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向萧懿航献计,但是却也并未说实话,比如莫天涯是打算今晚出手,而她却说是明晚,她说话之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竟是让人摸不到她的真实目的。(书屋 shu05.com)

    “还真是好计划,我知道了,谢谢你,绿萝姐姐!”

    绿萝走了,萧懿航目光灼灼,随后转身向花弄鱼道:“我本来就想着明晚动手,没想到莫飞羽却也是要明晚动手,我们到底是要坐收渔利还是提前动手?”

    “对付一个萧懿影还要依仗外力不成?我们就今晚动手,明天让莫飞羽扑一个空,同时在将莫飞羽剿灭萧懿影的消息传出去,如此一来让合·欢派与南麟城不死不休,这个时候我们在坐收渔利。”

    花弄鱼得意的说着,只是话语刚落,却是皱了皱眉,随即一手按住太阳穴使劲的揉着,面露痛苦之色,但是片刻之后又逐渐的恢复。

    “怎了么?”萧懿航不解的问道。

    “没事!”花弄鱼摆了摆手道。

    萧懿影似乎是已落入到了巨大的牢笼之中,无论是城主府莫家还是萧懿航都有着对付她的手段,无形的大网已经笼罩,萧懿影命运如何?

    萧云很急切,他得到了沙通天的传讯,知道武林已经大乱,纷纷的闯入萧家寨,而且他也得到了萧家寨的所在,心中更是狂跳不已。

    萧家寨,还有那个被武林人士弘扬的神秘无比的看守宝藏入口的山寨都与他有着某大的关系,那个山寨不就是自己生活了将近十载的山寨吗?而萧家寨不就是那个废墟,那个初次遇到血仙蝶的那个废墟?

    血仙蝶,一个神秘莫测的女子,在那个细雨霏霏也夜中在萧家寨的遗址之内荡着秋千,神秘而诡异。

    血仙蝶、萧家寨、冰宫不泪天、替天行道、萧懿航···还有柔姑娘,所有的一切都一一串联起来,让他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柔姑娘,你到底姓什么?”萧云歪着头向与他并马而行的萧懿柔问道。

    “啊?”萧懿柔一愣,不知道萧云目的何在。

    “你···应该和我一样,都是姓萧的吧?那你和元浪又是什么关系?还有,武林中最为神秘莫测的血仙蝶叫什么名字?我若是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姓萧,我从《武林札记》上看过关于萧家寨的记录,这萧家寨的主人就是前武林盟主锦圣萧百荣,而她有一个女儿,传说是死了,但是却没人见过她的尸体,所以我想血仙蝶就是那个没有死的萧百荣的女儿萧懿岚,如此一来事情明了,萧懿航、萧懿影、萧懿岚还有你,萧懿柔!”萧云眼光锐利如刀一般的盯着萧懿柔。

    “呵呵,你再给我讲故事?”萧懿柔依旧是带着惯有的笑容,任何异样也没有显露出来。

    萧云转过头去,继续打马疾行,这次却是萧懿柔没有赶快跟上,她在想萧云话中的目的,是试探,还是警告?

    萧懿柔晃了晃头,“哼,关你什么目的,我小柔怕过谁来?你得罪了我大姐,她让你死,你就活不成,我不过是让你死的舒服一些罢了,你还不领情?”

    萧懿柔想到此处连忙打马赶上,嘴角之上挂着惯有的淡淡的笑容。

    天道城内纷乱不堪,处处上演着打、砸、抢、烧,尤其是天道盟的商铺、买卖,这些日子以来武林群豪被阻隔在了那堵高墙之外,就对城门属于天道盟的买卖展开了疯狂的报复,但是元浪怎么会留下重要的资产给武林群豪?

    元浪早就将重要的资产、生活资源搬走了,留下来的大多都是不动产,更是在水井、水渠等水源地下毒,再加上没有吃食,武林群豪已经损失巨大,更有气愤之人再此放火烧城。

    天下武林群豪汇聚天道城,而天道城没有了资源,这也让其他的势力看到了契机,自由联盟、云雾城和梅剑山庄都是看到了这个契机,纷纷赶来天道城出卖物品,一时之间竟是赚的钵满盆满,不过却也引起了有的人的不满,开始暗中对其砸、抢、烧、掠,一时之间竟是全城都没有一块安宁之地。

    萧云到的时候皱眉不已,看着纷乱的大城,再想想过去,尤其是自己个小影在这里生活的时候是多么的安静、协和,如今却是变成了如此模样,不由伤感。

    “现在天道城大乱,更是武林群豪已经突破了前往萧家寨的阻碍,更多的武林人士前去萧家寨旧址了,那里面正在上演着一场大战,是天道盟激战武林群雄,而此时正是天道山空虚之时,若是此时上山,却是最佳时机。”萧懿柔提议道。

    “此话倒是不假,只是不知小依姐会被关在何处?”萧云在天道山生活了一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更是不短,但却是并不知道关人处所在,更有一种可能丰小依已经被封了气机,关在一处秘密所在而不再地牢等处。

    “天道山中的地牢所在,我倒是知道,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一处秘密所在,是元浪密室,或许小依姑娘被困在那里也说不定。”萧懿柔得意的道。

    “你好像很熟悉天道山?”萧云奇怪地问道。

    “你到底要不要听?不要听就算了,我啊,也就是心软,不想看你找的这么辛苦,要是不信我,你就自己去找吧,反正她跟我又不熟?哎呀,或许啊,时间这么一耽搁,好好一个黄花大闺女可就···”

    “好了,到底在哪里?”萧云其实是很担心丰小依的,他虽然对萧懿柔好奇,但是好奇却是比不得丰小依的安危重要,两者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哼,算你欠我一个人情了。”萧懿柔道。

    “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一个天大的人情,赶快告诉我地牢和那秘密所在是哪里?”

    萧懿柔想了想,道:“我一时也说不清楚,这样吧,我给你画一个草图,你大概就是懂了。”

    萧懿柔说完却是看着萧云。

    “看我干什么?”萧云不解的道。

    “撕一片衣服,你总不能让我撕一条吧,有没有大丈夫的气概?”

    萧云二话没说,撕掉一挑衣服,递给萧懿柔,随后又道:“要不要我咬破手指?”

    萧懿柔到底会不会给萧云指明伊儿大小姐的被困所在,抑或是又给萧云设下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