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元尊做为天道正教压箱底的底牌不到联盟生死存在最后关头是不允许动用的,这是元松竹临行之时对元浪的交代,但是元浪自持武力,认为没人伤得了这十二元尊,更是高墙防守吃力,也想着给天下武林群豪一个震慑,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没想到却是遭遇到了张馨菲留下来的霹雳雷火弹。

    张馨菲有心振兴张家,对于张家的霹雳雷火弹研究、参悟花费了大气力,毕竟张家是以霹雳堂闻名江湖的,先前她不太关心霹雳堂,但是张家还活着的人屈指可数,而正统传承之下的也就只有张馨菲一人了。

    张馨菲是谁?当初南麟城城主的女儿,自然霹雳堂的传承不能断在她的手中,所以她一有时间就研究各种霹雳雷火弹,而是疏于武学的修习,至今为止冰宫血魔女之中唯有张馨菲依旧没有踏入意境,当然她没有踏入伪意境还是有着其他原因的,不仅仅是不用功的原因。

    张馨菲到了云雾城山寨之内,尤其是知道萧云要去南疆,她就有心收复南麟城,更加卖力的钻研霹雳雷火弹,即使身怀六甲之时也是没有停歇,所以沙通天手中成品、废品、半废品的各种各样的雷火弹应有尽有。

    沙通天将少数的成品,大量的半废品和废品都拿了出来,以投石车投掷用来炸墙。即使是废品、半废品的霹雳雷火弹,其内都是装填着火药,只是爆炸效果没有达到理想的结果所以被认为是废品、半废品,但是一旦爆炸起来威力也是不小。

    毫无悬念的高墙被轰塌,被视为天道正教底牌的十二元尊以及剑痴田竹盈均被炸的粉身碎骨。

    仅有的十二元尊全部死亡,这让元浪肉疼不已,更是怕父亲动怒,这是天道正教的根基,是将来一扫天下的利器,更是元松竹参悟血煞神功的实验体,这些都是元松竹的命根子,如今这些命根子全死了,元松竹要是知道就要活活气疯,他想要的长生不死,已成泡影。

    没错,元松竹就是想要长生不死,什么一统武林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他想要和血煞神尊默苍离一样不死不灭,所以才有了三十年前的一切,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目的,那就是得到血煞传承,得到血煞神功,让自己不死不灭。

    眼下十二元尊全部身亡,元松竹的心血尽毁,元浪的眼中也露出了惊恐,她知道父亲是多么的无情,多么的残忍,要是让他知道这个事实,那么自己即使是他的儿子,他也会毫不客气的对自己出手。

    “不能这样下去!”元浪惊慌了,失措了,先是绝望,最后眼中现出了狠色,“萧百荣的宝藏,对,只有萧百荣的宝藏才能够挽回局面。”

    “派出所有的人搜寻萧百荣的宝藏,不惜一切代价,一切代价!”元浪脸上露出了厉色。

    惊恐、慌乱最终让元浪的精神基于崩溃,十二元尊死了,一切都完了。

    “对,我有萧百荣的宝藏再有强大的势力,即使是父亲也不能拿我怎么办?强大的势力支持,对,伊儿大小姐,只有霸占了伊儿大小姐让她成为自己的禁脔,再以她为跳板占据剑灵山,那剑主的武功不弱于自己的父亲,自己的性命可保无虞,对,就这么办!”元浪想到现在也唯有伊儿大小姐才能救自己的性命,再也顾不得其他,想要先行霸占了她的身子。

    此时不为掠夺伊儿的武功,而是纯粹的霸占她的身子,此时他比任何时刻都紧张,他急切的想要成为剑灵山的女婿,而且一旦自己成为了剑灵山的女婿,那伊儿还不是随时都可被自己采补?

    元浪急切间出了掌门密室,眼中血红一片,头上、手上更是青筋暴跳,像是欲要吃人的猛兽。

    一处密室是属于元浪的,这里就只有他一人在,此时元浪的手按在了墙上,墙壁一转,竟是一扇暗门。

    暗门打开,里面昏暗的灯光闪耀,一张床上端坐着一个白衣若雪的女子,正是失踪多日的伊儿大小姐。

    “你倒是好手段,抓我到这里的人是谁?”伊儿大小姐冷冷的瞥了一眼元浪。

    “是谁重要吗?你只要知道我的身边还有高手就可以了,或许你还不知道眼下的局势,这不能怪我,都是你们剑灵山逼得,尽管那人警告我不能碰你,不过我也管不了那许多了。”元浪的面目变得狰狞,同时眼中血红更甚。

    “你要干什么?”伊儿大小姐明显感觉到了不妥,她已经感觉到了元浪那赤·裸·裸的侵略目光,心中不由得警觉起来。

    “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妻子,不过你不用担心,虽然是用强,但是我不会让你太过难受。”元浪说着捏起伊儿大小姐的下巴,手微微抬起。

    伊儿的眼中也是露出了绝望,但是全身一百零八道穴位被封,更是被人封住了罩门。

    罩门是每一个练武之人都加倍小心隐藏之处,除非是对自己十分熟悉的人否则是没人知道这罩门的所在。

    萧云不知道丰小依的罩门所在,他也不会问,这是事关性命的大事,但是眼下伊儿的罩门被封,而且还是第一个被封穴位就是罩门,可见并不是胡乱的封穴位封住的。

    伊儿的罩门在右肩肩甲穴上,这处穴位本不是重要穴位,即使胡乱封穴也不会封印肩甲穴,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用?但是这处罩门被人第一时间封印,从此可以看出对方是针对性的有意为之。

    伊儿就是丰小依,这点并不是没有人知道,至少萧云就知道,但是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到底是丰小依身边的人出卖了她,还是剑灵山的人出卖了她?

    元浪一伸手,却是取来一个酒杯、酒壶,从怀中掏出一包粉末,倒入酒杯之内,随后酒水入杯,顿时“刺啦”一声响,杯中冒起粉红色的泡沫,同时一股异香传出。

    泡沫消散,酒水都是粉红之色,元浪端着走到伊儿面前。

    “喝了这杯酒,你就不会感到不适,心中只有快乐,之后我会用相思域让你快活更上一层楼,同时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让你快活之感如登临九天,等你尝试过那种即端的快活之后,保管你今日之后打你、赶你,你都不会离开我。”

    元浪YIN·笑着,捏开伊儿的嘴吧,端起酒杯就向伊儿的口中灌去。

    天道山元浪的密室之内,一个被封住了全身大穴、无力反抗的伊儿能否躲过元浪的龌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