种截然不同性质的劲气化作剑气向着枯木禅师攻击了过去,但是对方的大手依旧向着萧云的头上落去。

    这就是欺负人,就是凭借着内力的高深浑然不惧对方的攻击,也要硬生生的将对方击毙。

    “秃驴拿命来!”原来在枯木禅师被萧云袭击的那一刻全身心都集中到了萧云的身上,却是忽略了一个本不在意的萧懿柔。

    萧懿柔突然间又可以自由行动,她出其不意的出现又给枯木禅师带来怎样的困扰,有她出手,萧云两人是否可以安然脱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