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渊江湖经验老道,更是亲手拿下整个南麟城,可谓是老江湖了,相对于萧懿航来讲可谓是江湖经验丰富。

    “合·欢派算计却是不错,不过这其中也有些纰漏,你要知道这场争斗就像是围棋高手弈棋,稍有思考不慎就会前功尽弃,甚至落个满盘皆输,现在就由我来告诉你这里面你们算计之中的一个纰漏。”

    莫渊说话之间缓缓上前,看那样子是要上前和萧懿影、萧懿菡说话,缓缓前进之间已经走到了萧懿航的身边,骤然间身上释放出强大的古铜色气劲光芒,一个窄小的场域瞬间就将萧懿航罩住,与此同时一只大手转向萧懿航,就如老鹰抓小鸡一般一下子捏住了萧懿航的脖子。

    “铁石禁武”的域场窄小并非就是说明他的力量小,正是将强大的场域压缩的结果。

    莫渊看的清楚自己现在的武功压制萧懿航并没有“压倒性”的实力,要是自己的武力恢复九成的话,不,那怕是仅仅恢复八成也不怕萧懿航反抗,但是现在自己的武功发挥不到六成,他没有压倒性的实力,所以只能将强大的场域压缩,凝聚出一个仅仅容纳一人的强大域场罩住萧懿航。

    萧懿航骤然受到袭击,全身劲气不受控制的外泄,顿时大吃一惊,同时咽喉要穴被拿住,更是不敢有丝毫动作,而手中的断魂刀骤然一震,却是脱手而出,竟是粘在了莫渊的身上。

    莫渊抓住萧懿航,快速后退,与莫家几人集合在一处,同时莫飞羽身上也施展出“铁石禁武”的域场笼罩方圆。

    “哎呀呀,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赶快放开他,否则你就倒霉了,这些人不会饶了你。”萧懿影多坏啊,莫渊的突然袭击已经让她想到了事情的原委,他这么一说在莫渊的眼中无疑就是自己抓对人了,而在萧懿航身边的人听来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那定然是要救下萧懿航。

    一语双关,仅仅只言片语,就点燃了双方的战火。

    同时莫飞羽“铁石禁武”场域施展出来,萧懿影、萧懿航已经身后的春秋四使女等八女迅速后退,却是第一时间就脱离出了域场的笼罩范围,而云梦生、姬红霞、花弄鱼和春不败已经向着莫渊围了过去。

    “又有热闹可看了!”萧懿影眨巴着眼睛向萧懿菡道。

    “小心谨慎,这个人是莫渊,当初义母就是死在他的手上,他的武功很厉害的。”萧懿菡咬着牙道。

    “我看出来了,不过他身上弥漫着一层黑气,他中了毒,现在他的功力难以发挥巅峰战力,更是你刚才在施展阴阳六合绝招的时候,他突然扭头闭眼,这让我让倒是想到了一种毒。”

    萧懿影说着看向萧懿菡,随后两姐妹异口同声道:“灵芙七色障!”

    灵芙七色障一种七中剧毒之物混合而成的剧毒之物,损毁肌体、经脉,更是针对眼睛有着极大的伤害,所以两人瞬间就判断出莫渊中的是灵芙七色障。

    灵芙七色障唯一的解法就是以毒攻毒,这法门虽然简单,但是要想寻找到能够以毒攻毒的毒药却是难找,不仅仅是剧毒,而且毒性更要与灵芙七色障毒性相当,更是有着与其相同的毒性效果,否则即使使用以毒攻毒也无用。

    萧懿影、萧懿菡姐妹迅速后退,而萧懿航被挟持着向后退走,如此一来萧懿影、萧懿菡姐妹是越来越脱离“铁石禁武”的场域范围之内,反而是花弄鱼等人却是步步紧逼莫渊。

    “不能再耽搁了,这铁石禁武十分厉害,等得时间越长越多我们不利!”姬红霞向花弄鱼传音道。

    花弄鱼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为了压制外散的内力,现在连七成功力都发挥不出来,此时他却是传音春不败。

    春不败被萧懿航所慑服,更是将他贴身的小花仙赐给了自己,自然甘心臣服,同时对萧懿航是又敬又怕,同时花弄鱼也示意春不败出手。

    现在谁都看得出来,萧懿航已经被人彻底掌握,如果这个时候冒然出手的话,萧懿航很可能就会遭遇到对方的毒手,所以说谁也不愿出手。

    这里面唯有春不败不用考虑这些,他对萧懿航的敬完全是来自对他的怕,如果这个时候出手的话,无论能不能救出萧懿航对他来说都是有利的。

    救出萧懿航,会得到萧懿航的认可,得到他的重用,若是救不出萧懿航,那么他死了自己就少了一个压制,同时萧懿航身边的女人就全是自己的。

    春不败出手了,毫不犹豫的出手,一上前手中巨剑威势砸下,剑上带着强大的气劲光芒笼罩而下,这一剑之威似要将眼前之人砸为烂泥。

    “泰山崩!”

    一招出,似是开山巨斧落下,“轰隆隆”是空气被斩爆的声音,似是泰山都经受不起这一击之力而崩陨。

    这一出手大大出乎了莫渊的意料之外,他没有想到还有人在“铁石禁武”的域场范围之内会毫无影响,也没有想到对方根本就不顾萧懿航的安危冒然出手,更是没想到春不败的攻击会是如此强悍,而且这一招攻势太过猛烈,即使自己可以逃出,那么莫彪、莫虎、莫豹都是难逃活命,眼下唯有硬抗春不败这一招,同时也是担心萧懿航会趁机脱出他的掌握。

    既然对方不在乎萧懿航的性命,那么自己又怎么会在乎萧懿航的性命呢?

    莫渊身上劲气一吐,同时一股内力轰入到了萧懿航的体内,这一掌已经让萧懿航受了内伤,要不是萧懿航内功深厚,这一招之下萧懿航已经被震断经脉身死。

    莫渊一掌震伤萧懿航的同时将萧懿航一推,却是让萧懿航迎着春不败的一剑而上,这是要让萧懿航死在春不败的剑下。

    春不败丝毫不犹豫的一剑拍下,势不可挡,别说面前是个人,就是一块铁也要拍扁。

    萧懿航踉跄前行两步,身子已经处在“泰山崩”剑势的笼罩范围之内,同时莫渊的内力攻入体内,让他经脉受损,更是“铁石禁武”劲气已经将他体内的内力化去大半,这个时候真的是没有了应对之策。

    萧懿航身处绝境,春不败这一剑落下,他是否还有命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