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袭击,致使萧懿航这边阵势大乱,莫飞羽顿时针对性的做出了攻击策略,“有人相助袭杀萧懿影,好机会,攻杀萧懿影身边那内功稍弱的合·欢派女子。”

    比起萧懿航来,莫飞羽在大局观上确实要强上很多,至少萧懿航没有做出针对性的攻击,如此一来却是让六人的攻击分散,杀伤力力大减,在混战之中就会很快落入下风。

    萧懿航感觉到了袭杀而至的剑气,心中一惊,将针对对方的气势压迫迅速收回,随即一股强霸的刀气迎上那袭杀而来的剑气。

    剑气气势狂猛,即使未临身,就已经感觉到了它的锐利,同时刺激的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并且全身都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这种剑势绝对是剑道巅峰之人才能斩出的一剑,至少这个人的内功已经高绝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萧懿航本以为只有自己能够斩出这样的刀势,没想到对方却也可以发出如此强势的一剑。

    萧懿航斩出的这一刀的威势足以撼山,也是在紧急时刻超常发挥出来的刀气,欲要摧毁对方的剑气并且逆流而上沿着剑气袭杀来的途径反袭对方。

    萧懿航的战斗经验还是十分丰富,这一手做的也是恰到好处,只是剑气并刀气相撞,并没有发生剧烈的气劲碰撞之后的大爆炸,而是刀气顺利的穿过了剑光,丝毫没有阻碍,就像是那道剑气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不存在的剑气,真的是不存在,那澎湃的有着催山裂石般的锐利狂霸剑气散了,散的无影无踪,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是幻觉!

    萧懿航骤然间大惊,这么会有这么真实的幻觉?

    就在此时一股古铜色的气劲形成的“域”快速的笼罩了下来,笼罩住了在场的所有之人,同时这“域”快速扩散,笼罩方圆,让面前的人近乎无路可逃。

    古铜色的“域”罩落下来的瞬间,一把巨刀、一把重剑、一杆长枪还有一杆长戟骤然间的杀出,而攻击的对象正是武当宁非子。

    宁非子大吃一惊,那袭来的剑气让他也感到莫大的威压,似是当头斩下这一剑一般,原来不仅仅是萧懿航,所有人都感觉这一剑是袭杀向的自己。

    宁非子已经拔剑只是他没有萧懿航的那份功力,剑还没有挥出,但是剑势已经对准了袭杀而来的剑气。

    萧懿航一伙人都被那道袭来的剑气打乱了气势压迫的节奏,同时要应付那一道剑气,在莫飞羽等人的眼中可谓是破绽百出。

    这样好的机会,莫飞羽焉能错过,当即袭杀而至,可怜宁非子自出山之后只与南宫心怡一场对决,之后就成为了花弄鱼的“禁脔”,一路追随,更是被花弄鱼大肆采补失了元气,内功大降,更是被白小蝶的花魁“降服”,人生之路可谓波折。

    武当派的传人,寄托着振兴武当一脉的重任,而自从他出山之后就再也没有了这个雄心壮志,最终成为“风流艳鬼”,客死南麟城。

    萧懿航大怒,看着眼前的萧懿影和四个合·欢派弟子,早已是怒不可遏,当即断魂刀释放着森冷的光辉罩向对面的萧懿影,此时他对萧懿影心中只有恨,只有怨,悔不该早将她收为自己的床铺之宾,自己当她是血亲之人,却不想对方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做她的亲人。

    萧懿航的杀意毫不掩饰,更是在此时莫飞羽拔剑出鞘,竟也是攻了过来,这让萧懿航更加的愤怒。

    “贱·婢,死来!”萧懿航大骂一声,巨刀杀向对方的萧懿影。

    莫飞羽心中更恼,对方居然骂自己为“贱·婢”,自己堂堂男儿怎么也不会和“贱·婢”两个字挂钩,当下也是历喝一声,“贱·婢”还不束手就擒,否则让你后悔生来世间。

    萧懿航更怒,但是他也知道萧懿影的嘴贱,自己骂她“贱·婢”,没想到对方却是原封不动的还给了自己,不过这也属于萧懿影的性格,她就是真么的····便宜。

    萧懿航手中刀一摆,施展出武林之中久已失传绝世刀法:断魂刀法!

    姬红霞眼睛一眯,看着萧懿航施展的断魂刀法,若有所思。

    断魂刀是在聚宝山庄下属的一家拍卖行内所得,卖方就是草上飞于浩光,而“断魂刀谱”乃是从于浩光身上抢夺来的,刀与刀谱落在萧懿航手上之后从未施展过,武林之中没有人知道断魂刀法,更何况他们也不认识断魂刀法,断魂刀法乃是一门绝世武学,不是一般人可以修炼的,这里面还隐藏着大秘密。

    双方的人顿时战至一处,顿时打成数个战团,而姬红霞和云梦生双双联手面对着的是莫龙。

    莫龙武功高深,更是所有的战团都在莫家绝学“铁石禁武”所施展的“域”内,对方所释放的劲气快速消散,为了遏制这种消散不得部分出大部分精力来压制,致使萧懿航这边压力颇大,而莫龙武功高深莫测,居然可以单独的抵挡下云梦生和姬红霞,不过云梦生和姬红霞却也是压力不大,两人都不想全力出手,隐藏着几分实力,所以三人才战的势均力敌。

    花弄鱼的内力深厚无比,更是全身翻腾着紫黑色毒气,手中九曲剑出剑更是诡异莫测,战住了莫虎和莫彪。

    莫虎和莫彪施展的都是长武器,一个用枪一个用戟,左右包抄花弄鱼,而花弄鱼施展的绝世百花剑法号称“最完美”的剑法,抵挡一枪一戟毫不费力,更是九曲剑挥动之间大片的紫黑毒气弥漫席卷两人。

    两个人虽然都是服用了解毒丹,但是面对着花弄鱼的毒烟却也是难以抵抗,二人觉得身上的“铜皮铁骨”在对方的毒牙腐蚀之下都有着融化的迹象,同时“铁石禁武”所释放的“域”居然都被腐蚀融化。

    “吸他的剑!”两人一传音,顿时身上产生莫大的吸力,打算吸引花弄鱼手中的九曲剑,却不料却是丝毫没有反应,此时两人都已经知道,花弄鱼手中的剑非铁非银又非钢,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