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一剑刺出,对面那人却是施展金刚铁板桥躲闪,但是这刚一下腰,却是后悔起来,萧云的剑不是一般的剑,那是软剑,他最擅长的是剑路突然改变,而针对的就是这种小幅动作的躲闪。

    果然萧云的剑在空中未改变剑路,但是剑身却是突然间的一弯,继续点向对方的咽喉。

    躲闪无用,最好的办法就是躲闪之后快速的闪避出去,只要人站在此处,小幅度的闪身躲闪完全无用,因为剑势会紧追而上,犹如跗骨之蛆。

    那人先前也是如此躲闪,这次却是有着一击必杀之势,没想到萧云只是轻描淡写之间化解,更是顺势反击了过来。

    那人也是干脆利落,手中剑直刺地面,同时借剑使力,身子旋转而出。

    那人惊魂不定,竟是肋下一道浅浅的伤痕,鲜血汩汩而出。

    萧云并未追击而上,他关心的是轿子之内的人,而不是他。

    那人也是心中不甘,既然剑术、身法上无法取胜,那就依仗着强招取胜。

    那人想到做到,剑一摆,竟是一道剑龙呼啸而出,剑光凛冽,剑龙出大地龟裂,同时道道剑痕延展而出袭向萧云。

    萧云也是踏地纳气运力,顿时万剑流影飞出,硬撼剑龙,两者一撞,顿时万千剑影流转,四处乱飞,剑气飞射之处山石皆爆,林催木折,大地起苍茫,混沌一片。

    萧云和那人都是后退数步,两人初一强招对撞就知道对方的厉害。

    萧云内力浑厚无比,万千剑光流转,而那人剑气数量虽然没有萧云的庞大,内力浑厚也不比萧云的浑厚,只是劲气凝聚程度很高,聚气成龙,可见气劲威力,两者相撞之下竟是一个不分胜负之状。

    乱飞的剑气波及四方,剑气所到之处尽是毁灭,其中就有几股剑气飞向萧懿柔。

    萧懿柔大吃一惊,没想到成了池鱼之灾,身形急速流窜,就像是屁股后面着了火一般的乱窜,狼狈至极,只是那顶轿子却是为遭受毁灭,只是剑气从轿子旁飞过,掀起轿帘,露出里面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正是伊儿大小姐。

    那人再次运气纳力,一刹那间强招再出,天地间一把巨剑浮空而现,巨剑旋转带动大气流动形成一个巨大涡旋,似是吸纳天地之力,更加剑威。

    “剑荡三亟!”

    一剑出,天地色变,似是天地日月都被这一剑所容纳,这一剑的威能毁天灭地。

    萧云身上荡漾起了蓝色冰寒气劲,同时也涌现出血色气劲,两者相容迅速形成一种新的气劲,这股新的气劲凝聚成剑,竟是一把血红巨剑释放着淡蓝色的光芒,血气冲天而起,血腥无比,同时天地变成蓝色世界,随着蓝色气劲澎湃而出,周围一切尽数冰冻,就连萧懿柔也是连连躲闪,闪的远远的,唯恐再遭波及。

    巨剑冲天而起,进而化作万千小剑,向着那毁天灭地的剑威碾压而去。

    “冰魄血魂·剑收魂!”

    两者相撞之下,天地毁灭,但是这一招之下萧云却是吃了大亏。

    萧云不敢施展全力,因为那人背后的是伊儿大小姐的轿子,这一招出天地尽皆被寒气笼罩,冻绝生机,即使不敌对手寒气也会扩散出来,而处在昏迷之中的大小姐受到波及已经是在所难免。

    萧云收力三分,同时紧收劲气使得他不能扩散,这一下子却是将多余的力量用在了压制劲气扩散之上,反而是使得这一招的威力大减。

    萧云被轰飞了出去,同时飚出一股血箭,而在一旁的萧懿柔却是心中一喜,没想到十二元尊没有出现,这人倒是出现了,不过要想从他手中取得萧云的尸体怕是有些难度,转念一想却也放下心来,对方的目标是伊儿大小姐,怎么会在乎萧云的尸体?

    萧懿柔等待着两人分出生死,他知道萧云不会死,明知是死他才不会傻的还会和对方硬撞,萧云一定是在玩花招。

    那人却是丝毫不觉得萧云是在耍花招,他觉得是自己胜利了,强招对撞之后他纹丝不动,而对方吐血翻飞,这很明显的结果,已经说明萧云与自己相差太远了。

    过度的自信造就失手,尤其是过分的低估对手。

    那人大步向前却是要斩下萧云的头颅。

    淡蓝色的劲气骤然暴起,同时狂霸的剑气疯狂涌动起来,冰寒剑意骤然间发动。

    “剑气幽璇混沌开·一式混沌开!”

    狂霸的剑气倾斜而出,似是卷开混沌,但是第二式狂霸来袭。

    “二式浊清分!”

    顿时天地两极,一者是翻卷的混沌,一方却是已成冰晶世界,浊清两分。

    “三式星辰定!”

    浊清两分的两极再次受到强势冲击,将其中的一切冲击的华为粉碎,同时冰寒冻气席卷,冻住一切,就像是漫天形成定于寰宇。

    “剑气幽璇混沌开!”三式连招而发,本是飘渺月影南宫心怡的绝招,南宫心怡死后这绝招已成绝响,不想萧云再次施展出来。

    此时那人已经远离了轿子,萧云再也不担心剑气波及那轿子,同时也是寄希望与柔姑娘能够及时的救走伊儿大小姐。

    萧懿柔没动,因为她离得远远的,她希望着两败俱伤,自己好坐收渔人之利,自然是不去帮忙的,但是现在却是已经没有必要了,就在那人上前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人完了。

    可不是完了?难道你看不到萧云先前那一招是虚,目的就是引你上前,好与轿子拉开距离,你倒是远距离再给他一道剑气,没想到还真的笑哈哈的上前,这不是去送死是干什么?

    “哎!”萧懿柔叹息一声看着时局变化,知道看到萧云暴起施展出南宫心怡绝招的那一刹那就知道那人完了,即使不死,也已经失去了先机。

    萧懿柔知道萧云不仅仅是会南宫心怡的绝招,丰小依的绝招,叶可卿的绝招甚至萧懿影的剑技绝招她也会,这些女子可都不是一般之人,对剑法的造诣可谓是高绝至极,你落入他的剑势之内,已经是没得救了。

    萧懿柔跃身而出,来到轿子之前,护住了轿子。

    萧云也没有再出杀招,三击连招已经伤了对方,但是他却是不想杀那人,他很想知道伊儿大小姐是怎么落在他手中的,这个人到底为何要掳走她?

    萧云没有逼杀对方,对方却是有了可趁之机,在三击连招之下受了内伤,但并非没有再战之力,只是在战下去必死,眼下那人看了一眼昏迷着的伊儿大小姐已经被萧懿柔护住,他知道没有了机会,当下恨恨的看了一眼萧云,飞身而去。

    萧云当然不会去追那人,他关心的是伊儿大小姐,持剑缓缓上前想要看一看伊儿的伤势如何,他也受了严重的内伤,而且喷血是真的,眼下可谓是强弩之末、待宰的羔羊。

    萧懿柔见萧云的状态心中就是一动,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偷袭他的话····

    萧懿柔的手悄悄的按在了环刀之上,环刀缓缓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