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隐藏的势力、合·欢派的复仇势力,还有萧懿航的势力,三股势力有着合一的趋势,让莫飞羽感到压力。

    莫飞羽早已恨透了莫林、莫天涯叔侄,要不是莫天涯死的早,他都恨不得将其扒皮啃骨。

    莫飞羽安排下十几个不入流的角色围攻一伙合·欢派的人,他的目的并不在这伙人而是要引出萧懿航。

    在他的属下围攻合·欢派的女子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群人必败无疑,同时也通知了萧懿航等人来援,当然他没有说对方是合·欢派的几个不入流的门人,而是告诉萧懿航他要寻找的的萧懿影来了,你要找的人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莫飞羽的实力萧懿航并不清楚,但是他却是看不起莫飞羽,因为莫家第一高手是莫天涯和莫林,两个人从早就跟随了自己,武林路数最是清楚,在萧懿航的眼中莫家的武学不堪入目,虽然现在莫林的武功造诣不低,但是那得益以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所以在萧懿航的心中早已经认定莫飞羽不过是土鸡瓦狗。

    萧懿影出现了,单凭着莫飞羽极其手下那几头烂蒜那还不是送死,所以当莫飞羽的人来送信的时候萧懿航确信真的是萧懿影到了。

    萧懿航本想着亲自出手,但是一想却不由得犹豫起来,毕竟两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最终他没有亲自出手,不过却是派去了红衣和绿衫前去,随后让小天苍暗中跟随。

    红衣和绿衫都是真意境高手,武功也是高深莫测,但是萧懿影却也不是易与之辈,她最擅长的并不是手中的剑,虽然她的剑也是骇人至极,萧懿影最强的是毒,其次是飞针绝技,而短板是轻功。

    红衣悍猛无比,绿衫阴柔狠辣,再加上两人内功都是不俗可以抵挡片刻的毒攻,再配合上两人的猛攻相信萧懿影也不是对手,再者为了万无一失让小天苍从旁协助遏制住萧懿影的飞针绝技,如此一来大势可成。

    三个意境高手要是还拿不下萧懿影的话,那就成为了大笑话了,同时萧懿航也将白小蝶留下的解毒丹给三人服下。

    万无一失的安排,做好了万全之策的萧懿航静等待着好消息的到了,同时他开始考虑如何面对萧懿影,如何将她忽悠住,毕竟虽然都姓萧,但却是同父异母,而且两人的母亲却是生死仇敌,一个骂另一个是“小贱人”而另一个虽然没有对此理会,但是她的女儿却是大骂对方“贱人”,可见两者之间的不可调和。

    萧懿航想着后续的事情,但是红衣、绿衫和小天苍真的能够那么顺利的拿下萧懿影吗?

    红衣和绿衫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几个女子将莫飞羽的人打的落花流水,当下两人飞身上前,绿衫身上荡漾起无边怨念冲击向了对方,同时红衣身上亮起了火红色的气劲光芒,整个人就像是一头牤牛一般的冲了过来,人未到拳劲已经攻出,顿时一道火龙盘卷而出,扫荡六人。

    对面是六人,六个人!

    六个人怎么会是萧懿影?萧懿影即使不是独身,身边最多就是春秋四使女,而现在对方却是六个人。

    红衣和绿衫也是惧怕萧懿影无孔不入的毒和随时可现的飞针,所以打算先声夺人,两人心思相同,但是却寻不到萧懿影,因为全部都是身披宽大的斗篷和带着斗笠,既看不到身材又看不到脸,所以两人都选择了大范围的攻击,一出手就是笼罩全场。

    出手了,但是也后悔了,六个人,不会是萧懿影,而且这里面的人明显都没有强大的气势,否则即使两人是出手偷袭六人也不会吓得呆住,连躲闪都忘记了。

    不是萧懿影,这六个人是谁?就是这六个人打的莫飞羽属下哭爹喊娘的吗?

    红衣和绿衫出手之际留了三分功力,但饶是如此也不是这六个人可以抵挡的,毕竟这六个人都不是什么高手。

    怨念冲击影响心神,强大拳劲范围攻击,一下子打破了战团,将六个人轰飞出去,同时空中一片飘红。

    “这不是萧懿影,上当了!”

    红衣和绿衫一出手就知道不对,但是这又能如何,错杀也就错杀了,但是两人却是有着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是莫飞羽骗了萧懿航,这六个人根本就是不堪一击,除非围捕六人的那些人都是酒囊饭袋。

    还真是让两人猜中了,这些人还真就是酒囊饭袋,莫飞羽的目的也就是要分化萧懿航、张家和合·欢派。

    萧懿航派出的人打死了合·欢派的门人弟子,这无疑是分化两家最好的计策,果然不负所望,红衣、绿衫联合绞杀之下,六人顿时飞出去动也不动了。

    “怎么会这样?”红衣和绿衫你看我,我看你却是不知何事。

    “去看看这是什么人?”

    红衣和绿衫沟通一致,红衣上前想要看看这些是什么人,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其中一个倒地不起合·欢派的门人突然暴起,同时那人暴起的同时扬手就是一道银茫,银茫在空中突然盛开如花,绚烂无比。

    “花影针锋!”

    一针出天地失色,仿佛天地之间唯有那一朵盛开的银色花朵,花开花灭之间取人性命,这一针射向红衣的眼睛。

    人身有几处要穴,针的威力不大,必须刺中要穴才能取得效果,比如咽喉、太阳穴,还有就是眼睛。

    萧懿影的针打到眼睛上绝不是刺破眼球就会善了,针锋犀利,会直惯脑际,取人性命,这一针取得就是她的左眼。

    红衣哪里防备,但见人影暴起就知道已经上当,同时花影现形灿烂无比,同时耀人二目,红衣纵身后跳,同时身上亮红色劲气疯狂涌动似是一面巨盾挡在身前。

    红衣起身后跳,身形拔高虽然免去了针锋惯脑,但却是钉入左肩之上,深深的钉入到了骨头内,与此同时那暴起的人影就如跗骨之蛆直追红衣,那暴起的人并非别人,正是萧懿影。

    两把阴阳宝剑旋飞着射出,这种手法极其怪异,剑并非是径直激射,而像是螺旋桨一般的旋转飞出,两把剑互相缠绕攻击向了绿衫,让她无法援救红衣,与此同时雪白的手掌探出,手掌之中却是日月光芒照耀。

    “萧日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