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禅师受到紫雾笼罩又被无形剑气袭杀罩门,心中有着担忧之色,致使他不敢轻易出手,但是他依旧是面带着慈祥之色,虽然愤怒,虽然杀心大起,但却是不敢动作,更是他隐隐感觉暗伤有着发作之势,被压制了将近三十年的暗伤又有着隐隐发作之势,紫府气海之内似有万剑流转攻击本身。(书屋 shu05.com)

    “萧百荣,你好样的,你虽然死了,但是你留给我的伤却是让我整整痛苦了三十余年,依旧犹如梦魇一般的缠绕我身,可恨、可恼、可怒,可杀!”

    就在此时突然天降紫雨,紫雨落于身上,竟是化作丝丝蒸汽挥发而去,但是在紫雨挥发的同时带走了枯木禅师的内力。

    “这是裂天邪雨阵?萧百荣的传人?”枯木禅师顿时眉头紧皱。

    枯木禅师面带着笑容,但是身上的劲气骤然爆发,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龙卷风暴席卷方圆,无论是敌是友都在这龙卷风暴的巨卷之下化为齑粉,同时万千佛影憧憧,就像是一百单八个菩萨、罗汉现世。

    “降妖除魔!”枯木禅师一声大喝,顿时天地一体,“轰隆”一声巨响,万千佛影爆裂开来,毁灭方圆。

    烟尘四起,土石乱飞,紫雾也被冲击的溃散,不见一丝紫色,待烟雾散去,却是不见一个活人。

    南麟城内一场激斗。

    大街之上六个身披红色斗篷,头戴红色斗笠的女子被人围住,而这六个女子正背对背的各持阴阳双剑相对围困着他们的人。

    合·欢派门人弟子手中都是阴阳双剑,象征着阴阳交融之意,此时阴阳二气组成一个圆形防御罩将六人罩住,而周围却是围着十数个衣着统一的精明男子。

    这十数个弟子各持刀剑以对,地上还有不少的鲜血,看来这场战斗确是已经有人受伤。

    六个女子当中有两人受伤,而围困他们的人却也有六人受伤,如今可谓是势均力敌。

    “上!抓住她们,狠狠的蹂躏,然后再卖到青楼,让她们好好修习合·欢武学。”围困六名女子的一个领头之人嬉笑着道。

    很显然对方并非将六名女子看在眼中,虽然对方伤了自己这边更多的人,但是现在局势就是合·欢派六名女子两人受伤,而对方没有受伤的人数却是整整十人,再加上对方受伤的六个,这人数上已经占了绝对的优势。

    顿时这群人就像是恶狼一般的杀了上来,对方六名女子将受伤的两位师妹护在中间,却是呈犄角之势,四名女子施展阴阳剑诀以对,而受伤的两名女子却是受伤不便出手,所以施展着媚术。

    媚术这种武学施展出来无形无质,但却是真真实实存在,最是影响心神,此时两个女子头上的大红斗笠落地,露出绝美容颜,开始施展媚术。

    看着两个女子“挤眉弄眼”的顿时让对面的人全身无力,浑身发软,当然也不是全软,有个地方却是硬的厉害,整个人痴痴呆呆的,哈喇子流的哗哗的,丑态毕露。

    群战不是混战,尤其是这种围战,群战之中最注进攻配合有序,相互配合,眼前有两位已经被对方的媚术所迷惑住了,失去了变化,这下子却是阻挡住了进攻的配合和变化,而且有两位这么痴痴呆呆的,目露着邪光让人看了就讨厌,所以两人顿时就中彩了,不过出手的女子却是没有下杀手,不过对方确实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媚术这东西施展起来也是耗神,但是却是不仅限于一人对一人,只是两人受伤功力有限,而且两人方才所选择的攻击对象是武功最强的两个人,其中就已经包括了那个领首之人。

    所谓擒贼先擒王,这为首之人已经被放倒了,实在是影响气势,再加上那两个受伤的合·欢派女子施展出了覆盖面极广的大型媚术,虽然没有让对方彻底痴呆,但是确实影响了对方的精神,让他们分神,这下子可是遭了劫难,片刻之后竟是全数受伤。

    “撤,撤,快走,这几个娘们儿不好惹,快去叫人,快去叫人。”那领首之人瘫在地上大喊道。

    这群人也绝对是合格的军人,极其服从命令,一听那首领言语当下撒丫子就跑。

    “哎哎哎···别把我拉下。”那人说着就像是要去炸碉堡一般在地上滑行,地面之上留下一道血痕。

    又有两个人跑了回来,驾着那首领跑了。

    不远处一人看着这场“闹剧”,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这人正是莫飞羽。

    没错,这就是一场“闹剧”,完全是在演一场戏,不过对方却是不知道而已,否则单凭这六个合·欢派的女子哪里能容得她们放肆?合·欢派的武学并不高明,高明的就是媚术。

    媚术对于精神力高深的人会是毫无作用的,这六个女子武功都不甚高强,精神力也不是特别的强大,能对付一般人,但是对付武功稍微高深的人却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媚术是什么?是低级的幽冥魅力之术,更何况她们没有修炼到萧懿柔那样强大的精神力。

    “城主,他们来了!”其中一人在莫飞羽耳边小声道。

    莫飞羽微微点了点头,嘴角带着笑意,看着热闹。

    原来这段日子以来,合·欢派的女子并非是一个一个的进城,而是一群群的,三个一群,四个一群,五个一群,六个一群,甚至是十几个一群。

    这可是难坏了莫飞羽了,他曾经暗暗派人跟踪这些人,但是很奇怪他派出去的跟踪的人都消失了,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被人消灭的干干净净的不留一点痕迹,而且合·欢派的女子的去向更是不知。

    这引起了莫飞羽的担忧,毕竟张家被灭之后并未彻底的消逝,而是隐入了暗处,更是与南麟城有着血海深仇的合·欢派开始有了动作,这可不是好事,同时又想到了萧懿航,不由得让莫飞羽更是担心。

    莫飞羽也是心机深沉之辈,自然是不愿甘心受制与人,所以他打算从内部破坏他们的合作,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一出戏。

    张家隐藏势力、合·欢派复仇势力,还是表面上来投靠的萧懿航势力,三股势力千万不能拧成一股,否则大势不保。

    面对着三大势力可能联手对付莫家,那么莫飞羽又将做出怎样的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