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向萧懿航说明来意,萧懿航眉头皱的更紧了,现在他也不敢说有抓捕萧懿影的能力,毕竟萧懿影的毒、针技、剑法都是登峰造极,更是这个人狡诈无比,即使百密都有一疏,万一一个不慎,萧懿影就会走脱,萧懿航之所以现在还不动手正是以为他也没有把握擒拿下萧懿影,尽管他清楚凭借自己的武功绝对不低于萧懿影。

    “能够对方萧懿影到底是低估了萧懿影还是他们真的有如此实力?”萧懿航也是心中游移不定。

    “绿萝姐姐,可是从莫飞羽身上得到了她的武学心得?”萧懿航问道。

    “得到了一点,并不多,可能是因为她对我有着防备,更是我也不敢贸然使用阴阳逆乱天元道功法,所得有限,但是却是知道他的武功深不可测,更是功法怪异非常,似是···一块磁石。”绿萝皱眉道。

    “磁石?”萧懿航不解的道。

    “嗯,我也不知道他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修炼之人浑身犹如铁块,刀剑难伤,更是可以吸收劲气,任何劲气攻击都是无效,同时身体更有一股莫名之力可以吸引刀剑等物,同时他们的内力深不可测,就如大海一般深邃,寻不到边际。”

    “会有这样奇妙的武学?”

    “正是如此,不过我还没有得到精髓,仅仅是一些皮毛,所以不得不忍辱负重,为了航能够得到这门武学,萝做出怎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眼下为了博得她的信任特来请教萧懿影的下落。”绿萝郑重的道。

    “给还是不给?”萧懿航真的是犹豫不定,不过转念一想却是笑了,“萧懿影的藏身之处我确实知道,也是刚刚打探到的,不过不要急,绿萝姐姐,我也很想你···”

    萧懿航说着竟是身手揽向绿萝的芊芊细腰,那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却是没想到绿萝身形缓缓一闪,竟是闪过,让萧懿航伸出去的手一把抓空,手尴尬的亮在空中,随后紧紧一握,面目变得狰狞,只是下一刻即可恢复。

    “航,不要如此,现在我假装着被莫飞羽控制,不能暴露了你我的关系,我知道你心中有我,如此我已经很开心了,等我把莫飞羽的一切秘密拿到手中的时候我会好好的补偿你的。”绿萝双眼含情的道。

    萧懿航微微一笑,“绿萝姐姐说的是,是航太想念姐姐而不能自控,实在是唐突了,差点坏了大事,真是罪过了,你那萧懿影的下落····”

    萧懿航毫不隐瞒的将萧懿影的下落说了出来。

    “航,我这就去向莫飞羽讲,不过要是莫飞羽真的有办法将萧懿影擒获,我们就要想办法从他手上将萧懿影再抢走了。”绿萝郑重的道。

    “这点我会安排的,正好我要做那渔夫,竟看鹬蚌相争,绿萝姐姐且要小心谨慎,不要被莫飞羽看破了,恐遭他的毒手。”萧懿航满目含情,想要伸手拉住绿萝的手。

    绿萝射手捋了一下额发,很巧妙的躲开了萧懿航的手,让对方一手抓空。

    “航,我爱你,但是眼下我却是不能暴露身份,航,我先去了,待事情了解,我···一切都是你的。”绿萝说完竟似是有些不舍一般的看着萧懿航,但是脚却是毫不迟疑的向着门外走去。

    看着绿萝的背影渐渐的消失,萧懿航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冷哼一声,“贱·货,还敢在我面前说谎,虽然你表现的毫无破绽,但是在我阴阳之气的影响下毫无反应,就已经说明你的心早已经死了,更是有心抵御我的功法影响,看来你是真的没有一点机会和我复合了,那也不要怪我无情,贱·货就是贱·货,永远也改变不了你的本质。”

    魅惑之术萧懿航并不会使用,但是她却是拥有着更高级和更强大的迷魂术,她从绿萝身上感觉到了她对迷魂术的抗拒,不是处于身体本能的,而是有意识的抗拒,以迷魂术破去魅惑之术轻而易举,现在萧懿航相信绿萝并没有被迷惑而是意识清晰,那么她就是真的背叛了自己,或者说是···绿萝在忍辱负重,一切都是真的,但是萧懿航绝对不会相信绿萝是发自内心的忍辱负重,因为她不是那样的人,要是有可能的话绿萝会第一个成为叛徒。

    绿萝已经背叛了自己,这点萧懿航坚决认为,那么是什么让绿萝如此坚决的背叛?是绿萝发现了莫家的大秘密,莫家有着恐怖的底蕴让她义无反顾的背叛自己,那是不是说莫家的实力要远远强大于自己这边?

    萧懿航犹豫了,心中起伏不定,要是莫家真的有这么大的实力那么为何自己一来就占据了城主府而他却是乖乖的搬了出去,是因为什么?能够成为一城之主的世家,绝对有着底蕴,看来自己是看走眼了。

    萧懿航急忙叫人唤来莫林。

    莫林拖着一只手臂而来,她的身边陪着的是莫林的妻子墨绿。

    墨绿是莫林的妻子,更是从小就和萧懿航是伙伴、是朋友、是兄妹,所以萧懿航有事和莫林商议,由墨绿陪伴着萧懿航前来是最合适的。

    “航哥,你有事找我?”莫林看起来十分的憔悴。

    萧懿航看了看一边的墨绿,而墨绿却是一直低着头,看起来楚楚可怜,而且自从她嫁给莫林之后身体消瘦了很多,不由的心中一阵酸楚。

    墨绿对自己什么感情萧懿航最清楚,而自己却是嫌弃墨绿武功低微,对自己没有任何帮助,却是毅然舍弃了她,看着她消瘦的身体,想到了自从童年时候起就在一起的玩伴如今过得并不如意而且这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即使是石人、铁人也会心中不适。

    “坐吧!”萧懿航不再看莫林,转而向莫林说道。

    “航哥,可是有事要与我商议?”莫林在墨绿的扶持之下缓缓坐下。

    萧懿航皱眉,按理来说莫林即使被废去一臂,这种伤势早已治愈,该不会如此虚弱,居然连走路和坐下都要人扶持。

    “航哥,我最近身体不适,怕是急于修炼武学伤了根基了,怕是短时间之内难以帮上航哥的忙了,见谅!”莫林率先向萧懿航道。

    萧懿航唤莫林来见,不知道萧懿航从莫林口中要探知道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