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被莫渊擒住,春不败不管不顾一记强招“泰山崩”砸下,而莫渊却是掌震萧懿航,并用他来挡剑。

    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吗?萧懿航此时却是只能一声苦笑,算计来算计去,谁又想到最终却是死在了一个莽夫的手中,而自己的一身武功还从未施展过。

    “初阳现空耀天地!”骤然间一道强烈至极的耀阳光芒急速斩入,这一招威势极强,就如正午太阳耀目而现,一招竟是挡下了春不败“泰山崩”的强势剑招。

    一个绿衣女子面罩绿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同时身上闪烁着亮白色的气劲光芒,将笼罩而来的古铜色的场域挡住,在“铁石禁武”的域场之内丝毫不受影响。

    那绿衣女子一出现当下春不败的一招,两招相遇,顿时气劲爆裂,“轰隆隆”一声响将春不败以及莫渊等人震开,而萧懿航就像是风中落叶飘摆被气劲爆裂的余威震飞出去。

    那绿衣女子身形一动,划过一道绿影飘出,将萧懿航接住,远远的避了开去。

    春不败踉跄后退,手中巨剑狂震不止,竟是有着握之不住的趋势,险些脱手而出,没想到对手这一招的威势居然如此厉害。

    如此势力却是四分,萧懿影、萧懿菡是人占据大后方,而花弄鱼、春不败、云梦生、姬红霞四人并肩而战,对面是莫家之人,而萧懿航与那绿衣女子却是站在了一旁。

    “你是什么人?”花弄鱼问道。

    所有的人对这一出现的绿衣女子并不认识,这里面唯有花弄鱼却是头痛欲裂,缓缓的恢复了过来,只是双眼之中出现了些许的呆滞。

    “我乃百花圣姑的花魁,我之职责就是保护圣姑安危,听从圣姑安排,这个人是圣姑的儿子,我奉圣姑之命来营救与他,同时要协助他完成一件大事。”那绿衣女子正是百花仙子白小蝶的花魁。

    “她施展的是什么武功?莫非是剑道的绝学大日乾坤剑术?”萧懿菡向着萧懿影问道。

    萧懿影点了点头,手扶着下巴却在打量着这个花魁,最后却是摇了摇头,口中呢喃道:“不像啊,这身形就很不像,个头矮了一些,人也显得略胖,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人。”

    “什么?”萧懿菡一愣。

    萧懿影晃了晃头,最终又是点了点头,“这个人施展的的确是大日乾坤剑术,是属于剑道的无上绝学,在武林中我曾经见到过一人施展过这种剑术,我在想两个是不是同一个人,但是通过对比两人并非是同一个人。”

    “大日乾坤剑术是剑道无上绝学,但是绝对不像是百花剑诀一般只有少数人才有机会修习的武学,剑道之中至少有三成的人都会施展这种武学,更是剑道覆灭,其中很多的高手流落武林,所以这大日乾坤剑术在武林之中并不算稀奇了会施展的人却是不少,就像是我也会施展,只是我并不得要领,施展的不伦不类罢了,所以武林之中会施展同一种武学的人大有人在,他们之间或许根本就没有关系。”萧懿菡郑重的道。

    “或许吧,不过这个人施展的剑术与那人施展的却是极其相似,也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人所传,只是这个人内功深厚,剑术更是高超,不是我们可以力敌的,这个时候我们还是早走为妙。”萧懿影向萧懿菡轻声道。

    萧懿菡点了点头,暗中示意自己身后的四个合·欢派弟子和春秋四使女,十个人就像是做贼一样的缓缓向后退走。

    “原来是来相助我们的,眼前这莫家贼子心怀叵测,不如我们先将这莫家拿下,然后对付萧懿影。”说话的是云梦生。

    一说到这里萧懿影正在缓缓退缩的身子一怔,随即挺直了腰板,气哼哼的看着云梦生。

    “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凭什么抓我,我哪里得罪你们了,要说抓也要抓她啊?”萧懿影很不仗义的把自己的姐姐萧懿菡给出卖了。

    莫渊先是一惊,随后笑道:“眼下萧懿影就在眼前,我们莫家其实也是也是相助萧公子擒拿萧懿影的,不过是中了合·欢派女YIN贼的精神力干扰,出现了我们双方互相火拼的场面,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眼下大家要是针对我们展开攻击的话,我想萧懿影一定会趁机逃走,你们看他们的趋势是不是正准备逃跑?”莫渊不亏是老狐狸,一句话就把矛盾的对象指向了萧懿影。

    “喂喂喂,闭上你那臭嘴,你说谁是女YIN贼,你是,你是,你才是,你全家才是,你们全家老少都是YIN贼,都是属老鼠的,不敢白天出来,只能夜间偷人,不,是偷姑娘,是不是看到本姑娘天生丽质,被本姑娘的美貌所吸引前来窃玉偷香来了,我呸呸呸,就你这属老鼠的,还不赶快躲起来,要不太阳一出来,晒死了。”

    萧懿影的嘴可是不饶人,机关枪一般,竟是将个莫渊气的七窍生烟,但是他也感到深深的震惊,因为萧懿影已经看出他惧怕阳光,难道他已经看出了自己身上中毒,不能见光?

    “你们抓本姑娘干什么?哼,你们是不是也嫉妒本姑娘的天生丽质,瞧瞧你们,一个个丑八怪,当然我不怪你们,这都是你们的爹娘不用功,但是明知道你们长得丑,出来吓唬人就是不对,尤其是这大黑天的,还是这这这这这····这里,难道你们没听说过,这里闹鬼?”一说到闹鬼,萧懿影竟是浑身一抖,就像是极其害怕的样子,那模样惟妙惟肖,真怕是会遇到鬼一般。

    这里的人每一个都被气的想要杀人,但是眼下却是不能轻易动手,各方都有顾忌,都防备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呵,我告诉你们啊,你们这叫各怀心思,互相防备,这样吧,单挑,敢不敢?”萧懿影叫嚣着。

    “好,我和你斗毒,我听说过你,作为百花宫圣女,我不允许有外人敢自称是圣女,我要亲手解决这个假冒的圣女?”花弄鱼上前一步冷冷面对萧懿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