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柔要给萧云指明天道山地牢所在,同时更是要指明元浪的密室所在。(书=-屋*0小-}说-+网)

    一片衣服,你总不能让我撕一条吧,有没有大丈夫的气概?”

    萧云二话没说,撕掉一挑衣服,递给萧懿柔,随后又道:“要不要我咬破手指?”

    “那倒不用,我有法子的,喏,这种植物看到没有,掐断之后会流出白汁,随后会变黑,这就可以用了。”萧懿柔说着一弯腰,掐断地面上攀爬着一段植物根茎。

    地图很快画好,递给萧云,幸好萧云在天道山上生活了一段时间,倒是一眼就可以知道地牢和那秘境的所在,当下点了点头,将地图收好。

    “你要不要随我一起去?”萧云看着萧懿柔道。

    “我就不去了,万一那伊儿大小姐一见你来救开心的要死要活的,说不定会兴奋的投怀送抱,有我在你们身边当灯泡多不好啊,我不去了。”萧懿柔摇了摇头道。

    萧云点了点头,飞快的上了天道山。

    看着萧云上了天道山,萧懿柔前行了几步,然后举目观望,确认萧云真的远去了,这才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里的确是元浪的密室所在,不过啊,那里还是十二元尊的闭关之地,十二元尊到底多么厉害你一定不知道,这一去,你就死定了。不过···还真是不能让丰小依出事,正好我去给你收尸,顺便把她救出来。”

    萧懿柔自鸣得意,当然她不知道十二元尊已经是尸骨无存,在她的认知里面十二元尊是雷打不动的存在,除非天道正教遇到了灭教之灾,否则是不会出动的,当然了,萧云要是闯入人家的眼前了,对方也不可能对你不理不睬。

    其实聚宝山庄之中早就得到了十二元尊身亡的消息,只是他们并不知道那就是十二元尊,只是知道十数个身上涌动着血光的怪人,但是这个消息却不能传达到萧懿柔的耳中,因为萧云一直与她快马急奔,更是因为萧云对她已经产生了怀疑,所以不敢有所过分作为,所以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萧懿柔自以为计划得逞,呆了片刻,才缓缓起身,如此一来自己赶到的时候萧云已死,也不会落个见死不救的话柄。

    自以为计划得逞,萧懿柔哼着歌,歌声虽然不大,但却是清脆悦耳,充满了喜悦,充满了快意。

    “昨夜江湖是非深似海,置身风尘的武台,五湖四海的义气澎湃,用胆魄创造出未来。刀光剑影,展现着气概赴汤蹈火,未曾放在柔的心内。伤心仇恨情爱吞腹内,万般情绪谁了解?情啊,你若有感慨,等着柔前来,相识不是一种无奈,是一种期待。情啊,你若有思想陪着柔同行,从今后迈开脚步,你我携手同在!”《凛若梅之歌》

    萧懿柔正哼着歌前行,突然间却是歌声止住,随即脸色一楞,她却是听到了打斗之声。

    萧懿柔小心的上前,却是一惊,原来十余人围住萧云正在激战,而在不远处一顶轿子,轿帘垂着看不清楚轿子里面的人。

    这些人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和萧云斗在一处?

    那为首之人面罩黑纱,身穿黑衣,全身上下都是黑的,他站在轿前并未出手,只是手中正握着一把剑,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战场。

    那围困萧云的人却是服装统一,衣服前胸之上更是画着蜈蚣、蝎子、毒蛇等尽是毒虫的图案,也不知道是什么门派,看起来却是一个用毒的门派。

    “用毒的门派?”萧懿柔脑海之中回想着,突然想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

    之所以说是组织而不是门派,是因为他们没有固定的总坛,是一群流浪的武林人士,他们尤其擅长使用毒物,更是以刺杀、偷盗、抢夺等等作为营生手段,更是接收各种江湖任务,这个组织就是百毒六丧门。

    百毒六丧门之中善于使用毒物难杀,但是却从不在江湖上与正面对敌,更是少见,不过却是可以通过任务发布处找到他们的身影。

    今日百毒六丧门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轿子中的人到底是什么存在?

    萧云被困却是一点也不慌张,他的背后背着那柄巨剑,手中却是持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正是软剑灵蛇剑。

    “杀!”

    站在轿前的那人仅仅是冷冷一语,顿时十余人同时出手,萧云目光一凝,身形陡然而动,刹那间身影如电,快如风暴,同时寒光闪烁,红光崩现。

    萧云狠辣绝杀,依仗着极快的身法仅仅一个呼吸之间就将十余人尽数杀死。

    萧云手中剑低垂,鲜血顺剑滴落,同时鲜血滴下的同时剑身轻轻颤抖。

    萧云每出一剑绝对不多出半分气力,剑入咽喉半寸即止,身形转动,剑随人转,同时剑身一弯又刺向另外一人心脏。

    萧懿柔长大了嘴巴,这种剑招简直鬼斧神工,巧夺天工,浑然天成,要想攻破这样的剑招实在是难。

    萧云此时并未施展出万千剑气袭杀,因为这种大面积大范围的攻击会露出极大的破绽,尤其是收招之际,不仅如此在他出剑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时刻的防备着那为首之人,那人才是最可怕的,即使没有出手,浑身散发出来的剑意就已经让人战栗,萧云小心戒备着那人的凌厉一杀。

    数道紫烟激射,顿时眼前一片紫雾弥漫,居然开始用毒。

    百毒六丧门使用毒物并不奇怪,当初莫林就是请了百毒六丧门的人暗算了玉手九针李玉燕,即使李云燕的高深莫测的武功都是不能抵抗,相信萧云定然难以逃脱这毒烟的袭扰。

    萧懿柔先是一喜,随后却又愁眉苦脸起来,她记起了萧云根本就不畏毒药,当下继续隐藏着观看这场大战。

    果然紫烟弥漫升腾而起,但是紫烟之内一阵翻腾,同时就是一片银光洒落,就像是银河九天垂落,向着这些人笼罩而去。

    十余人,更是其中半数都没有踏入伪意境,即使是踏入伪意境的人也不过是刚刚踏入,面对着萧云简直就是寻死一般。

    十余人片刻全部变成尸体,萧云持剑斜指地面,冷冷看着那为首之人。

    “你有让我出剑的资格!”

    那人说话之间,杀机陡现,同时身形骤然消失不见,整个人似是凭空消失,消失的没有一点痕迹。

    突然出现的杀机,骤然消失的人影,萧云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绝命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