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雄这边十人假装处理同门尸体,却是暗中想要攀上城墙,十人都是高手,如此突袭之下竟是打了对手措手不及,当下一人轻功最高已经跃上墙头,只是脚尚未落在墙头之上,一排枪尖已经攒刺了过来。

    对方并不是没有准备,毕竟这处关隘事关重大,若是突破了这次关隘,武林群豪会长驱直入的杀入萧家寨遗址之内。

    那人身在空中,根本就来不及躲闪,脚未粘到城墙之上,数根长枪已经透体而过,“噗噗”声响之中,溅起一串血花,长枪抖动,尸体摔落与地。

    同时其余九位也没有攀上城墙,其中一人身子凌空飞起,扬手就是一把暗器,顿时漫天的寒星闪烁激射而出。

    一把剑似是凌空而现,剑光霍霍,剑影穿梭,随着“叮叮当当”的响声不绝,所有的暗器被尽数拨打回去,同时一道狠辣而凌厉的剑芒直惯那人前胸,剑过,自后胸露出半截剑尖。

    那人尸体摔落城下,在城墙之上站着一位身穿火红衣服的美艳女子,正是剑痴田竹盈。

    元浪居然将剑痴田竹盈安排到了这里。

    十人瞬间成为十具尸体,尸身栽落城下。

    “尔等宵小之辈,也堪使用如此伎俩,徒增你笑料尔!”剑痴田竹盈站在城墙之上,有风吹过,红色衣裙猎猎而舞,英姿不俗。

    天下群雄竟是被封堵在了一座高墙之下!

    “另寻路径,我知道有处山崖可以爬上天道山后山,更何况天道山绵延不知多远,不信天道正教的会全部封死!”开始有人寻找新的路径。

    萧百荣的藏宝现世,武林轰动,此时正有大批大批的武林人士快马加鞭的向着天道山赶来,而天道盟拦路又能阻拦几时?

    南疆百花谷内。

    圣女花弄鱼根本就没将白小蝶的话放在心间,回到了圣女宫中,摒去了左右,此时内殿的门一开,走出一人来,外貌看起来似是一个丫头打扮,但是一看之下却是一个男子,此人非是旁人,正是武当新秀宁非子。

    花弄鱼半躺着,一抬脚,脚上的鞋子掉落,露出了裹着脚布的小脚。

    “哎呀,我的脚好累,你帮我捏捏!”花弄鱼吩咐道。

    宁非子也是武林新秀,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曾几何时竟是成为了花弄鱼的捏脚“丫头”。

    宁非子的捏脚手法不俗,解去了花弄鱼的裹脚布,一双手时轻时重的按压着她脚上的穴位,渐渐的花弄鱼的身子越来越软,最终口中忍不住的发出了嘤咛之音。

    缓缓的这只脚缩回,另一只脚伸出,宁非子如法炮制。

    半晌花弄鱼缓缓抬了抬身子,一手托腮看着专心捏脚的宁非子,她的一只脚伸直悄悄的探向了宁非子的胯下。

    宁非子浑身一颤,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随着花弄鱼的脚来回的摩擦,竟也是呼吸急促起来。

    “鱼儿,你真美,你就是我的女神,是我的王!”宁非子激动的道。

    “是王也好,是女神也罢,也需要做男女欢好之事,已达阴阳调解。”花弄鱼说话间眉宇间竟是说不出的妩媚,勾人魂魄。

    宁非子再也忍耐不住,缓缓上前,身子压了上去。

    粗重的喘息,快意的呻·吟,交织相融,却是丝毫没有发觉随着两人的节奏发出的“哒哒哒”的声响,似是玉珠落盘,又如缓缓小河流水,不知不觉间竟是让人沉醉其中。

    花弄鱼的意识有些模糊,心中再无任何想法,只是感觉快活到了极点,随后累极,竟是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感觉头痛欲裂,不由得揉了揉头,宁非子早已不见,也不知去了哪里,身上依旧是一丝不挂的,百花床单之上一片狼藉,露出了YIN·霏的痕迹,是前不久两人畅汗淋漓大战后的遗留。

    “咦,我好像忘记了什么?”花弄鱼揉着太阳穴,此时头痛缓和了许多,但是头脑之中感觉失去了什么一般。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明明想着要做一件事,已经在做了一半,但是突然又忘记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这种感觉真的是奇怪至极,看着做了一半的工作,却是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做,接下来做什么,但是她很清楚自己是要做什么事情或是东西来着,就是这种奇怪的感觉,越想越是头疼,竟是忍不住的大声呻·吟,这是痛苦的呻·吟。

    有节奏的“哒哒”声响不绝于耳,花弄鱼的心跳都似乎跟着着声音的音律跳动。

    “想起来了,我要去南麟城帮助圣姑擒拿萧懿影。”花弄鱼似自言自语说着,但是眼神中却是痛苦和挣扎,随着那有节律的声响逐渐的平和起来,却也是失去了活性。

    花弄鱼想起要去南麟城擒拿萧懿影,当下唤了两声却是无人答应,不由奇怪,出的圣女宫却是日出东方。

    “怎么回事?我睡了这么久?”花弄鱼奇怪至极,她明明记得从白小蝶那里回来不过是中午,随后就和宁非子“午战”一番,没想到这个时候竟是早晨了,难道自己睡了一个晚上?

    花弄鱼迷惑了,不解了,突然间她的头痛欲裂,连忙双手抱头,面上露出痛苦至极的神色,随后面容渐渐缓和起来,双眼之中露出呆滞之色,同时缓缓的揉着太阳穴,“圣姑的事情很急,我不能耽搁了!”

    圣女宫的后殿之内,两个赤·裸的身子相拥着,半晌那个女子缓缓起身,穿着衣服,最后将水绿衣裙穿在身上,恢复了圣洁而不可侵犯的气质,任是谁也想不到这个有着高贵气质的女子方才刚从一个男人的怀中起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小蝶的花魁,一个神秘莫测的存在。

    她捏起宁非子的下颌,冷笑却不肖的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教你的阴阳逆乱天元道功法可是记住了,好好参悟,将花弄鱼的所有武功都悄悄的吸纳过来,为我所用。”

    “宁非子,春不败!”花弄鱼唤着两人,但是春不败不在,而宁非子却是怀抱软玉,他的世界再无花弄鱼。

    “去吧,记着本尊的交代,再者这百花宫内的任何女子都是你修炼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的对象,你尽管施为。”

    看着宁非子走出,白小蝶的神秘花魁冷冷一笑,“还有一个春不败,我也会将其拿下,当下武林大乱,夫君啊夫君,你还能安然渡过吗?你想着以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控制与我,岂不知为妻早就学会了这门武学,而你所得的那本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秘籍不过是为妻修改过的武学残本,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假,到底谁在利用谁?笑到最后的才是王者,百花谷是我的,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

    神秘莫测的花魁,到底什么来历,她所称呼的“夫君”又是谁,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她的出现又将给纷乱的武林带来怎样的动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