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山是一个以剑论道的组织,它不是江湖势力,所以剑灵山并不参与武林纷争之中去。”夏柳儿率先表明了态度。

    “好了,现在武林大乱,少林会趁机聚拢人心,看来不久之后的武林大会将是少林一家独大的局面,少林统一武林之后会做什么?攻打断魂山,还是南征北伐?”夏柳儿眯着凤目道。

    所谓的“南征北伐”就是南征百花谷,北伐冰宫不泪天。

    当下武林天道盟已荡然不存,而少林成为新的武林盟主之后就是一家独大,至于自由联盟这个时候也是到了该解散的时候了,毕竟自由联盟都是一些中小型门派联合建立的势力,其主要宗旨就是对抗天道盟压迫武林的势力,如今天道盟已然不存,那么自由联盟也是时候该解散了。

    “看来江湖将平静一段时间了。”萧云说道。

    “平静?怎么会平静?别忘记了,二式年前的公案没有结束?”夏柳儿微笑着道。

    “公案?”萧云极其不解的道。

    “萧百荣的宝藏。不要以为萧家寨内的宝藏就真的是萧百荣的宝藏,那里本是设置的一处陷阱而已,而且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萧百荣的心思,难道你们忘记了嵩山之上出现的奇异景象,而且我想很快还会有一个消息将在武林之内散布出来,这个消息就是血红玉佩。”

    萧云一愣,血红玉佩的事情确实听张馨菲说过,而且张馨菲将血仙蝶给的血红玉佩给了自由联盟,据说元浪手中也有几枚血红玉佩。

    “萧百荣的宝藏是真的存在的,秘密就在十二枚血红玉佩之内,同时要打开宝藏需要禁宫秘钥,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宝藏所在的,就是所谓的禁宫了。”夏柳儿笑道。

    “禁宫?”

    “说这么多你们也不懂,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时候说什么也不会知道,就这样吧,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和夫人聊聊,同时准备两个孩子的大婚。”夏柳儿说着竟是起身向着后宅而去。

    “两个孩子的大婚?”萧云顿时感到一种不妙的感觉,偷眼看向伊儿,就见伊儿也正看着他,脸上充满了喜悦,只是一碰萧云的目光顿时脸色变得绯红,头赶紧的低了下去。

    “张姑娘已经去南麟城一段时间了,现在她的身子不方便更会遇到危险,而且影姑娘留给我的销·魂丹解药已经不多了,不如我们尽快的赶过去吧?”叶可卿提议道。

    众人一商议也是如此,就是萧懿柔也很担心,毕竟萧懿影一个人去的南疆,更是自己主张要去的,要不是夏柳儿提醒她都要忘记了,据说在南疆百花谷内有着禁宫秘钥,更是白小蝶早已去了百花谷,如此一来萧懿影就会有危险。

    萧懿柔很积极,但是萧云却是反对她随行,这让她十分愤怒,最后还是叶可卿说情,萧云才同意,同时萧懿柔也向叶可卿报以微笑。

    南麟城内风云起。

    夜色朦胧,没有一丝月光,点点星辰,就像是人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似是看透世间冷暖。

    一行人小心的出了城主府,生怕是惊动了其他的人,这行人走了之后不久又是一行人出了城主府。

    两行人脚前脚后,只是却是分路而行,但是却是向着相同的目的地而去。

    萧懿航告知了萧懿影的落脚之地,本是想着做“渔人之利”,不过得知莫飞羽有着能力擒拿萧懿影,突然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所以她决定来一招“暗度陈仓”,抢先一步将萧懿影擒拿,让莫飞羽扑空,白辛苦一趟。

    同时有这种想法的就是莫飞羽了,两人想到了一处,只是针对同一地点,两人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

    西郊本是张家人居住之所,但是十几年前一场屠杀,张家的住所已经成为了鬼屋,别说进入其中了,就是离得远远的都让人感到毛骨肃然、不寒而栗。

    一株巨大的槐树,至少五个人手拉手才可以揽得过来,枝枝蔓蔓延展如盖,笼罩几十丈的方圆,正所谓是独木成林。

    有风吹过,树叶“哗啦啦”的响,那声音犹如鬼叫,更显得恐怖吓人。

    这地方别说夜晚就是青天白日的也甚少有人经过,都知道这里是一个鬼宅,生人没入。

    此时却是两伙人几乎同时到达了这里,只是一伙人从南面而入,一伙人从北面而入。

    大院之中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但是偶然之间一瞥却似是人影闪过,再定睛一瞧却依旧是空空荡荡,不见人影,同时耳边隐隐有着阵阵鬼哭之音,不知不觉间让人感到一阵凄凉,同时一种莫名恐怖袭上心头。

    双方人手都是隐藏的很好,唯恐被人发觉,所以两方人马都是小心翼翼的隐藏着,静观其中的变化,双方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

    “是不是里面没人或是已经睡下了?”萧懿航向身边的人问道。

    “帮主,里面肯定有人,我们一直派人在周围观察过,只有莫飞羽的人在周围来过,确认里面的人没有外出,里面至少有七个人,其中还有一个重伤,就在傍晚的时候我们监视的人还亲眼看到那个受伤的人被抬到院内晒太阳。”说话的是替天行道的一个长老。

    “让我去看看!”说话的是面罩绿纱的绿衫。

    绿衫自从被萧懿影伤了之后脾气怪异无比,却是喜好玩弄男子,每每见到样貌还算看的过的男子就强行拉入屋内,每每“快活”之后,还将那男子的双眼挖掉,可谓是残忍至极。

    萧懿航对绿衫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在他看来,绿衫是见被萧懿影伤了脸,自以为无脸见人,自暴自弃起来,尽管自己告诉过她花仙子会将她脸上、身上的伤疤全数治愈,但是爱美的绿衫却是难以接受毁容这个事实。

    绿衫的怪异行为让萧懿航厌恶,同时也不能拿她如何,红衣虽然受伤,但是蓝冰儿却是完好无损,更是绿衫乃是血仙蝶的人,杀了绿衫的后果很严重,至少眼下不能动手。

    绿衫前去探查萧懿影的所在,又将遇到什么事情,萧懿航又将做出怎样的应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