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所在的城主府内。

    萧懿航占据城主府俨然已经把自己当做了南麟城之主,此时她正揽着花仙子的小蛮腰上下其手,逗弄的花仙子不断的扭动腰肢同时**连连。

    “哎呀,你可真是坏啊,弄得人家难受死了?”花仙子玉手捶着萧懿航的肩头,“你一天天的有没有正事,也不修炼武功,就知道泡在脂粉堆里,你啊,早晚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之上。”

    萧懿航微微一笑,却是不答,只是手上又起了小动作,引得花仙子一阵娇颤。

    “有人来了。”花仙子说着,推开萧懿航,此时却是一愣,因为萧懿航竟是先一步将她松开。

    “你猜是谁?”萧懿航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那么坏,是谁都有可能。”

    “我坏吗?”萧懿航坏笑道。

    “先前圣姑让我跟随你,只是要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救你不死,却不料你暗中给人家使坏,不但用我配置的药偷偷给我服用,更是用阴阳术让我沉溺于与你····那个,你说,你坏不坏?”

    “怎么是我让你沉溺于与我欢好,那是你的本性使然罢了,我只是让你的本性暴露出来而已,哈哈···”萧懿航说着整了整衣衫,此时此刻却是变得堂堂正正,“是绿萝那贱·货来打探消息来了,哼,也不知道莫飞羽是施展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够把绿萝收复从而背叛与我,这令我很好奇。”

    “没什么奇怪的,上次我从绿萝身上闻出淡淡的药味,一个人喝了药之后身上还能散发出药味,这不是很奇怪吗?要是那药真的有这么大的味道,我想是傻子也不会喝,所以绿萝一定是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灌下的药,而以莫飞羽的武功要让绿萝神志不清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一种可能,莫飞羽还会什么控制心神的武学,让绿萝在不知不觉之中受控而不自知,所以我想两者并用,绿萝即使武功再高也会变成对方的傀儡,背叛你一点也不奇怪,你的阴阳逆乱天元道虽然可以控制她的欲念,可是你别忘记了,她也学会了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如果她将这武学传给别人,照样可以达到发泄阴阳武学带来的欲念反噬作用,不要忘记她离不开的是阴阳逆乱真气,而不是你的人。”

    “莫飞羽,好手段!”萧懿航冷冷一哼道。

    两人话语落尽,脚步声响越来越是清晰,听起来脚步沉重,来人武功并不如何,或者说这个人的轻功极差,来人不是绿萝。

    “萧懿航,快来迎接!”一个粗大的嗓门声音响起,像是打闷雷,随即“哐当”一声,似是重物砸地,大地都在颤抖,房屋上的窗户也是被震的“嗡嗡”作响。

    “是什么人?”花仙子奇怪地问道。

    “春不败,是我娘的属下,怕是我娘派来协助的高手,这个人最强的是他的内功,尤其是不败气功,堪称武林绝世武学,不过要让这个人相助擒拿萧懿影怕是办不到,因为他的轻功实在是太差了,听着脚步声就知道。”萧懿航无奈的摇了摇头。

    迎接吗?萧懿航冷笑。很显然对方就是想要摆这个架子,但是这摆架子摆的也不太正规,应该是在城主府大门之外摆谱摆架子,怎么会直接的闯入萧懿航的后宅之内了?

    粗人就是粗人,无论多尊贵的身份,闯别人的后宅是很不妥的,因为后宅里面住着很多的女眷,是不方便见人的,而春不败却是有着龌龊的想法,想要看看萧懿航的后宫之内有着什么绝色佳丽,他不介意将其占为己有。

    说的明白点,春不败本来就是元浪的人,对萧懿航的敌视从未减弱过,而在萧懿航面前摆摆架子也是正常。

    原来春不败和宁非子结伴前来,同行的还有圣女花弄鱼,花弄鱼时不时的头痛欲裂,心也似被猫抓鼠啃一般的难受,说不出的不是滋味,同时不想去南麟城的想法涌上心头,转念这个念头就被赶紧去南麟城的念头压下。

    花弄鱼在“赶紧去南麟城”的念头影响之下先行让宁非子和春不败先行,她却是陷入到了尽退两股念头交错出现的情景之内,头痛欲裂。

    春不败和宁非子结伴而行,一路上宁非子却是打听清楚了南麟城的情况,更是知道她们要对付的是合·欢派,顿时想起那神秘花魁的话来,不由的想着以合·欢派女子为鼎炉采集她们的武功。

    宁非子和春不败两人来到城主府,看着辉煌的城主府,心中却都是不甘听从萧懿航的安排,所以在宁非子的挑拨之下,春不败直闯萧懿航的后宅,欲要将他驱赶出去,同时还想着将萧懿航的女眷占为己有。

    一者想来喧宾夺主,一者要保住领导者的地位,两人相见必然势同水火。

    春不败斗志昂扬前来挑训,叫嚣着萧懿航前来迎接,同时眼光四处乱看,却是想要看看这里的女眷,不料一眼看到花仙子,顿时眼中闪烁着桃花,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口水都流了出来。

    花仙子一看春不败如此模样,同时感到春不败身上阴阳之气身上的吸引,不由得芳心乱跳,顿时向她搔首弄姿起来,春不败更加的丑态百出,竟是忘记了此来的目的。

    萧懿航微微一笑,侧行一步挡住花仙子,三人此时站在同一线上,顿时让春不败赶到扫兴至极。

    “是我娘派你来帮我的,不是让你在这里摆架子来的。”萧懿航冷冷的道。

    “摆架子?有实力才能够摆架子,没有实力就不要站着说空话,你何德何能可以居住在此,乖乖让出来,留你活命。”春不败说着将尺余宽的巨剑拔起,随后又重重的插在地面之上。

    “不败气功,真的不败吗?”萧懿航言语间充满了嘲笑之意。

    “乖乖的滚出去,将这里让出来,否则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上?”春不败面上也露出了不肖之色。

    “那就让我来看看你的不败气功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同时也让你知道我的武功!”萧懿航说着身上腾起了亮白色的气劲光芒,气势越来越大,直冲春不败。

    萧懿航对战春不败,两者之争结局如何,城主府的归属又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