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红向白小蝶诉说出了萧百荣宝藏的所在。

    “我对这个已经不关心了。”白小蝶淡淡的道。

    眼下自己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哪里还有心情关心“宝藏”,再多的宝藏也不过是死后的“陪葬”而已。

    “圣姑,可是听说过梅剑山庄的萧云?”花怜红又道。

    “听说过。不过一条杂鱼而已,提他做什么?”白小蝶不肖的道。

    “圣姑有所不知,这个萧云出身来历我们已经查清楚了,先前他就到过天道山,而且那个时候天道山大会,就是他顶替了冰宫不泪天的使者,更是他当初和萧懿影住在一起。”花怜红说道。

    “是他?我记得那个人,不过那个人当时看起是要死了,没想到居然出落到如此地步。”

    白小蝶自然记得萧云,当时她可是专门派人盯着百花宫的使者,希望从他们身上得到萧百荣宝藏的秘密,却不料那人就是萧懿影,早知道是她,是南宫玉的女儿,那么她早就死了,但是白小蝶还是不懂,说这个人干什么?

    “圣姑有所不知,这个萧云曾经说过他的身世,只是说他是出生在南疆一个百花盛开的山谷之内,同时他身上有着一个饰物,这个饰物却恰好是当初锦圣萧百荣和剑圣丰钰枫两人定下娃娃亲的信物,更有丰钰枫的女儿丰小依一直跟在萧云的身边,而丰钰枫的儿子丰小冉,一直的唤萧云为姐夫,这是不是····”

    白小蝶脸上顿时色变。

    夏柳儿在生丰小依的时候被自己下毒,最终难产至死,那丰小冉如果是丰钰枫的儿子,他与丰小依就是同父异母的姐弟,那么丰小冉称呼萧云“姐夫”,自然是从丰小依哪里论说的,这么说来萧百荣和南宫玉的两个孩子那个男孩就是萧云,而那个女孩就是萧懿影,而那个死去的小圣女根本就是一个假货,怪不得她的身上没有生生造化丹的药效。

    萧云、萧懿影,只要抓到这两个人才可以为自己解毒,那么现在这两个人在哪里?

    “圣姑,萧懿影已经出现在南麟城了,南麟城里面传讯过来,并且那萧懿影的战力惊人,一出手就将航公子的属下打残、打伤,航公子向我们求援。”花怜红道。

    “圣女,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白小蝶吩咐道。

    花弄鱼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却是并不想去,花弄鱼是白小蝶一手养大的,也是白小蝶一手把她扶上了圣女的位置,但是对于白小蝶的管束她却是十分反感,她本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女子,处处受制于白小蝶,早已对其不满,更是花弄鱼修炼了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武功大进,早就有了直立为主的想法。

    花弄鱼点头离去,但却是欢快的哼着歌,表达着她心中的愉悦。

    “圣姑,这个圣女····”花怜红的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这个白眼狼,不过不要紧,给她做人的机会她不去做,偏要做狗,如此也就只能让她做狗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也是太娇惯他了。”白小蝶冷冷的道。

    “圣姑,那萧懿影战力非凡,更是毒功登峰造极,即使圣女亲自出手怕也是难以取胜,不如以智取如何?”花怜碧道。

    “如何智取?”白小蝶问道。

    “圣姑,我们不如·····如此可好?”花怜碧奸笑道。

    “好,就这么做,萧懿影,我看你还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白小蝶的心中又升腾起一股火焰,一个生的希望。

    四大长老使退去,大殿的殿门关闭,此时一个身背铁鞭的绿衣少女出现在了白小蝶眼前。

    “圣女,花魁拜见!”那绿衣少女向着白小蝶一拜。

    “当初我的花魁选你为她继承人,你继承花魁之位,暗中为我做事这么久了,也是辛苦你了。”白小蝶虽然带着面纱看不到真容,但是她的眼神、语气却是透露出了柔和。

    “属下作为圣女的花魁,自然是心甘情愿的为圣女做事,没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眼下圣女正是用人之际,属下正是来为圣女解忧。”那花魁道。

    “当初是你利用心魂术让她臣服于元浪,只是这么长时间了,她的心魂术是不是也已经解开了?”白小蝶问道。

    “圣女不知,这心魂术乃是传自幽冥道秘法,岂是这样容易解开的?只是没有了属下的暗示,她不自知罢了,圣女有什么吩咐?”花魁道。

    “花弄鱼已经有了反心,我不允许一个对我有反心的人在我身边,我让她成为我的狗,一条忠实的狗,我让她永远永远的臣服于我。”白小蝶恨恨的道。

    “圣女放心,属下这就去办。”花魁说完身影渐渐远去。

    花魁是谁?当初给花弄鱼施加心魂术的人正是月清明的师妹白玉娇,也是萧懿航的情人之一,这是任是谁也不知道她还有一个身份,居然是白小蝶的花魁。

    百花宫、萧懿航以及莫飞羽全部张开了大网,欲要抓捕萧懿影,萧懿影能否安然躲过此次危局?

    江湖乱了,彻底的乱了,整个武林动荡了起来,当初聚集在嵩山附近的武林人士全部都一窝蜂的涌向天道城。

    少林密室之内,少林方丈苦智大师端坐正中,底下依次是各座的首座。

    “方丈,前不久达摩堂首座苦乘师兄被人所害,更是整个嵩山之上现出异景,传说这是与萧百荣的宝藏有关,可是剑灵山却是突然间将萧百荣宝藏的消息泄露出来,如今整个武林已经混乱的不可控制,眼下不知如何应对?”罗汉堂的首座苦心大师问道。

    苦智大师面无表的看着大家,半晌双掌合十,“阿弥陀佛,武林大乱皆是三十年前埋下的种子,如今已经发芽,其势不可抵挡?不过,眼下正是我少林一统武林最佳时机,待宝藏之乱结束之后,武林凋敝,我少林正好出手。”

    “阿弥陀佛,武林动乱不堪,不仅仅是我少林积存力量,怕是断魂山的妖人也在积蓄力量,有着和我们一样的打算,而武林经此大乱,怕是死伤惨重,再难形成叱咤风云之势,如此一来就会造成我少林和断魂山妖人的对撞,怕是两败俱伤之势,这一切恐遭有心人的算计。”武僧堂的首座苦海禅师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