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向花仙子问询红衣的伤势,而得到花仙子笃定的告诉萧懿航:红衣已经废了。

    “废人一个了?既然如此留着她就只有一个用处了,我让你配的药如何了?”

    花仙子狐媚的笑了笑,“这些年来我为公子配置草药,那次失手过?这个红衣虽然喜欢女人,但是他实际上还是一个女人,这次是专门针对她配置的药,放心,服用了这味药之后,她再也不会喜欢女人了。”

    萧懿航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一伸手将花仙子揽入怀中,“要是给你吃上这种药,会怎么样?”

    “讨厌吧你,就没个正经,对了,那小天苍死活也不肯让我给他医治,却是不知伤在了何处?”花仙子推开萧懿航问道。

    “他的伤确实难以启齿,却是伤在了命根子上面,伤不重,却是中了一枚毒针,如今他的那活肿的像个萝卜,还是漆黑发紫,如今毒针已经拔出,他正在逼毒,要是不能将毒逼出的话,他也唯有将命根子切掉一途了。”萧懿航说完哈哈大笑。

    “哎,他这个人啊,这叫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不会解毒,却是擅作主张逼毒,百花宫的毒可不是江湖上平常所见的毒,他是解不掉的,尤其是毒针不能拔出,一旦毒针拔出伤口见了风,毒性更加的猛烈,现在就是我出手也是救不得他的命根子了,现在唯有切掉尚可保命。”花仙子嬉笑道。

    “哎,可怜的小天苍····”

    “公子,那萧懿影已经现身,我们怎么办?”花仙子问道。

    “她的武功已经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你看绿衫的伤,很显然她要是想杀人的话,绿衫早就没命了,她的武功居然恐怖到了这种地步,看来想对付她不易。”萧懿航也是眉头紧皱。

    “那要不要派出云梦生大侠和姬红霞女侠出手?”花仙子问道。

    “姬红霞当初在梅剑山庄的时候误闯我姐姐留下来的剑意巷那个时候她就应该死了,但是后来却被元浪救活了,你说他是怎么做到的?”萧懿航反问道。

    “这···是被剑意所伤,那就是说功体无伤,但是识海破了,要想重聚识海的话,非大神通不能,我自问还做不到这点,但是并不代表着别人不行,或许还有其他手段。”花仙子思索着道。

    “不错,据我所知,想要修复识海被损后的伤害,实属不易,当下也就是我娘可以做到,当然萧懿影或许也可以,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借尸还魂。”

    “借尸还魂?”花仙子瞪大了眼睛。

    “没错,如果我眼前有一个识海被损的人,我会打入一道我的精神力进入他的识海之中,那么我的这道精神力就会为主导引导着她的动作,也就是说眼前的人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人,而是由我的精神力为主导的存在,这就是所谓的借尸还魂,也算是一个傀儡。”萧懿航眯着眼睛郑重的道。

    “你的意思是说姬红霞是元浪的傀儡?”花仙子顿时瞪大了眼睛。

    萧懿航先是点了点头,最后又是摇了摇头,“我本想着她是元浪借尸还魂后的存在,但在之后我的观察之下却发现她的行为怪异,尤其是她的武功,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明月阁的武学,其实却是魔教武学,更是她所施展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似乎比之元浪掌握的还要完整,在我看来元浪与她双休不是把她当做练功的鼎炉,倒是他的武功被姬红霞吸收了去,所以姬红霞这个人能不用就不用。”

    “但是眼下我们已经无人可用,我听说李云燕正向这边赶来,同时我也听说在落日崖上李云燕斩杀了南宫心怡,却是出乎我的意料了。”花仙子道。

    “李云燕到来,萧云也快到了,更何况对方又有孙剑画、叶可卿这两个瘾君子,不太好对付。”萧懿航也是担忧不已。

    “那两个瘾君子断了销·魂丹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死,真是奇怪至极,她们两个来南疆怕是为了销·魂丹的解药吧,这种圣药据说是没有解药的,我想她们可是白来一趟了。”花仙子嗤笑道。

    “万不可大意了,孙剑画和叶可卿都是意境高手,销·魂丹虽然可以消磨掉人的意志,但是两人的心智非常坚定,两人都是非常人,眼下还不能让两人屈服,再加上萧云的加入,会是我们的最大阻力。”

    “那你的意思是说要在萧云到来之前搞定萧懿影,但是萧懿影的战力也非常人,要凭武力的话,也是极难。”花仙子皱眉道。

    “莫家之所以称霸南麟城,你说凭的是什么?我也听说了莫家与专门研究火器的张家的恩怨,更是还有一个合·欢派,你说莫家到底凭借的是什么?”萧懿航冷笑。

    “公子是想要莫家和萧懿影争斗,然后我们从中渔利?”花仙子眼中冒出精茫。

    “正是如此,而且我已经传信了百花宫,相信百花宫很快就会来人,对了,最近可是见到了绿萝了?”萧懿航问道。

    “好像是和莫飞羽在一起,两人就要大婚了,恩恩爱爱的,哪里有时间呆在这里?”花仙子吃醋道。

    “绿萝已经不是以前的绿萝了,本来我想着利用绿萝迷惑住莫天涯,从而控制整个莫家、整个南麟城,不料这莫飞羽也是手段非凡,反而反制住了绿萝,真是让我好奇,不过正好可以利用绿萝向莫飞羽传递消息。”萧懿航的眼中露出了阴冷之色。

    百花谷。

    白小蝶身上逐渐的浮现出了死气,她知道距离自己身上的剧毒发作越来越近了,她的脾气也是越来越坏了。

    花怜红、花怜碧、花怜杏和花怜雪尽数到了,更有圣女花弄鱼,只是这五人心思各异,都看着白小蝶。

    白小蝶身前的笼子里面紫电貂翻着肚皮四爪朝天,歪着脑袋看了看大殿之内的人,“叽叽”叫了两声,最后两只前爪盖在了眼睛上。

    “圣姑,刚刚传来消息,萧百荣的宝藏现世了,而且这个消息就是从剑灵山之内传出的,是夏柳儿传出来的。”花怜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