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所施展的萧日落月掌法乃是血仙蝶所传,血仙蝶将毕生所学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两位妹妹,萧懿柔心中却是知道血仙蝶命不久矣,这是临终遗托不敢怠慢,倒是萧懿影本就懒惰,否则她的武功早已登峰造极,不好好修习,但是却也记住了运功的法门。

    不得不说萧懿影是武学奇才,虽然懒惰,但却是头脑清明,竟是很快的参悟融合所学。

    血仙蝶双手出掌才能打出这一招“落日啸月掌”同时,双手合十融合两股气劲然后才可能施展出“烈阳神鉴”强力掌法,但是萧懿影完全不用双手出掌,单掌出手就是日月光芒照耀,施展出“萧日落月掌”。

    红衣身中一针,身形又在空中,她没有萧云“烟云三折”绝世轻功,无法空中变向,更是银针已经将护身罡气钻破,此时身上的亮红色劲气正在散去,日月光芒闪耀之间她的手已经按在了红衣右臂之上。

    “咔嚓!”

    右臂顿时被击断,这也是萧懿影手下留情,毕竟红衣还是血仙蝶的属下,杀了红衣就等于是砍去了她的一条膀臂,也不知道血仙蝶会如何愤怒,但是红衣暗中违背血仙蝶的意愿,不给她一个教训也是不可以,所以她想要先将红衣废掉,再问问血仙蝶的意思,在为她接骨疗伤或是直接废掉。

    萧懿影一掌出,将她的右臂震断四节,这种程度的断骨,武林之中除了她萧懿影之外也没有谁能够治愈了,当然世外高人隐藏不露,也并不是绝对。

    萧懿影一掌出震断红衣右臂,同时日月光芒一分,日月劲气分袭红衣的双腿,随即传来“咔嚓”两声响,红衣双腿又被震断。

    此时红衣左肩被银针刺入骨头难以取出,右臂折为四段,倒是双腿还算好点,还被折为两段。

    红衣被摔飞了出去,同时身上竟也弥漫上了一层紫黑之气,很快这紫黑之气就与红衣融为一体,显然是中了剧毒,红衣落地之后头一歪昏迷过去。

    绿衫拨开双剑,正欲援救红衣,不料红衣已经落地,此时萧懿影已将转身面对绿衫,同时真容显露出来。

    “不在冰宫好好呆着,跑来南疆干什么?”萧懿影微笑着,丝毫未将受伤的红衣看在眼中,与此同时那五个受伤的合·欢派弟子却是缓缓的爬起,显然是受了轻微内伤,但是却无碍性命。

    绿衫暴怒,不是为了红衣,而就是单单为了萧懿影。

    其实绿衫练就怨念意境就是得益于萧懿影,那时候萧懿影破坏了绿衫的好事,更是直接让颜无杀失去了男人能力,让她败兴,让她失去了快乐的源泉,再加上是她促使了紫云之死,她把所有的一切恨意都硬加到了萧懿影的这个所谓的“二宫主”的身上。

    绿衫一见萧懿影心中恨念陡生,再加上刚刚被设计,这口气更是咽不下,当即暴怒手持阴阳双剑来战萧懿影。

    萧懿影叉着腰,撇着嘴根本就看不起她,像这种货色服用的根本就是残破的意境种子,不过也是真意境种子,所以她修炼出了真意境,再者绿衫心境根本就不稳,心中贪、嗔、痴、怨俱全,已经远离了武学之道,已是入魔,武学焉能达到巅峰?

    也不知道为何血仙蝶却是不对绿衫提醒,萧懿影更是不会对她提醒,现在两人针锋相对之下,萧懿影显得轻松至极,根本就不看好对方。

    红衣被萧懿影偷袭瞬间打残,绿衫与萧懿影又是针锋相对,那么小天苍在干什么?

    小天苍的境遇比红衣好了很多,虽然身上伤痕累累,但却是外伤、小伤,现在他除了狼狈抵挡之外再也办不到其他的事情,因为他被人围攻了。

    突然间冒出来的高手将她困住,四个高手,整整四个,全是大红斗篷罩身,头戴着大红斗笠,但是每人手中一把剑却是凌厉无比,看得出来这四人都是伪意境,但是伪意境程度却是很高,而且四人更成阵势出剑之间招招相连,丝毫不给对手喘息之机。

    春风吹柳拂面,夏雷滚滚轰鸣,秋风瑟瑟扫荡,冬雪凛冽肃杀!

    四相相扣,四相相连,一相接连一相,生生不息,循环往复。

    小天苍不认识这四个突然杀出来的高手,在背后看热闹的莫飞羽也不认识,因为他们谁也没见过春秋四使女。

    春秋四使女施展出四季阵法困住小天苍,剑光闪烁间已经在他身上留下数道伤口,而且这种阵势困杀让小天苍的一线牵无法施展。

    小天苍憋屈至极,居然被四个伪意境高手围杀的只能狼狈逃窜,更是这春秋四使女不但剑阵威力大,更是其中极其阴损的还会暗放毒针,而且这四个人还都会放毒,很快战阵之中就已经是紫黑之气弥漫,而小天苍很不争气的命根子上被扎了一根银针。

    春草阴损极了,抽空子暗放毒针本来她想着银针暗放,要不怎么叫做暗器呢?春草毒针暗发瞄准了小天苍的小腹,却不料出剑的空隙之间发针失了准头,打偏了,位置偏低,巧不巧的正钉在小天苍的命根子上。

    针上有毒,极具腐蚀性,而且命根子还是极为脆弱的,这一针下去,小天苍下半辈子的幸福可能就此毁掉。

    憋屈、怨毒,再加上剧毒缠身,小天苍很快就坚持不住,一线牵握在手中,骤然间纳气运剑,硬挺着内伤、外伤、毒伤硬生生的破开四季剑阵。

    毕竟小天苍是真意境高手,舍得背后被刺一剑的损失,一剑硬生生的破开了四季剑阵仓惶逃去。

    绿衫手中阴阳双剑来战萧懿影,萧懿影嬉笑之间手中千幻流刃出手,轻轻一抖之间九股剑身乱颤,同时剑身在握手左右乱窜,显得诡异至极。

    “以你阴阳双剑的造诣果真不俗,你知道你所学的剑法是什么剑法吗?哈哈,想你也不知道,不过本二宫主为人大方就告诉就告诉你吧,其实你所学的就是合·欢派的剑法,哈哈,你很奇怪本二宫主为什么知道这些吧,是不是很奇怪?你看,你看,你这招施展的简直让人不忍观看,用剑太老,而且还有几招强招你会不会?哈哈,你肯定不会,你知道吗,你就是一个蠢蛋,好好的跟着你们宫主吧,我姐姐不会亏待你的,可是你心生旁念了,所以你啊····没有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