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毒六丧门的首领一语出,杀机毕露,只是骤然之间人影消失不见。

    下一时刻,一道剑光从萧云的斜侧刺出,萧云身形不动人却是突然消失,下一刻萧云人却是从那人身侧诡异现身,手中的剑已经回刺了过去,与此同时转动的身体竟是躲过了对方一击。

    对方也是知道萧云的剑厉害,一剑刺空的同时更是侧身跳开,他知道萧云的剑是软剑,即使一矮头就会躲过这一剑的攻击,但是他知道萧云的剑会随即下弯,依旧在他这一剑的笼罩之内,所以那人选择了躲闪之际快速跳开,两人依旧是持剑而对。

    两人一交手立即分开,瞬间各自攻出一招,瞬间的交锋快的不可思议,快的让人难以想象,快的让人惊叹,世上居然有如此惊才绝艳的一场交锋,更让人惊艳的却是对决交锋的两人似乎都是施展着同一种武学,一种绝世武学。

    “咦!”萧懿柔轻也对那黑衣人的武功震惊,不由的轻“咦”了一声,随后连忙捂住了嘴,她不知道自己这一不小心出声有没有被激斗的俩个人听到,毕竟两个人都是将注意力全神贯注到对方身上,但是下一刻却是让她失望了,因为两个人齐齐的转过头来。

    两人都是剑道高手,高手对决之间胜负就在一瞬之间,此时身旁有人,不知是敌是友,要是此时来人趁机攻击,那么必死无疑,所以两人都是齐齐转头看了一眼。

    萧懿柔知道被发现了,倒不如大大方方站出来,她斜靠在一棵大树上,呵呵一笑道:“你们继续,我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俗话有“笑不露齿,靠不倚门”,萧懿柔虽然不是倚着门,但那姿势却是与倚门的姑娘十分相似,不亏是醉红楼的头牌姑娘,这一举一动之间竟是透露着风尘韵味。

    只是下一时刻萧懿柔手中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环刀,环刀反射出太阳光芒,释放着阴冷的光辉。

    萧云和那百毒六丧门的首领同时转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但是两人却是都分出三分精神防备着萧懿柔。

    “七星步,我也会,所以你的七星步杀不死我!”萧云淡淡的说着,似乎是并不把对方看着眼中。

    其实萧云心中却是翻腾不止,这“七星步”步伐诡异,乃是魔教六道之中的裂空道步伐,更是百花道习得这么绝技与百花气劲相结合,这才有了“百花七星步”。

    对面那人施展的并非是“百花七星步”,而是并不完整的“七星步”,所以在他一发动七星步的同时,萧云已将感知到了他裂空点所在,先行一步躲闪了,但却是没有立即反击,他也担心自己的判断出错,万一出剑攻击了出去,而自己判断错误那将是致命的。

    那人出现在了萧云预料的位置,而且从他身上感到的气劲波动他知道对方施展的就是并不完整的“七星步”,萧云出言却也是警告对方。

    萧云并不想在此时与对方缠斗,他的目的乃是为了救出伊儿大小姐,而且南麟城一直的有书信传递过来,他也知道萧懿影的危局,更是知道张馨菲马上就要到南麟城了,他并不担心萧懿影,她有着自保之力,但是张馨菲在这纷乱的武林之中只有被鱼肉的资格。

    萧云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他知道即使自己窥测出了对方出现的位置,自己的一剑只能让对手受伤,而且仅仅受轻伤而已,并不会太影响对方战力,而真要生死战的话颇费一番手脚,更是柔姑娘在一旁不知是敌是友,这个时候最好不要给人机会,否则会有自己哭的时候。

    对方眉头皱了皱,却是不信,他知道这玄妙的步伐是什么,本不该出现在世间的,但是对方居然说出这玄妙步伐的名字,却也是让人感到不解,难道他真的知道自己这功法的运转法门不成?

    要知道施展这门武学颇费气力,自己一旦失手,那将损失大量的真气,不过他并不相信萧云懂得这门武学。

    那人咬了咬牙,当即一摆剑,身形骤然间消失不见,下一刻人影在萧云另一侧出现,刚欲出剑,却是眼见着一抹光华向着自己的咽喉刺来,竟是萧云刺来一剑。

    那人大吃一惊,没想到萧云真的懂得自己的独门武学,不由骇然,同时身形疾闪,身形快速后退,只在肩头之上划开一道浅浅的伤口。

    那人惊魂未定,猛然感觉到右侧劲气涌动知道萧云已将到了右侧,连忙又闪了出去。

    “是七星步,真的是七星步!”那人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他受的伤并不重,全身真气运转,顿时伤口不再出血,竟是浑然不在乎这点伤。

    “找死!”

    那人冷冷一语,同时人影已到了眼前,只留下一道快的不可思议的残影,就像是一道流星划过,人至剑出,一剑平刺前胸,却是将萧云全身上中下,左右尽数笼罩。

    这人一剑刺出就显示出了剑术的不凡,一剑出竟是让人无法躲闪,似是左右上下尽数都被这一剑笼罩,躲不可躲,避无可避。

    萧云眼中已见这一剑的来路,却也是心惊不已,对方剑势飘忽不定,剑尖却是有着八方而去的趋势,只要手腕稍加改变力度和角度,这把剑就会刺向不同的方向。

    一剑出,八方金风动!

    萧云手中灵蛇剑一摆,简简单单斜挂而出,看似轻巧的一剑却也是暗藏剑道巅峰的剑势,剑势斜摆却是护住全身,任你如何方向攻击这把剑都能抵挡,同时剑身斜侧拍击对方剑尖,从而封住对方这一剑。

    两剑相遇,一者是绝杀刺出,一者是以巧化力,两剑相对之下,“蹭”的冒出一团火星,两剑骤然分开。

    萧云剑势一转,斜挂而上的一剑骤然翻转,就像是怪蟒翻身,云龙翻卷,直刺对方的面门。

    对方吃惊非小,他知道萧云的剑厉害,但是却是满眼都是不削,因为在他的眼中萧云的剑不值一提,只可惜没有交手的机会,否则江湖上早已没有了萧云的名字。

    可是终于两剑对上,那人终于知道萧云剑的厉害,不仅仅是他手中的软剑变化诡异,更是剑势奇诡玄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剑就以化解对方的凌厉一击,同时剑势翻转攻击而至。

    那人顿时一个金刚铁板桥,但是这刚一下腰,却是后悔起来,萧云的剑不是一般的剑,那是软剑,他最擅长的是剑路突然改变。

    那人骤然间施展铁板桥躲剑,萧云又将如何应对,两人之间的战争又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