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受到元浪的飞鸽传书,安顿好昆仑仅存的百余精英之外迅速向萧云赶去,同将飞鸽传书传给了萧云。

    正在急匆匆的向天道城赶的萧云接到飞鸽传书看了看之后递给萧懿柔。

    “天道盟惹麻烦了,剑灵山突然公布的这个消息不知是真是假,不过以剑灵山这样的做法来看,小依姐真的出事了,事情越来越是不妙,我们得加快脚步了。”萧云急促道。

    “再快也是无济于事,如果出事,现在即使生了翅膀过去,也是晚了,倒不如详细计划一下,现在丰小依身在何处都是不知,如何解救?”萧懿柔撇了撇嘴道。

    “说的也是,更何况天道山中有元松竹坐镇,他的武功绝对不是我们可以抵抗的,是需要好好的计划一下,下一步柔姑娘有何计较?”萧云向一旁的萧懿柔问道。

    “这个并不难,我料定元松竹不在天道山中,你想想看,剑灵山将萧百荣宝藏的消息透露出来,要是元松竹的话一定不会如此安排,毕竟他并不知道宝藏的真正所在,更是知道如此一来会激起天下武林的敌对,这么做绝对是愚蠢的?”萧懿柔不削的道。

    “你怎么知道天道盟并不知道宝藏的埋藏之处?”萧云不解的问道。

    “天道盟要是早就得到了这宝藏,他早已一统武林了,还要等到现在,不过啊,江湖真的不平静了,这一次不死万人是不会罢休的,再加上先前十大神兵出世,所有的罪责就会全部归咎于天道盟,天道盟完了!”萧懿柔也是一声叹息。

    萧云看向萧懿柔,感觉出她话语中的不同,“听你的话语好像知道些内幕,不死万人不罢休是什么意思?”

    萧云眼睛眯了眯,想起了一件事,萧懿影和血仙蝶互称姐妹,这点萧懿影没有隐瞒他,从南宫心怡那里也得到了证实,而柔姑娘与萧懿影又是姐妹,这是不是说三人是姐妹?张馨菲说过十大神兵全部都是血仙蝶的安排,难道这宝藏的事情与血仙蝶有关不成?

    “你这样看着看我干什么?”萧懿柔感觉到了萧云的目光中的不同,尤其是那犀利的眼神,明显的充满了戒备和警惕。

    “我在想,这一切你都清楚,是血仙蝶设下的局,是不是?”萧云郑重的问道。

    “她还没有这么大的手笔,不过啊,你现在要走的救出你的未婚妻,而不要把眼睛盯在宝藏上,那是一个大漩涡,进去容易,想要退出可就难了。”萧懿柔道。

    “元松竹不在天道山,他会去哪里?现在天道山上就只有一个元浪,如此一来倒是有机可乘,不如我们混入天道山去?”萧云提议道。

    “不失一个好办法。”萧懿柔点了点头微笑赞许着,但是心中却在想:“天道山上是没有元松竹,但是你要是去了也是有去无回,我要不说出元松竹不在,你也不会上山,一上山你就死定了,要不是怕你死无全尸,姐姐留着你的尸体有用,我早劝你去争夺宝藏了,这次看你还不死?”

    两人两马一前一后的奔驰,萧云在前萧懿柔在后,萧云却是看不到萧懿柔的脸上的笑容变得诡异。

    奔驰的两人,异样的心思,纷乱的武林,萧云三上天道山会有什么危机?

    十八少林高僧亲临天道城,来到一道刚刚筑起不就得高墙之前,看着高墙之上剑拔弩张的天道盟之人。

    “阿弥陀佛,少林武院十八僧拜见天道盟主事之人,还请通秉一声。”少林高僧出语不烦,声如洪钟大吕,“嗡嗡”震响,顿时全场肃静。

    这叫先礼后兵,尤其是在天下武林群豪面前,即使要动手也要有着充足的理由,这叫做“师出有名”,更是占据了大义,如此一来少林就走在了天下武林之人的前面,而天道盟却是逆着天下武林之人的意愿而行,天道盟已经尽失人心。

    天下武林之大,即使是加入了天道盟的门派也不是人人都服从天道盟的安排,更有很多加入天道盟的门派是被逼无奈而施行“暗度陈仓”之法,表面上对天道盟恭恭顺顺,暗地里面却是做着小动作。

    少林这一招厉害,这也叫做攻心,仅仅一个“拜见”就确定了少林的武林领导地位,相对于天道盟来言,少林为武林正道统领的地位几乎不可撼动,毕竟数百年的时间之内,少林也仅仅是这三十年失去了武林盟主的地位,可见底蕴深厚程度以及统领武林群雄的能力不是天道盟这样的门派可以比拟的。

    天道正教本来就是一个二流门派,突然间成为了正道武林统领地位,一下子膨胀的太厉害了,更是元浪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丝毫不把天下群雄看在眼中,而元松竹心在别处,不在管理天道盟,所以任凭着膨胀的元浪胡闹,致使天道盟的口碑和力量越来越弱。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盟主是什么秃驴相见就能见的吗?天道山封山,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入,尤其是少林秃驴,这是我们盟主的交代,识趣的话就滚的远远的,再敢向前一步,乱箭射死。”

    这说话的人正是天道正教的门人弟子,在这些人的心中天道正教才是武林至尊,什么少林、武当、昆仑、峨眉,那都是过去式了,更是初生的牛犊不畏虎,丝毫不把其他门派的人当人看,把其他门派的人当做是下属、奴隶,根本就不愿正眼瞧上一眼。

    元浪虽然狂妄,但不是傻子,他很清楚少林派想要重夺武林盟主大位,所以处处提防着少林的动作,并且郑重的向自己的亲信下达了命令,对少林之人不用问明来由,当场格杀。

    元浪也是受伤之际心中气愤,一句一个“秃驴”,这也影响了他的那些亲信,把“秃驴”当做了少林的别称。

    少林派的和尚各个都是光头,也是最忌讳人们喊他们“秃驴”,这不是好词,是带有着侮辱性的言语。

    天道盟的人在狂妄的叫嚣着,带着侮辱性的言语斥骂着,一下子却是激起了武林群豪的怒气。

    天道盟筑墙拦路,阻挡住了武林群雄前去萧家寨的脚步,一者阻一者欲入,两强相争,孰胜孰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