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盟的人在狂妄的叫嚣着,带着侮辱性的言语斥骂着,一下子却是激起了武林群豪的怒气。

    少林十八僧不亏是少林高僧,却是各个都没有现出愤怒的神色,依旧是古井无波的模样,那样子就像是不管你怎么咒骂,我心不动。

    天道盟和少林派的素质立建高下,顿时天下群雄愤怒了。

    “去TM狗屁的天道盟,还妄称武林首领,推翻天道盟,萧百荣的宝藏是属于全武林的不是天道正教一家的。”开始有人大骂天道盟。

    “杀过去,杀过去,宝藏属于全武林的,不属于天道正教的。”同样的声音附和着,如今在天下武林人的心中,再也没有了天道盟而是天道正教。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少林十八武僧齐声高颂法号,随后那领首之人又发出洪钟大吕一般的声音,“天道正教有违天下武林意愿,不为武林造福,乃是私心作祟,非是武林之福,天道正教难以担当盟主大位。”

    这才是正题,这才是最主要的,对于少林的高僧来说萧百荣的宝藏不要紧,要紧的少林的名声,眼下不就是扫落天道盟的名声,提高少林名声的大好机会吗?

    “阿弥陀佛,天道正教已入魔道,少林必须为武林斩妖除魔,善哉、善哉!”少林高僧不亏是高僧,即使动手理由也是冠冕堂皇,“斩妖除魔”或者“除魔卫道”都是上佳的动手理由。

    天下群雄激愤不已,同时少林高僧的话中似是带有某种特殊的力量,让人精神激荡,更是所有的人都眼红萧百荣的宝藏,即使有天道盟挡关,即使是飞蛾投火,也会是义无反顾的投身进去。

    “杀!”

    一声高喝,顿时人如潮水向前冲去,同时天道盟安置在城墙上的弓弩开始射出冷箭。

    这城墙之上摆设着的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弓弩,而是弓弩箱。

    弓弩箱内设机关,一经发动,箭矢犹如飞蝗过境,密密麻麻,活口不留,更是箭头之上都是特殊加工、制作,同时箭头之上附着气劲,可破气劲护罩、护身罡气。

    弓弩箱并不是孙家专有,只不过孙家所设计打造的弓弩箱更加的威力巨大,装填箭矢更为方便而已,梅剑山庄上面的弓弩箱曾经用来抵挡全真教派的进攻,威力震慑天下,如今这弓弩箱威力相对小了许多,装填也是麻烦,但是胜在数量多,可以交替装填使用,在一定时间之内可以连续发动。

    先前已经有着不少的人死在了弓弩箭下,很显然现在的武林群豪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毕竟大家都是为了求财也不是为了寻死的,人死了有再多的宝藏也是与己无关。

    数面大盾被扛了起来,举过头顶,遮挡的严严实实,万箭齐射,落在盾牌之上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密集犹如爆豆,即使在远处的听到这密集的声音也不由得头皮发麻。

    人潮涌动,此时“叮叮当当”的声音刚停,顿时一个个的坛罐被抛出,砸到了巨盾之上,一时之间“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彻耳际。

    这种力量并不强,开始的时候人们还不在意,但是随着坛罐的破裂,人们顿时问道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这是火油的味道。

    火油顺着巨盾流下,流到地上,流到了人的身上,同时整个盾上都被火油浸满。

    “不好,是火油!”

    随着“噼里啪啦”的坛罐破裂声音停止,数枝火把被抛了下来,火把落在了盾面之上,迅速的连成一片火海。

    火攻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手段,尤其是这种地势狭窄之地,对方是一夫把关万夫莫开,机关怒最怕的是盾阵,如果遇到盾阵的话,以火攻,最是有利。

    防御城之下顿成一片火海,由于天道盟的人出言太恶,再者就是少林高僧暗运音攻致使武林群雄激愤异常,所有的武林人士一拥而上,竟是不畏生死,如此一来前方施展出了火攻之法,身处火海之内的人却是没有了退路。

    “后撤,后撤!”

    天道盟的人也是痛打落水狗,如今武林群雄所有人都慌乱了,顿时盾阵也就散了,而此时弓弩箱内的机关发动,顿时箭雨犹如飞蝗扑至,顿时又是死伤大片。

    “别以为有了秃驴相助就能攻破我们的防守,还有没有不怕死的?就凭你们这群武林宵小之辈,也敢觊觎我们天道盟的宝藏,真是不知死活。”天道盟的人大声嘲笑,之后就是一阵大笑。

    死伤这么多的人,总要有人处理尸体,高墙之下的尸体都被火烧的一干二净,不需要在清理了,而被弓箭射死的人却是要处理的,武林群雄之中走出十人来处理尸体。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这是两军交战的规矩,像这样的规矩武林之中也有,同时大的帮会交战的时候处理同门的尸体也是默许,不过这样的规矩也有一个限制,那就是人数不能过多。

    人数众多会引起对方的疑心,毕竟两派大战,要是派出太多的人给死去的同门收尸,而突然间发动袭击,那绝对是致命的。

    当初神兵任务的时候自由联盟就是因为前去认领尸体的人太多,同时也是自由联盟有意散布消息,致使天道盟误会是这些认领尸体的人趁机攻打天道城,所以发生了重大惨案,致使天道盟危机,最终却是杀死了紫云,引出冰宫不泪天才解去危机。

    眼下出现了十人为死伤的武林人士收尸,这是符合规矩的,所以城墙上天道盟的人开始装填箭矢,准备火油等等,全然没有理会城墙之下的十人。

    这十人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但却全部都是武林高手,尤其是轻功都有着独到之处,其中更有三人精通暗器,这十人收拾着尸体,不久就来到了城墙不远处,十人骤然间发动轻功身法,欲要跃上城墙,同时更有暗器打出,瞬间城墙上就有三具尸体摔落。

    十人都是高手,如此突袭之下竟是打了对手措手不及,当下一人轻功最高已经约上墙头,只是脚尚未落在墙头之上,一排枪尖已经攒刺了过来。

    突发的袭击,十大高手能否安然攀上城墙打开通往萧家寨的道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