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道与合·欢派是主与属的关系,所以南宫玉会和上代的合·欢派掌门人较好往来,而萧懿影从小就是在合·欢派长大的,直到她四岁那年被人送到了百花谷中,所以在萧懿影的认知中合·欢派才是她的家。

    合·欢派的上代掌门人去南麟城参加张家大小姐的婚礼,结果却是死里逃生的从南麟城回来,匆忙间留下传承,之后不久就死了,

    萧懿影视这位合·欢派掌教为母,虽然她不是吃这位掌门人的奶长大的,但是却是从一出生就得到了她的照料,而且她死的时候萧懿影并不在她身边,曾经在百花谷内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萧懿影哭了好几天,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她是为了小圣女的死而悲伤,毕竟整个百花宫内也就只有那小圣女对她和颜悦色,并把她当做姐妹,外人并不知道其实她们是真的姐妹。

    萧懿影为了调查上代合·欢派掌教的死因,所以前来南麟城,不料却被白小蝶跟踪,又听闻血仙蝶出事,所以匆匆离去,如今再到南疆,却是先行到了合·欢派。

    合·欢派的弟子时常在南麟城出没,但却是没人知晓,无它,加入了合·欢派的女子也有很多人其实是有着家的,家里的夫婿、孩子就在南麟城内,而且她们也生活在南麟城内,没事的时候并不去合·欢派总坛,合·欢派的门人弟子身份无人知晓,即使是他们的夫婿、父母、孩子都不清楚。

    南麟城的情况萧懿影自然掌握的一清二楚,萧懿影和春秋四使女早已经潜入,并且开始酝酿阴谋,开始试探南麟城的态度,跟踪合·欢派的南麟城之人都被暗暗解决了,被萧懿影的化骨水一泼,不消半柱香时间就化成一滩污水,所以这些人失踪的很彻底,彻底的连个渣都没剩下。

    萧懿影扮猪吃虎打废了红衣,快剑让绿衫变成一个血葫芦,同时春草更是射歪了毒针,一下子命中小天苍的命根子,随后十人扬长而去。

    萧懿影、春秋四使女和五个合·欢派的女子迅速的离去,莫飞羽早已盯着萧懿影,他知道大鱼终于露面了,当下一挥手,手下四人快速的跟上,随后他快速奔向莫府。

    莫府密室之内,莫飞羽一脸的兴奋之色,“父亲,萧懿影真的出现了,没想到按照父亲的法子想要挑拨萧懿航和合·欢派的关系,不料萧懿影真的出现了,而且还直接打残了红衣和绿衫,还有那个不可一世的小天苍也受伤逃窜,似乎受了伤。”

    “萧懿影真的出现了?她居然有着如此战力,看来是要出动我们的最强战力了。”莫渊也是极其兴奋,辛苦等待了十余年终于就要见分晓了。

    剑灵山上论剑大会正在进行,但是很快夏柳儿就得到了一个消息,伊儿大小姐失踪了,整个剑灵山再也寻不到她的踪迹,同时守山门的两个弟子更是全部身亡。

    “查,尽快查找出大小姐的下落,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掳走我的女儿,真的活的不耐烦了,同时清查参加论剑大会的人员名单,看是谁不见了。”夏柳儿眉头紧皱,同时飞快的向云雾城传讯。

    “启禀剑主,有剑者要拜见剑主。”此时有属下向夏柳儿禀告。

    此时剑灵山正在举行论剑大会,表面上依旧进行的如火如荼,丝毫不知伊儿大小姐失踪的事情,此时有剑者要拜见剑主,自然夏柳儿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请进来吧!”夏柳儿皱着眉道。

    迎面而来的一位剑者,身形高挑,剑眉朗目,俊逸非凡,身上更是涌动着一股强大的剑意,看来对于剑道的领悟却是不浅。

    “剑者林枫拜见剑主。”林枫说话之间竟是一股无形涟漪在大厅之内震荡,只是一般人感觉不到而已。

    “你拜见与我却是何事?”夏柳儿微笑着问道,似是伊儿大小姐失踪的事情她到现在还浑然不知一般。

    “剑主···”林枫说话间却是左右看了看,那意思不言而喻。

    夏柳儿向着下属一摆手,顿时所有下属向着夏柳儿一拜,随后纷纷离了大殿。

    “你叫林枫?论剑大会还没有结束,你有何事前来拜我?”夏柳儿问道。

    “启禀剑主,在下无意与论剑大会,在在下看来,这些剑者不过如此,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从不出现在此,所以在下不愿在演武台上亮相,所以直接来见剑主。”林枫负手而立,身上剑意翻涌,似是向夏柳儿展示自身本领一般。

    夏柳儿也是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缓缓起身道:“你的剑道也算高明,不过也不要太小瞧了天下剑者,当今武林之中的剑者高手甚多,他们不来我论剑大会,也只能说明我论剑大会尚未达到他们所期望的高度而已,这只不过是第一届论剑大会,相信在接下来的几届之后,他们都会在剑灵山上一一亮相。”

    林枫点了点头,“剑主的话甚是有理,不过在下对于剑道也有着一定的理解同时也是有着不解之处,而与现场的剑者交流却是难以为在下解惑,所以不得不麻烦剑主了。”

    此时无形荡漾的涟漪充斥整个大厅,随着林枫的话语震荡不休,一波一波的向着夏柳儿席卷而去,而夏柳儿似是对此毫无察觉。

    “那你有何疑惑之处,还请道来,看看本剑主能否为你解答?”

    “是,剑主····”林枫向着夏柳儿一拜,随即讲出自己心中的疑惑所在。

    夏柳儿乃是剑道宗师,对于剑道的理解远超常人,这些问题自然是难以难得住她,她很有耐心的为林枫一一解答。

    最后林枫面露喜色,向着夏柳儿一拜,“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不值当不当讲?”

    夏柳儿微笑道:“有事请讲!”

    林枫郑重的道:“在下受剑主传授剑道,让在下茅塞顿开,同时对剑道的理解更深一步,但是对于剑道的追求永无止境,在下怕是再遇到剑道难题无法解答,剑道修行再也难以存进,所以在下请求剑主收在下为徒,林枫不求传承剑主衣钵,只希望有难解之处方便向剑主请教。”

    夏柳儿会不会收林枫为徒,林枫何许人也,他的目的是否这么单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